<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打一个不过瘾
    1861年6月,法国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

    法国的密谋革命家布朗基在朋友拉康勃勒和巴特尔米帮助下,又从伦敦回到巴黎,开始从事革命活动,并且积极重建一个秘密的革命社团。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之前有加里安庇护那么幸运了。

    从他踏入法兰西的土地那一刻,警察便开始对他紧追不放,最后终于在巴黎逮捕了他。

    逮捕了布朗基之后,帝国法院也迅速的展开了审判。

    随后布朗基被控告参与组织一个秘密颠覆政府的团体,然后被波拿巴政府被判处四年徒刑。宣判决定一出,立刻引起了广大革命人士的愤慨。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一件事上对巴黎政府进行了抨击,虽然加里安不屑于布朗基的革命方式,但是两位革命导师在1861年还对他个人有很高的评价,甚至把他看作是“法国革命党”的代表。

    因此,他们在经济上帮助他的朋友德隆维耳,出版一本揭露巴黎政府对布朗基进行卑鄙陷害的小册子,以便进行舆论的反击。

    在布朗基被逮捕的消息传入到了加里安耳朵里,他立刻开始以柯南道尔的笔名,撰文对布朗基发表声明,表示同情。

    一篇《你的姓名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的文章,刊登在每日电讯报上,文章中对敢于向独裁势力进行斗争的伟大革命者表示了充分的肯定,认同布朗基为了法兰西人民奔走奋斗的英勇事迹,并且将他称之为英雄。

    虽然加里安从来都不认同通过秘密策划暴动,刺杀政要的方式能够完成伟大的革命事业。布朗基的冒险机会主义的错误路线在后来成为了一批又一批的左翼极端组织对抗政府的效仿手段,比如德国红军旅,日本赤军,意大利红色旅等等。

    这些恐怖袭击的行为非但没有能够撼动根基,反而招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厌恶,并且将自己推向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这篇文章发表了之后,除了一部分的革命党人对他的文章表示肯定和赞同之外,其他巴黎的保守派文人却对加里安的文章展开了反击。他们认为不应该在保守的大不列颠公开的宣扬革命,要知道现在掌权的还是维多利亚女王,在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公开的宣扬工人革命党人对一个帝制王朝的抨击,这个操作实在有点骚。

    所以加里安的文章被保守派抨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比如文学评论家弗雷德里克。

    他是维多利亚诗歌双星之一,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兄长,虽然在文艺事业上不如自己的兄弟,但是却热衷于文学批判。

    看到加里安在为革命党人辩护时,弗雷德里克察觉到了像政府示好的机会,于是连忙撰文发表反驳加里安的观点,他特地扭曲了原文的含义,认为在大不列颠公开支持一个颠覆国家动乱革命家是一件危险的举动,而加里安所作所为是在玩火。

    “大不列颠不需要宣扬革命,我们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

    “这种宣扬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文人,应该被一致的讨伐。”

    伦敦的文艺界不少人都附和和支持弗雷德里克的观点。

    只有支持马克思的欧内斯特·查尔斯·琼斯反驳了弗雷德里克的无耻,认为他的话这是在给资产阶级剥削工人的无耻行为唱赞歌!

    即便只是印在油墨上的文字,加里安也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硝烟味道。

    “呵,这帮愚蠢的小布尔乔亚。等六年后爆发了经济危机,别哭着喊着求政府救济自己。”

    “臭老九就是臭老九。”

    加里安放下了报纸,心想果然伦敦主流社会对于革命的话题一向敏感之际。

    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从公文包中拿出了文稿纸,迅速的在上面写下几行字。等到写完时,马车刚好停在了贝克街的路口。

    匆忙的把稿纸塞入了公文包中,他走下了马车,抱着公文包抬头望向了天空,此时的伦敦阴云密布,弥漫着灰蒙的色调。将花岗岩组成的伦敦桥隐藏在浓雾之中。

    伦敦文艺界就如同隔着一层浓雾,看不清人心。

    加里安原本不做计较,毕竟弗雷德里克只是一个喧哗取宠的小丑罢了,然而弗雷德里克却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加里安,再没有引起对方注意的情况下,他又发表了两篇针对《福尔摩斯系列》的点评,直接将矛盾指向了加里安。

    这样一来,再有脾气的人也忍不住了。

    他踏入了贝克街的办公室,却看见所有人都用一种无奈的求救眼神在看着他。

    加里安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小声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办公室的气氛安静凝重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便看到主编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然后一个身影冲了出来。

    砰。

    身后的大门随着他的离开,又猛然关上。粗暴的动静甚至让房梁上的灰尘都洒落了下来,一阵烟雾弥漫。

    “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愤怒的桑顿主编把报纸狠狠的拍在桌面上,摆放在桌面上的水杯杯盖都随之摇晃不断。

    “怎么回事,主编阁下?”

    加里安不得不扇动一下手掌,捏着鼻子赶跑灰尘,然后小声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你看看这篇文章,居然把我们一起给骂了!”

    在他看来,弗雷德里克叫嚣加里安个人完全没有问题,而这次居然把自己报社也带上了,更气愤的是还特地的选择在《泰晤士报》上刊登文章,明显就是朝着他打脸!

    他看着不急不躁的加里安,恼火的说道,“这次你得做点什么,托洛茨基。别人现在都叫板上门了,如果再不反击,等着被看笑话吗?”

    “是啊。”

    加里安悠闲的放下了报纸,他转过头看着对方,说道,“当然得做些什么,不然他会认为我们这是示弱的行为。可是其他人也同样能够反击啊?”

    “如果能行的话,就不会一直等着你了,这种事情只有你才行。”

    桑顿主编此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说道,“所以还是你来写啊。”

    “别着急,再等等,又不急于一时半会。”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将他看做最后的救命稻草,焦虑的等待着他发话。因为他们的水平实在是达不到能够精彩反驳对方的程度。

    加里安故意沉默片刻,然后才认真的说道,“如果这场反击只针对弗雷德里克先生的话,那就太无趣了。”

    “诶?太无趣?”

    桑顿主编被加里安的话搞得摸不着头脑,反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啊?”

    他将从公文包中把刚刚写好的诗歌递给了桑顿主编,然后勾起了嘴角,微微一笑。一副期待神情。

    桑顿接过了手稿,问道,“这是什么?”

    “你要的反驳的文稿,既然对方已经欺负上门了,我们也不能坐着让人指点抨击,不是吗?”

    加里安的一番话提醒了主编,他连忙拿过对方手中的稿子,仔细的看完了手稿之后,原本坚决的主编此时也变得犹豫起来。

    “你要这么玩做吗?”

    因为对方写的这首诗歌,简直就是地图炮。看来托洛茨基阁下要么不玩,一玩就打算玩大的。

    “这还只是第一步。”

    “真的要这么做吗?”

    桑顿主编扶着额头,咬着嘴唇,悄声说道,“但这可是要得罪很多人啊。”

    “是啊,今天就是要小小的得罪他们一下,要向所有抨击我的伦敦文人发出宣战的声明。”

    加里安向来看不起这些布尔乔亚们的喉舌,之前在巴黎他就做过同样的事情。于是语气坚定地说道,“打一个才不过瘾。”

    “我要打一百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