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整个法兰西都在寻找下落
    最后一更完成,睡觉了

    加里安最后留下的那句话耐人寻味,让恩格斯摸不着头脑。

    对方表达的意思非常隐晦,他应该对革命事业有着矢志不渝的支持,但是却并不打算表明自己的身份,心甘情愿的隐藏在幕后。

    既然加利安不愿意表明身份,马克思也示意恩格斯不要再强求,只要有心革命事业他愿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都没有关系。

    只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知道,加里安返回了房间之后,关上门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内心起伏不定的波澜压下去。虽然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跟两位革命导师谈笑风生,然而内心却如同在钢丝上行走一般小心谨慎,当自己肚子里能搜刮的干货都说得差不多时,连忙起身告辞,怕再说下去,两人就要邀请自己一起,提前两年创立国际工人联合会了。

    “怎么了?这么神色慌张的?”

    巴兰池夫人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模样,失声问道,“难道是仇家上门了?”

    “是比仇家上门更加可怕的事情。”

    加里安纠正了巴兰池的说法,心有余悸的说道,“刚才我们差点就成了全欧洲政府通缉的对象了。到时候别想说返回巴黎,就算踏入法兰西的国土都不可能了。运气好一点,我们是无国籍人士,运气差一点,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我们的下落,到时候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加里安长话多说的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重述了一遍,即便是不曾关注过政治的巴兰池夫人,也感觉到世界革命这种危险的举动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在听完之后,她的脸色一片苍白,如同白纸。

    “马克思先生,在做这么可怕的事情吗?”

    巴兰池夫人一双手握紧了胸口,她小声的质问说道,“那我们要赶紧逃吗?”

    备用的皮箱就摆放在门口,一旦出现经济情况她能够立刻跟随着加里安离开这座城市。

    加里安却举止端庄,丝毫不慌,他摇头说道,“还不需要,我们不怎么会扯上关系的。”

    巴兰池听到不严谨的说法,质问道,“不怎么会?意思就是可能会扯上关系?”

    “……”

    加里安连忙解释说道,“没事,相信我,和马克思先生打好关系,以后手中还多了一张保命符。”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巴兰池夫人盯着面前的男人,反问道,“反正我也管不了你将来要做什么,革命也好,写书也罢,男人要做的事情身为女人的我都应该支持,所以我就一句话,到时候真的要亡命天涯了,你会不会抛下我?”

    加里安终究是小觑了女人提出问题的刁钻角度,原本他以为是要催促自己离开伦敦,却没想到问的是会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一把搂过巴兰池,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头靠着金色的发梢,小声的说道,“那我选择抛弃世界,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冲锋陷阵的荣耀交给改变世界的有志之士吧,像加里安这种人最多在幕后出谋划策,免得死后连先贤祠都躺不进去。

    而且伴随着在伦敦的声名鹊起,加里安也预感到自己的身份如同被人剥洋葱一样,被人一层一层的揭露出来,再这样下去,迟早会真相大白于天下,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状。是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是人才到哪里都有争议,恐怕这就是有才华的人最大的苦恼吧。

    加里安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关于加里安身份的猜测在伦敦慢慢的发酵,然而遥远的巴黎,关于加里安的传闻,在经历了半年多沸沸扬扬,众口不一的猜测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日渐冷静下来。

    翻过了新的一页后,人们便很少在提起这个名字,只是偶尔在看到他写下的诗句时,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个名字。

    小仲马一行人已经放弃了寻找加里安的下落,他们觉得当作为一个闪光焦点的人物,他不可能永远隐姓埋名,总有一些地方会留下他惊世骇俗的传说。

    这一天,小仲马像往常一样,从自己的信箱里拿出书信放在桌上,有些是读者的来信,然而其中一封来自大不列颠的越洋书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小仲马从一堆信封中拿起了信件,署名是熟悉的狄更斯先生。

    他与狄更斯已经一年多没有通过书信来往了,抱着好奇的心态,小仲马用刀刮掉红色的火漆,从棕褐色的封皮中取出了书信,他打开看了几眼,立刻变得不淡定了!

    狄更斯在书信中描述了一个在伦敦新崛起的作家,而他所描述的人物居然跟之前在巴黎失踪的加里安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小仲马看了一眼书信寄出的时间,是在一个月之前,他连忙出门去找一趟波德莱尔,打算向巴黎文艺界宣布这个喜讯。

    波德莱尔因为加里安的失联一直处于失落消沉的状态,甚至感觉巴黎的文学界也变得死气沉沉,尽管他在几个月前申请加入法兰西学院,然而很快便又退出了,有人猜测是因为加里安的关系,导致波德莱尔一直无心上进。

    巴黎的绘画沙龙却在马蒂尔德公主等主持之下,开始举办的有声有色,左拉一直试图壮大锡安隐修会,但是却没有慧眼识珠的能力,一直没有扶持起什么作品。

    当小仲马登门拜访的时候,波德莱尔原本是一副兴致阑珊,根本不想见人。然而转念一想,还是不太方便拒绝,于是为波德莱尔打开了门,询问对方有何贵干。

    消沉的波德莱尔和兴致冲冲的小仲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仲马直接将一封书信摆放在波德莱尔的双目面前,兴奋的说道,“看,这是狄更斯先生从伦敦寄过来的书信,他们说最近伦敦出现了一位来自巴黎,自称托洛茨基的神秘作家,以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在文学圈子里打响名气。他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左右,身材健壮,年纪大概在25到30岁左右,身边有一位貌美的夫人,自称是遭到迫害而出逃的巴黎文人……波德莱尔阁下,综上所述,你会想到谁?”

    波德莱尔慢慢瞪大了眼睛,原本暗淡无神的目光也变得光彩熠熠,脸上的阴郁一扫而空。

    小仲马的描述将目标直接锁定在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上。

    听完了讲述,他心中虽然还有疑惑,但是希望之火重新燃起。

    心中的疑虑正在加深,他心想着,难道,小仲马口中描述的那人,会是……

    波德莱尔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难道……难道是……”

    “对,除了他,还有谁!”

    小仲马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整条走廊几乎都能听到他的嗓门声,中气十足的喊道,“符合所有条件的只有一个人,加里安!是他!出现在了伦敦!”

    “我的上帝,圣母玛利亚啊!”

    波德莱尔惊讶万分,他一把夺过了狄更斯寄过来的书信,飞快的扫完了信上的内容,确认不是开玩笑,并且描述的对象与加里安八九不离十,他惊讶的说道,“难道那个象征自由的男人,要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