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二莎翁”
    昨晚断网了,一直到十二点才恢复,现在先补完昨天晚上落下的更新。

    宴会结束之后的几天,关于加里安和巴兰池的花边新闻迅速的多了起来,许多并不知晓他们是一对情人的八卦者惊讶的发现,之后他们居然迅速的开始同居在一起,这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原本还在争论着水准孰高孰低的书友们顿时就傻了,前几天还在为彼此的作者大大拼命的抨击对方的书,几天之后这两位居然走到了一起?这什么节奏?

    更让人始料未及的广告效应出现了,因为阿加莎夫人和《东方列车谋杀案》的畅销,福尔摩斯系列也开始逐渐被大众接受和走红。只是桑顿主编非常的郁闷,明明福尔摩斯系列才是侦探题材的开山鼻祖,却在这场侦探小说的比赛中反而落得了下乘。

    在这件事平息之后,狄更斯开始行动了。

    他没有很快的回到盖茨山庄,而是特地在伦敦逗留了几天,登门拜访加里安。

    刚从业界朋友的手中得知了加里安的地址,然后就立刻登门拜访了。

    当他被邀请到客厅,看到“赫本”和“托洛茨基”走在一起时,心中的想法应验了几分,但依旧不动声色的坐下来了。

    世界名著《雾都孤儿》,《双城记》和《大卫·科波菲尔》的作者出现在自己面前,作为穿越者的加里安油然而生出一种敬畏的心情。

    狄更斯看着面前的小两口,心中的猜测也逐渐捋清了思路。他点头微笑着说道,“冒昧上门拜访,托洛茨基阁下不会怪罪吧?之前在宴会场合忙于应酬,错过了和托洛茨基阁下交流的机会。”

    “狄更斯阁下远道而来拜访,实在是我的荣幸。”

    加里安看着面前的人,从宴会上便一直很低调的大文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感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有要请教的问题,前几天的宴会上就已经请教了,哪里还需要等到今天特地上门。

    于是他试探性的问道,“但是狄更斯先生不单单只是登门拜访这么简单吧?我想凭我现在在巴黎的名望,还不至于到让狄更斯先生亲自拜访的地步,难道是另有所求?”

    狄更斯停顿了一下,他在郁闷难道自己的意图有这么明显吗?但是加里安已经挑明了话题,他也不得不接下去。

    “嗯,其实我是好奇一件事。”

    狄更斯直截了当的问道,“这一切都是托洛茨基阁下安排的剧本吗?包括关于宴会上发生的一切?”

    “嗯?”

    加里安停顿了一下,依旧带着微笑,却目光深邃的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反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不,我今天并不是来质疑什么。”

    狄更斯没有戳破那一层纸,而是摇头说道,“我是想说,虽然风格截然不同,或许《东方列车谋杀案》和福尔摩斯系列都是出自托洛茨基阁下一人手笔吧。”

    “你搞错了,《东方列车谋杀案》是我夫人的作品。”

    “哦?是吗?”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面色微变的巴兰池夫人,自顾自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要以你夫人的名义发表,不过我也没有理由干涉。而且看完了这两篇文章,托洛茨基阁下的文笔和剧情的安排,绝对不是一个笨手笨脚的新人,反倒让人感觉是一个经验老道,笔力深厚的作家。所以我也在好奇,到底托洛茨基这个名字背后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是巴黎哪位久负盛名的作家吗?但是托洛茨基阁下实在是太年轻了,跟我脑海中所想的,所认识的人都不太一样,因为我之前也在巴黎住过几年呢。”

    此时坐在对面的巴兰池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她突然站起身,朝着面前两人微微鞠躬,示意自己身体不适,先回房间休息。

    只留下加里安和狄更斯两人,四目相对。

    正当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加里安想着如何化解,狄更斯却提出了告别。

    “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吧,保重,托洛茨基阁下。”

    狄更斯也非常识趣的站起身准备告辞,加里安则将他一直送到门口,眼神却一直盯着对方的马车,他不太明白,狄更斯突然说出这些,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目的。

    但是加里安知道,伴随着声名鹊起,真相大白是迟早的事情……

    这位三十岁之前已经久负盛名的作家,突然盯上了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就如同他和爱伦坡同样奇怪的恋尸情节一样,被大文豪好奇的目光注视着并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次被他这样打量的家伙,还是巴黎太平间里不瞑目的死人。

    狄更斯离开之后,此时巴兰池夫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狄更斯逐渐远去的马车,站在加里安的身后,握紧了他的手。小声的说道,“狄更斯先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发现了什么吗?”

    从前几天开始她就一直在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会被突然起来的意外打破。

    原本非常严肃的谈话,加里安却平静的回复了一句,“哦,我们怕是被这位喜欢玩小姨子的男人盯上了。”

    觉得自己把话说得严重了,加里安又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过没关系,问题不大,我们与狄更斯先生之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巴兰池夫人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又知道狄更斯先生喜欢小姨子?”

    加里安神秘兮兮的说道,“看到狄更斯先生手中的戒指了吗?那是他小姨子玛丽的,自从她17岁意外暴病身亡之后,就一直戴在自己手中。”

    巴兰池夫人听得一阵毛骨悚然,连忙问道,“是真的?”

    “我猜的。”

    “阿嚏!”

    坐在马车上的狄更斯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这次的试探让他更加确信了一件事,不论出于什么理由,托洛茨基这个姓名绝对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他突然想起之前还在巴黎时认识的小仲马先生,或许能通过他这层关系,找处这位文人真正的身份。

    此时他心中已经在默默的拟好一份腹稿,准备寄一封信给巴黎。

    ………………

    恩格斯刚刚从曼彻斯特抽身出来,到伦敦与马克思见面。之前他除了一边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之外,剩余的时间更多是为美国内战撰写分析报告的文章,指明当今欧洲的工人运动,还有一系列的战况分析。

    因为恩格斯的经济援助,才让马克思能够有更多的精力来撰写文章,组织革命。毫无疑问,恩格斯扮演着19世纪大革命领导者中第二提琴手的重要角色。

    马克思和自己的朋友最近讨论的最多是关于建立一个广泛的国际性工人组织,以便于更好的领导革命。他认为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不应该只停留在字面上的意义,更应该建立一个广泛的实质意义上的合作组织。

    他第一次想恩格斯透露了自己关于工人国际联盟的想法,并且提出了诸多重要的意见,甚至连恩格斯都感到惊讶,自己的好友居然深藏着这么一个宏伟的计划。而马克思只是笑笑表示,这一切都离不开某个人的功劳。

    此时恩斯斯站在窗边,他恰好看见加里安将狄更斯送出门,于是随口问道,“卡尔,你旁边的房子似乎搬来了新的邻居?”

    “是啊。”

    马克思回应说道,“一个从巴黎逃难而来的,很有趣的年轻人,半年前刚刚搬到这条街。之前见面的时候,他对于革命的问题,还有建立一个广泛联盟的问题,向我提出不少的宝贵意见。哦,似乎他跟他的夫人现在还在写书,并且现在已经在伦敦文艺界闯出了一些名气。”

    “哦?从巴黎而来的文人?”

    听到从巴黎逃难而来,恩格斯似乎瞬间想起什么,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送人离开的年轻人,迟疑的说道,“我最近听说巴黎去年有一位才惊绝艳的革命诗人加里安,因为涉嫌煽动民众仇恨政府,而被法国政府赶出巴黎。之后下落不明,有人认为他逃到了大不列颠……”

    好友的话让马克思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微微的皱起眉头,安静的听恩格斯继续讲下去。

    “然而你的邻居搬来的时间,恰好就在那位革命诗人被驱逐之后的半个月内。身份同样也是从巴黎被驱逐的文人。”

    恩格斯小声的说道,“天啊,我的朋友,难道你不觉得实在是太巧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