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章 皇帝的愤怒
    作者又又又要去相亲(第四次),回来再更新

    宴会逐渐步入了尾声,阿加莎夫人和柯南道尔的秀恩爱行为导致让他们感到索然无味,文人相轻,原本大家都是来看争吵的,结果却发现一整晚都被人喂狗粮。换做谁心中都会有些堵的难受。

    原本就是一场不咸不淡的聚会,伦敦文人之间彼此都相互熟悉,只不过他们想看两位新人之间势如水火的争斗。结果并没有如期所愿。

    宴会结束之后,加里安假装邀请送巴兰池回家,在一番表演的半推半就之后,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她踏上了对方的马车,并且向那些同样跃跃欲试准备送自己回家的人挥手道别。

    马车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原本脸上带着微笑的男士也逐渐收敛了神色,嘴角挂着不屑的嫌弃。

    坐上了马车之后,巴兰池总算深吸了一口气,卸下了之前刻意的神情,换做一副轻松的神态。她抓着加里安的手臂,撒娇问道,“怎样?亲爱的,我刚才的表演还行么?”

    “还行。”

    加里安握着石楠根的烟斗,自从来到了伦敦之后,他的穿着打扮和行为举止,就越来越有英国男人的风范。思考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将可能会露底的情况向巴兰池夫人坦白,“有一件事必须要跟你说一声,巴黎已经有人知道我们的下落了。或许过不了多久,躲藏在伦敦的秘密就会被其他人知道。现在我还不知道巴黎政府的态度和你弗雷德爵士的情况,所以先别轻举妄动吧。”

    巴兰池夫人变了脸色,她握紧了拳头,她永远都不想回到过去黑暗的日子中。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问道,“我不会被抓回去的,是吗?”

    加里安伸出手,握紧她的手心,宽慰着说道,“不会的,没有人能把你抓入牢笼,我会保护你。”

    巴兰池心头一颤,挤出一抹笑意,认真地点点头。

    远在伦敦的他们还不知道,因为加里安这件事,弗雷德爵士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荣耀,一落千丈。

    查明了这的确不是一起针对波拿巴家族的政治事件之后,弗雷德爵士被无罪释放了,不过他却因为诽谤罪名,被剥夺了贵族的头衔,甚至波拿巴王室宣布将永远不会跟他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当弗雷德失势之后,之前的生意伙伴也纷纷离开,另起炉灶。

    当生意江河日下之后,弗雷德爵士疯狂的寻找加里安的下落,还有背叛自己的兼任,并且将这对狗男女碎尸万段的人。

    因为加里安不但害他在牢狱中关押了半个多月,被打的遍体鳞伤,甚至现在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

    此时此刻,弗雷德爵士的恼火可想而知。他甚至已经发出了一张通缉令,如果谁能够提供加里安确切的下落,他将会付给对方一万法郎的报酬!

    当一切都水落石出之后,马蒂尔德公主也在寻找加里安的下落,尽快的想要让加里安重归巴黎。

    当从普鲁士传来的噩耗接二连三被应验之后,拿破仑三世终于坐不住了。从去年开始加里安就预言身体每况愈下的威廉四世很有可能会在1861年撒手人寰,摄政王将加冕为王,并且开始联合罗恩将军与俾斯麦内相进行军备改革。

    后来果然应验了他的预测,跟文章中分析的所差无几。而拿破仑三世的智囊团还认为普鲁士虽然有统一欧洲的野心,但是他们却没有实力。

    终于这种由骄傲带来的自负,在一次会议上爆发了。新上任的驻柏林大使参赞欧仁还振振有词的说道,“虽然普鲁士现在正在进行军事改革,但是我们依旧拥有欧洲第一大国的地位。没有关系,我们拥有着庞大的军团力量,应该能够抵御住进攻。”

    脸色阴沉的拿破仑则拿着加里安的那篇分析反问道,“那么你们考虑到我们分散在各大殖民地的兵力了吗?考虑到了普鲁士短时间的动员力量了吗?如果普鲁士的军事改革成功,他们突然发动进攻的话,我们现在的兵力抵御得住吗?”

    “他们不可能突然发动进攻……”

    拿破仑提高了音调,厉声问道,“如果他们真的发动了进攻,我们本土部队能抵御的住的吗?阁下!”

    欧仁沉默了片刻,从表面上的数据来看,德意志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威胁,然而能够安慰法国的,依旧是十年前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还有拿破仑神话留下的精神鼓舞。从现实层面考虑,法国如果再不思进取的话,将来很有可能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现在法国在欧陆上不是实力碾压,竞争对手正在迅速的崛起。

    他已经明确表示了德意志的威胁,这帮人居然还拿之前的那一套糊弄自己,拿破仑三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法国驻柏林大使史蒂文,参赞欧仁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站在周围的将军们面面相觑,但还是按照皇帝的命令往门外走,并且自觉地关上门。

    昏暗的会议室里只留下了三个人,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拿破仑三世将手狠狠的拍在橡木桌子上,突然的爆发让周围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拿破仑三世脸上青筋暴起,他愤怒的说道,“我身边的人是蠢货吗?连一个作家都能看穿德意志的意图,你们居然还在自我安慰?就从表面上的数据来看我们正在被迅速的追赶!甚至你们这些智囊团都没看出来!都是一群蠢猪!”

    史蒂文惶恐的向拿破仑三世道歉,“抱歉,元首,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

    拿破仑三世来回踱步,气急败坏。原本就想让智囊团根据情况找出相应的对策,却没想到这帮人还忽悠自己,认为绝对不会有事。

    真当皇帝是蠢货吗?

    想到这里,拿破仑三世更加的分恼怒,继续怒骂说道,“这些蠢货是法兰西人民的败类!根本没有荣誉感,称自己是智囊,在高等学府呆了好几年,只学会了怎么用刀叉吃饭!”

    尖酸刻薄的骂声还在继续。

    “这些蠢货跟共和派一样,只会阻挠我的行动,所做的只是在扯我的后腿,我早该把所有的蠢货都处死,就像黎塞留一样!我从八年前的一个军官领导革命,虽然没有征服欧洲,但是却让整个欧陆都不敢与巴黎作对!你们这群叛徒,我从一开始就被人欺骗!对法兰西人民的不可饶恕的背叛!”

    智囊团被骂的狗血淋头,然而他们却根本不敢反驳。

    拿破仑三世骂的气喘吁吁,他坐在椅子上,开始怀念荣军院里跟自己分析欧洲局势的年轻人。至此,除了俾斯麦出任宰相的预言还没实现之外,其他的前期预言都已经应验了。

    废物。

    养了一帮自称专家的家伙,结果没有一个比得上来自外省的农民!

    拿破仑三世猛然站起身,抛下了身后的几个人,朝着门外走去。他打开了门,看着走廊上不敢说话的众人,摇了摇头。他开始怀念加里安了。

    此时刚好马蒂尔德公主也闻讯赶来,她站在走廊上,看着皇帝失落的神情,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自己的堂兄。

    拿破仑三世看着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办法把他找回来吧。”

    “我身边快没人可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