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卑微和荣幸的裙下之臣
    第三更完毕,睡觉

    对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种糊弄小孩子的鬼话,凡尔纳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不过此时此刻,这个借口却变得非常应景。仿佛加里安真的只是因为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才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巴黎,逃离到伦敦这个地方,隐姓埋名。

    “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你,但是你起码要给大家留下一个地址,以后才好方便联系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又一声不吭的出现在巴黎,他们会感到非常不安的。而且你也没有必要特地用上新的名字和笔名,凭借你在巴黎的名气,难道还有哪个出版社或者报社不给予你优待吗?”

    凡尔纳非常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奇怪的路数,如果要出名的话,巴黎是欧洲文艺的中心,难道你当初外逃真的另有隐情?还是如同传言所说的那样,遭到了巴黎政府的迫害?”

    面对好友放飞的想象力,加里安只好无奈的解释说道,“其实我认为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

    “加里安阁下。”

    凡尔纳语气严肃的说道,“上帝作证,我要是再相信你的鬼话,我凡尔纳以后都不再写书!你不想说明原因我也不强求你,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让你知道。希望你能够与巴黎保持联系,写一封信也好,让他们知道你在某个地方过的很好。”

    加里安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对了,左拉现在怎样了?”

    凡尔纳点点头,平静的说道,“他很好。《小酒馆》已经开始出版热卖了,你知道吗?他特地让出版商在小说的首页印上一句话,献给我的启蒙老师,加里安。你走了之后,他一直帮你打理着留下的手尾,就是希望有一天,你回归巴黎时能看到一切都井然有序。”

    加里安沉默了,左拉是真心将自己当做朋友,作为一名穿越者,自始至终左拉都站在自己身边,朋友做到这一步,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心生感激。

    然而加里安却打算巴黎的公众彻底将这件事遗忘之后再重新踏上法兰西的国土,在此期间,他留在伦敦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一部分处于大义,另外一部分处于私利。他摇了摇头,拒绝了重归巴黎的邀请,直接了当的对凡尔纳说道,“抱歉了,我现在还不能回去。并且希望凡尔纳先生不要将我在伦敦的事情说出去,拜托了。”

    面对加里安的请求,凡尔纳也无法拒绝,最终只好叹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但我也不能保证能隐瞒多久,既然我在伦敦遇到你,其他人也一样会遇到你。”

    他拍拍对方的肩膀,沉声说道,“加里安阁下,好自为之。”

    两人都没意识到靠近门口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躲藏在阴暗处的身影,将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随即快步的走开,重新的回归到人群之中,不见踪影。

    且不说时好时坏,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令不少人震惊的消息。

    宴会气氛逐渐热闹,宾客都都在热情的交流着彼此的想法。

    而狄更斯站在偏僻的角落,一个人默不作声的打量着热闹的宴会,冷漠的态度显得格格不入,同时也让那些原本想上门讨教文学的人望而却步。

    虽然神情冷漠,然而他的目光却随着巴兰池夫人的脚步而移动,并且时不时的皱起眉头。

    实在是太奇怪了。

    虽然还没有直接交谈,然而面前的女人却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文人,而是一个社交场合游刃有余的交际花。

    19世纪的男人,尤其是像狄更斯这种英式保守家庭中成长的人,原本对妇女带着一丝傲慢与偏见,他想看看阿加莎夫人有什么高谈阔论,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什么精彩的见解都没有。

    狄更斯逐渐开始对“阿加莎夫人”的身份有所怀疑。他慢慢眯起了眼睛,心中的疑惑也在不断地加深。

    这个女人真的是写下精彩的《东方列车谋杀案》的作者吗?

    踟躇的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放弃了尝试的念头。

    理智告诉他,这种事情与他无关。

    巴兰池夫人端着酒杯,跟身边的人攀谈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虽然并不是与文学有关的话题,但是作为一个出色的女人,这点控场的本事还是有的。神魂颠倒的男人成为裙下之臣。

    一个男人在一边注视了很久,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巴兰池,他站在女人面前,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就像是一个无畏的新手,勇敢的面向对面满级的对手。

    巴兰池停下了脚步,无论谁出现在自己面前,她都抱着友善的态度,朝着他面露微笑。

    如沐春风的微笑让男人紧张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脑海中绞尽脑汁的组织词汇,然后谦卑的说道,“阿加莎夫人,您的优美的步伐让我想起畅游在湖中,身段曼妙起舞的天鹅,让我想起了俄罗斯一个古老的童话,

    “童话?”

    巴兰池夫人用英语说道,“那一定是一个让您印象深刻的童话。”

    男人激动地说道,“是的,美丽的奥杰塔公主在天鹅湖畔优雅的身姿,恕我才疏学浅,如果有机会的话,将来我一定会为您的步伐编奏舞曲。”

    “谢谢。”

    巴兰池夫人只当做是一段普通的客套话,她也亲切的回复说道,“那我一定要记住您的名字,将来遇见你编奏的舞曲时,还能喊出作者尊敬的姓名。”

    面前的男人受宠若惊,他牵起巴兰池的手,用嘴唇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个清浅的吻痕。对于巴兰池的美貌,男人的眉宇之间尽是犹豫的神色,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刚刚从法律学校毕业,会弹一手钢琴,准备到司法部任职小职员。这场毕业旅行却让他真正的见识到了不亚于茜茜公主美貌的女子,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能说得出口的名号和头衔,以至于在她面前,自己卑微如同尘土。

    感情战胜了理智,但是最终男人还是抬起头,用一种尊敬的语气,带着真挚的情感,向她自我介绍起来。或许从今往后他们不会再见面,而巴兰池也不会记住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是他将会永远的记住面前笑靥如花的女人。

    男人望着巴兰池,鼓起了勇气开口。

    “能让夫人记住我的名字,这是我柴可夫斯基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