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主编的愤怒
    高雅的黑天鹅踏着轻易的步伐,穿梭在男人与男人之间,仿佛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谱写着一出优美的华尔兹。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性感的无可救药。步伐优雅的像一只猫动作轻逸的环绕着,香水的甜味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发酵。

    气氛变得暧昧而微妙,怦然心动一切都想渴望得到。

    随风飘扬的微笑,有蔷薇的味道。语带茉莉花香的魅惑,对在场的男士们发出挑衅的讯号,男士们以为自己是情场的猎人,却没意识到自己只是落网的猎物。

    当真正的猎人推门走入灯火辉煌璀璨的大厅之时,一切都如迷迭香般的恰好。

    巴兰池夫人停下脚步,目光望向了站在门口的男人,而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两人相视的目光,纷纷停下了交流。

    他们幸灾乐祸的盯着这场会面,如果有一个人会被在场其他人狠狠的羞辱,来挽回自己在黑天鹅面前的失态,那么再好不过了。

    除了结识高雅的黑天鹅阿加莎夫人之外,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两人的针锋相对的见面,不过当他们见识到阿加莎夫人的优雅之后,内心深处都不谋而合的达成一致意见,待会要是两人真的发生了争执,男士们都会不约而同的站在阿加莎夫人这边。

    巴兰池夫人停下了脚步,她站在璀璨的水晶灯下,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如同天国般倾泻而下的慌忙笼罩着面容姣好的女人,如同端庄圣洁的维纳斯精致完美的面孔,令人闭气凝神。

    加里安慢慢的走下了台阶,走到“阿加莎”夫人面前,两人都不约而同到了流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点头,微笑着说道,“bonsoir, madame。”

    而她也用法语问候面前的男人,“bonsoir, monsieur。”

    周围的文人都期待着一场精彩的撕逼大戏,然而双方非但没有撕逼,反而亲切友好的交流起来。让他们以为对方和自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听不懂法语的人还非常纳闷的问身边的人,“等等,法国人吵架都是这么和声细气的吗?”

    旁边的人白了他一眼,鄙夷的说道,“什么吵架,他们正在亲切友好的交流呢,我看柯南道尔今晚妥妥的拉了所有人的仇恨,怕是要被在场的男士集火了。”

    “等等,他们不是仇敌吗?”

    “谁知道呢,喂喂,还记得司汤达中关于陷于爱情的女子的描述么?她们都是盲目的。她可能傲慢、聪慧,出身良好,举手投足都是优雅,对围绕身边的男子不屑一顾,甚至嘲笑那些陷于情感的人。一旦她命定的主神降临,这个人,也许在旁人看来,平庸、轻浮,浑身是缺点,不知如何她偏就奉他为神明,一举手一投足都牵动心思。她不许旁人说他半点不好,只要有人稍稍异议,马上以其全部智慧反唇相讥,认为别人是“居心叵测”。女子的天性是,她全部的生活都以情感为重心,这就注定了一个陷入爱情的女子,会以她的幻想,无限放大爱人的优点。一个女子,如果说爱上一个人,不如说,她爱上的是她的想象。”

    “怕是面前的柯南道尔,就是阿加莎夫人全部的美好想象吧。”

    “看不出来,还真的挺博学的。”

    “那是。”

    虽然司汤达论起爱情头头是道,但是自己对待感情却同样笨手笨脚。

    众人在私底下感慨万分,而加利安和巴兰茨却聊得更加热火朝天,仿佛根本不在意旁边人的目光,这就让那些跃跃欲试的男人非常纳闷了。为什么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仇敌,反而更像一对亲密的情侣?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他们跟一般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起码对待女性的问题上,虽然有一些风月场的老手,但他们还是太嫩了一些。”

    巴兰池故意在众人面前牵起了加里安的手,微笑着问道,“柯南道尔先生,今晚有空么?”

    “如果阿加莎夫人愿意的话,我随时有空。”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淡定了。这是什么套路?摆明了晚会结束之后要幽会的节奏,痛心疾首的伦敦文人们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加里安一出现,优雅的黑天鹅立刻低下了高贵的头?

    哦不!

    难道这就是欧洲文艺中心出来的情场老手,连撩妹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缪斯女神远去的背影让他们痛心疾首,甚至对加里安产生咬牙切齿的嫉妒。这让优越感十足的文人们第一次体会到自己跟法国文艺界的差距。凭什么这个男人能博得女神的欢心,而他们换来的却是一顿嘲讽?

    短暂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此时,宴会的举办者们也正在陆陆续续的步入会场,不是冤家不聚头,桑顿和罗素之间始终隔着一段距离,甚至连点头致意的目光都没有。

    两人之前不算远的距离,如同一道鸿沟。

    在上任的第一天,桑顿主编暗自下定了决心要以泰晤士报为目标,将《每日电讯报》的销量全面的碾压对方,成为大不列颠第一大的热销报纸。

    所以他现在要在文学版块这一块力压对方,抬不起头。

    然而现在阿加莎夫人的风头完全的盖过了自己精心打造的“柯南道尔”,这让他很无奈。前期的宣传不到位,反而让抓住先机的他们落了下乘。

    桑顿主编握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这是一场盛大的文学庆典,不是来吵架的地方。他起码还是要保证表面上的友善关系。

    步入了会议厅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三三两两的人群在各自的讨论着小圈子的话题,在众多的黑色礼服中,唯独一个穿裙子的身影异常显眼。她跟自己的作者托洛茨基站在一起,正有说有笑,丝毫不在意周围其他人的目光。

    桑顿主编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罗素,只见罗素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打量着自己,并且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弧度。

    既然站在这里,桑顿主编就不得不求证他内心的想法。朝着托洛茨基和阿加莎夫人走过去,他走到两人的面前,唐突的打断了对话。

    “请问,你是阿加莎夫人吗?”

    巴兰池微微点头,笑着说道,“是的,难道罗素主编认不出我是谁了吗?”

    桑顿主编稍稍一愣,巴兰池夫人画了一个精致的妆,他一开始并没有直接认出对方。只是看到他妙曼的身姿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哪里见过熟悉的背影。

    巴兰池咯咯地笑着,提示说道,“我们见过一面,桑顿主编。那天我买菜回来,挎着菜篮,你在门口问我丈夫是否在家。”

    面前的主编顿时神色大变,他终于想起,面前的女人就是之前遇见的“托洛茨基”的妻子。

    “是你!阿加莎夫人居然是你!”

    桑顿主编倒吸了一口气,仿佛命运和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惊恐万分,瞪大着眼睛说道,“阿加莎夫人居然是你!”

    “就是我啊。”

    周围的人都不了解,为什么桑顿和阿加莎夫人之间的对话突然变得一惊一乍的,当然,如果他们知道阿加莎和柯南道尔两位作者原本就是同一人之后,恐怕同样会惊讶的掉下巴。

    “托洛茨基阁下!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桑顿主编怒气冲冲的望向新来的编辑,他总感觉自己被面前的夫妻耍的团团转。然而加利安却非常无奈的高举双手,辩解说道,“主编大人,这完全不能怪我啊。你总不能说我的夫人跟风我的作品是抄袭吧?”

    桑顿被堵得无话可说,最终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

    “那你也不能让她去投靠我们的竞争对手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