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盖茨山庄的访问者
    他们苦苦等待的象征自由的男人此时正在伦敦的幻想乡中无法自拔,虽然通过广告效应和阿加莎的名气,让“柯南道尔”这个笔名开始迅速的为人熟悉起来,但是《东方列车谋杀案》写的的确精彩万分,压了《每日电讯报》一筹,等到大结局之时,《泰晤士报》的销量有一个明显的上升弧度。此刻就连加里安也有些后悔,不该把这篇放第一位,将读者的口味给养吊了。

    更麻烦的事,桑顿主编开始不断的催促他写新的稿子,既然无法在质量上碾压对方,起码要在数量上形成优势,因为“阿加莎”实在是太低产了,完结了一个多月之后,依旧没有开新的篇章。罗素主编催促了好几次,然而加里安表示自己把全部的精力都拿来写福尔摩斯系列,分身乏术,哪里有空闲的时间补完其他系列。

    《东方列车谋杀案》带动了推理小说的兴起,不单单吸引了读者的主意,就连隐居在盖茨山庄的狄更斯也留意到了这两个笔名。

    阿加莎夫人。

    柯南道尔。

    在闲暇的时期,他喜欢阅读《东方列车谋杀案》和《血字的研究》,并且对两篇文章的风格做出对比和研究,狄更斯确定两篇风格迥异的小说绝对不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极有可能是《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之前为了争夺小说版块的主动权而展开的激烈交锋。

    不过这一天,狄更斯迎来了一位客人。乘坐着载干草的马车,马车晃晃悠悠的走过崎岖不平的山路,在一幢白色的田园式风格建筑面前下了车,拍了拍裤管上的稻草碎屑,戴上帽子朝着白杨环绕的小屋走过去。

    “咚咚咚。”

    他轻轻的敲响山庄的门,仆人前来大门,对方礼貌的介绍说道,“麻烦转告狄更斯先生,就说是凡尔纳拜访。”

    狄更斯的“迷弟”,凡尔纳之前游览英格兰他也曾拜访过山庄,不过是匆匆的打了一个照面,而这次却是特地的登门拜访,并且双方展开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作为狄更斯的书迷,1891年,凡尔纳出版的小说《小把戏》风格便是受到了狄更斯的影响,并且他也将这本书题献给了狄更斯。

    经过通报之后,凡尔纳被下人带入了山庄的客厅招待做客。

    坐在凡尔纳面前的是一位地中海中年男人,周围浓密的头发紧紧的环绕在秃谢的顶层四周围,如同某个老人在南海画了一个圈。稀疏的山羊胡子点缀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客人。

    凡尔纳刚到大不列颠不久,正在介绍着最近看到的见闻,说道,“最近听说伦敦正在准备举行一场作家交流的宴会,时间暂时定下下周末,到时候会有不少的作者出席,哦对了,听说您的朋友安徒生也会出现在宴会场上。”

    听到安徒生这个名字,狄更斯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愉快的神色,处于礼貌,他很快恢复了平静的神情,将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哦,安徒生他也会到场吗?知道了。”

    1847年之时,远在丹麦的安徒生在访文伦敦期间与狄更斯初次见面,即相见恨晚。后来,安徒生还在狄更斯的家中住了五个星期,而他原本计划只住两星期。但从此之后,两人再特地的聚在一起见面,安徒生给狄更斯写信,狄更斯也极少回信,即使回信也止于一般的礼节。

    双方之间发生了什么争执,只有当事人才知晓了。有一种原因是安徒生未跟狄更斯商量,在德国发表了一篇关于他在狄更斯家生活的文章,引起了英国媒体的注意。他把狄更斯太太写得富有魅力,可能触了大忌,因为1858年英国媒体报道这篇文章的时候,狄更斯已经和妻子分居。狄更斯看到这篇文章之后可能很不舒服。

    不过凡尔纳并没有看出自己崇拜的作者脸上不悦,继续说道,“对了,去年巴黎也出现了一位才惊绝艳的新人作者,虽然他的作品喜欢在违法的边缘试探,以至于经常写到一半被新闻审核部封禁,导致有头无尾,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是近年来巴黎最有潜力的作家之一,只可惜后来他得罪了巴黎政府和保守派势力,现在不知去向。”

    “听某些传闻,他最后出现的地点在敦刻尔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潜逃到英国来了,因为伦敦是法国流亡者的庇护所,连雨果阁下现在也在这里。”

    “他叫什么名字?”

    “加里安。”

    听完凡尔纳的描述,狄更斯也来了兴趣,他靠着沙发,突然想起什么,追问道,“等等,你说的就是那个写《国际歌》的作者?”

    凡尔纳略微惊讶,反问道,“咦?你怎么知道的?”

    想起之前他接济过的一些革命党朋友,说道,“没什么,之前我的朋友曾教过我唱这首歌,据说是一个叫加里安的革命诗人写下的诗歌,甚至没有人敢在伦敦大街高歌这种大胆露骨的歌词,这些流亡的革命家却敢理直气壮的唱出声。听起来这人的确挺有意思的,如果不是他不知去向,下次去巴黎我一定要登门拜访。”

    一直在聊着巴黎的话题,狄更斯也顺带提了一下伦敦最近的趣闻。

    不过最近伦敦也有两位靠写侦探小说而声名鹊起的新人,一个叫柯南道尔,一个被读者称呼为阿加莎夫人。他们以这种最新的题材很快在伦敦的文坛上打响名气,如果他们能够继续保持现在水准,将来很快会在伦敦的文坛上占有一席之位。”

    当然两人并不知晓,其实他们所说的三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噢,侦探小说啊。”

    说实话,凡尔纳对于伦敦新人并没有半点兴趣,自从遇见加里安之后,他对创新的题材都不会感到惊讶了。

    “对了。我被邀请参加下周的文学聚会,请问狄更斯阁下会出席这场伦敦的文学聚会吗?”

    凡尔纳说明了来意,是想请狄更斯去参加宴会,他非常期待的问道,“不知道您说的阿加莎夫人和柯南道尔会不会出席。”

    “这种盛大的聚会,他们没有理由会错过。我倒是很想看看两个苦大仇深的作者碰面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尖酸刻薄的讽刺还是直接在宴会上大打出手?”

    凡尔纳以为狄更斯出席参加宴会是因为跟安徒生的“塑料兄弟情谊”,但实际上却是他对两位文坛崛起的新人更感兴趣。

    原本他只是想提前拜访一下“柯南道尔”,看现在的情况,他想把期待感推移到下一周,甚至有些恶趣味的准备以宴会上的动静,来为下一篇小说谋取灵感。

    接下来的伦敦文艺界,应该会很热闹吧。

    除夕快乐,各位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