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象征自由的男人
    补完昨晚的更新,这一章的标题很哲♂学,祝大家除夕快乐

    事实证明再优秀的稿件也需要广告宣传,原本桑顿主编认为《东方列车谋杀案》会跟《血字研究》一样以惨淡的关注度的收场,然而让他大为惊讶的是这篇小说从开篇开始,就一直受到了读者极高的关注度,不仅仅是刊登之前的广告,还有密集的连载刊登在吊足读者口味的同时,也满足了他们对迫不及待的阅读需要。

    泰晤士报的主编罗素甚至还特地的发文宣称,《东方列车谋杀案》一文发表后的第四天,泰晤士报的销量出现了小幅度的涨幅,并且收获了打量读者的来信。这又无形之中为“阿加萨”这个名字做了一次宣传。

    罗素主编也同样是宣传的高手,他声称阿加莎是一位才华与美貌并存的女作者。

    于是读者们纷纷开始好奇这位猜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无形之间,让巴兰池夫人在伦敦小说圈子有了一小批拥簇和粉丝。

    连加里安都不禁酸溜溜的说道,“早知道假装女作者这么火,我也应该用女性的笔名。”

    在《泰晤士报》连环组合宣传之下,最让桑顿主编尴尬的事情出现了,作为侦探小说的开山鼻祖,《血字的研究》没有火起来,反而让被认为是跟风的作品《东方列车谋杀案》成为了读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虽然也有“柯南道尔”的书友表示他们的作者才是开山鼻祖,然而因为寡不敌众,完全没有形成战斗力。

    随着剧情的推进,所有人津津乐道猜测的话题有两个,谋杀案的凶手,和到底是谁。

    这样一来,《每日电讯报》就坐不住了,如果让《泰晤士报》的阿加莎名号率先打响,那么《每日电讯报》的柯南道尔这块推理小说开山鼻祖的招牌就废了,自己的心血也付诸东流。

    这不单单是两个作者之间的较量,更是《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之间的战争。

    桑顿主编意识到必须要加大对侦探小说的宣传投入,他还特地的将加里安叫到办公室。

    当加里安看到对方严肃的神情时,就知道自己两边下注的计划成功了。但他还是故意问道,“桑顿主编,怎么了?”

    “有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我想跟你聊聊。”

    果然,桑顿主编语重心长的说道,“泰晤士报最近也开始发表侦探题材的小说,而且反响不错,说实话,原本之前《血字的研究》反响平平,我们想撤掉这一块的连载,现在反而被对方搞得风生水起,这一点我们都已经探讨过了,接下来会加大扶持的力度,将你的侦探小说打造成块金字招牌。我就不信了,柯南道尔的作品,会比不过他们的阿加莎。”

    “阿加莎啊……”

    加里安估计重复着着这个名字,桑顿主编抬起头,问道,“嗯?托洛茨基,你知道这个人吗?”

    “不,不太清楚。”

    加里安摇摇头,故意误导桑顿主编猜测的思路,分析说道,“能在短时间内火起来,说明作者也不是新人。很有可能是泰晤士报为了形成竞争力,特地找了之前合作的老作者,让他改个笔名写跟风作品。”

    桑顿主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泰晤士报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啊。

    “嗯,很有可能。你的下一篇作品《四签名》我想尽早的发表,这次《每日电讯报》也同样要打响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去他的阿加莎!”

    憋了一口气的桑顿主编愤怒的说道,“我柯南道尔才是侦探小说的正统!”

    为了形成竞争力,《每日电讯报》开始做出反击,比如在除了《泰晤士报》的其他报纸上刊登广告大力的宣传柯南道尔的新小说,试图压下《东方列车谋杀案》的嚣张势头。甚至还发表了抽奖活动,如果谁能在作者的连载结束之前来信猜出谁是凶手,那么将会得到一份奖品。

    这叫一波猛烈的宣传攻势之下,原本不怎么注意到柯南道尔这个名字的巴黎读者,也开始翻出他之前的那篇《血字的研究》来品读。

    罗素主编看到《每日电讯报》如此卖力的宣传托洛茨基的作品,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只有他知道,“柯南道尔”和“阿加莎”其实是一对夫妇,作者本人在两边下注,所以无论他们如何争个头破血流,最终夫妻双方都是稳赢的局面。

    “呵呵,现在我连对方的把柄都抓不住,托洛斯基夫妇不愧是从巴黎来的文人,现在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不得不加大宣传力度,谁都当仁不让,结果最终得势的还是他们夫妻俩人,哦不,或许只有托洛茨基阁下一人得势,谁知道这些小说是不是他夫人的作品呢。”

    伦敦的热闹却衬托着巴黎的清冷,文艺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了。虽然各大报社想方设法的挖掘出能够媲美加里安的新人,或者新作品,却终究差了火候,读者也不愿意买账。

    虽然加里安离开了巴黎,然而巴黎关于他的传说却只增不减。

    有革命党人开始造谣,说加里安因为触犯了波拿巴王室,其实已经被秘密的处决,不然波拿巴王室大张旗鼓的找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下落?

    巴黎政府出示了关于加利安的部分信件,证明他们并没有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还有人听说在敦刻尔克遇到了加里安,他跟一名陌生的女子逃往伦敦,下落不明。甚至还有人猜测他现在就躲在巴黎某座宅邸,冷眼旁观着局势的走向。

    无论如何外界的猜测如何,最希望平息风声的还是巴黎政府,他们可不想背上任何迫害共和派文人的骂名。原本政府和共和派之间紧张的关系开始变得更加糟糕,就没玛蒂尔德公主也感到非常的头疼。

    甚至连政府官方的文学沙龙也没有兴趣参与,在与福楼拜幽会时,才将自己的苦恼倾诉出来。

    福楼拜叹了一口气,对于加利安的不辞而别,巴黎的文人们也很是震惊。他们相信对方只是逃到国外躲避风头,绝对不会相信他永远的消失了。波德莱尔每次举办沙龙聚会,还未加里安预留了一个空位。

    不知不觉中,这位特立独行的文坛新星,已经成为了众人牵挂的对象。

    福楼拜牵着她的手,沉声说道,“放心吧,亲爱的。加里安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会回来的。巴黎,终究才是欧洲的文艺圣地!”

    马蒂尔德公主靠着福楼拜的肩膀,听着他善意的谎言,叹了一口气,迟疑的问道,“那位象征自由的男人,他还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