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挖墙脚
    之前的工人运动中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分不清到底谁才是主要矛盾,谁才是次要矛盾。小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都是无产者拉拢的对象,然而不少派别却将他们推到了敌对阵营。包括后世自称无产阶级的人也一直对小资和中产抱着冷嘲热讽的态度,而不是拉拢他们,分化他们和改造他们,壮大声势,所以欧洲不少闹革命的团体喊着团结民众,结果将自己处于孤立的境地。

    最典型的教案就是巴黎公社,主张保存私有制的蒲鲁东主义者和依靠冒险机会主义的布朗基主义者组成的革命领导集团,蒲鲁东主义者居然希望依靠资本家的银行贷款来筹集军费,甚至低声下气的去请求和保护银行资本家,现在看来,这帮人简直就是革命之耻。

    指导思想和方法论缺一不可,加里安所能做到的,也是尽量的帮助工人运动纠正可能会出现的错误。

    反正和马克思喝下午茶的机会还很多,加里安暂时不急。

    从马克思的家中离开,加里安返回家中,他看见《泰晤士报》的主编罗素正坐在客厅里,一手握着公文包,微笑的打量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自己。

    来者不善。

    加里安心中涌起不安的念头,稍稍皱起眉头,一个老主编跑过来挖掘编辑原本不是什么新鲜手段,《太阳报》整个报社编辑团队被挖墙脚带走的事例也有,永远不要低估资本家的无耻性。

    加里安示意让巴兰池夫人去冲一杯茶,他在罗素主编面前坐下,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与桑顿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面前的男人更多给他一种英国保守派男士的优雅,裁剪合适的三件套配上了领带,一直保持着英伦男人的绅士风度。

    参考一下创立《泰晤士报》的沃尔特家族原本就是一个政治保守立场的家族,《泰晤士报》还能够在保持独立的观点,实属不易。

    “你好,托洛茨基阁下,我是《泰晤士报》的主编,罗素。”

    罗素尽量保持友善的微笑,试图缓和对方心理上的警戒。

    巴兰池为双方端上两杯茶,罗素还不声不响的献上一个赞美。

    “夫人您真的很美。”

    然而巴兰池夫人轻轻点头,之前出入惯了巴黎的舞会,听腻了男人的奉承,对于罗素的赞美只是做出一个承蒙赞誉的微笑。

    罗素将目光转移到加里安身上,他说道,“很抱歉冒昧的上门打搅。”

    “直入话题吧,罗素先生。”

    加里安摆摆手,他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谈话。

    “今天你来找我,是因为那一篇《血字的研究》吗?你应该知道作为竞争对手的报社,找他们编辑上门交谈是大忌。”

    “真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更需要上门找你。”

    罗素慢慢的抛出手中的筹码,他对加里安说道,“那篇《血字的研究》我已经看完了,写的非常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篇文章并没有在读者中引起巨大的反响,对吗?因为《每日电讯报》并不想下功夫为这篇小说和新栏目进行宣传,所以这篇小说也就反响平平,但是我们不一样,如果你愿意来《泰晤士报》连载小说的话,我们可以以更高的稿费,并且花费更大的力气为你的小说做宣传,而不会像现在这样默默无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血字的研究》连载完之后,他们将不会再刊登侦探类型的小说了吧?毕竟无法吸引新的人气。”

    加里安很冷静的看着面前的罗素,作为一名目光敏锐的优秀商人,他们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能抓住人的致命死穴,然后再抛出橄榄枝,让人无法拒绝。

    在稿费面前,加利安也没有资格指责罗素挖墙脚的不道德行为。

    “所以罗素主编也非常的看好这类题材?”

    罗素大方的说道,“不错,反正在《每日电讯报》也不受重视,不如到我们的报社来刊登。”

    加里安没有正面的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将话题绕到了另外一边,揭露对方的险恶用意,“如果我拒绝的话,罗素主编是不是会将今天谈话透露出去,这样一来,我就永远都成为《每日电讯报》主编眼中可能存在的潜伏叛徒了?”

    “当然,如果我答应的话,在小说畅销之后,罗素主编说不定也同样会把这边的情况透露出去,那么我的命运就不得不与《泰晤士报》连接在一起了。所以从踏入家门的那一刻起,罗素主编就已经想好了两手方案,对吗?”

    罗素一愣,慢慢的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这个调查不到背景资料的新编辑,完全不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反而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商人。

    被对方反咬一口,他开始坐立不安,急忙解释说道,“托洛茨基阁下……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种意思。我只是觉得如果您能跳槽到我们的报纸上刊登小说连载的话,会更加适合。

    “别急着辩解,罗素主编,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别紧张。”

    加里安气定神闲的捧起了茶杯,双方都将加里安看做是筹码,却没想到他反而将两份报纸看做是打响名气的方式。

    去年可是在杜伊勒里宫跟拿破仑三世谈笑风生的男人,会搞不定你一个泰晤士报的主编?

    太年轻太简单了。

    “我当然非常愿意来泰晤士报连载小说,但是不能以我自己的名字,而是以另外一个名字,因为我们想跟巴黎的过去断绝关系,并不想让人知道下落。”

    “以谁的名义写?”

    罗素没想到来这一手,泰晤士报并没有规定不能以另外一个人的名义写书。

    “我的夫人也是一位作家,所以作者的信息和小说必须以我的夫人,赫本的名义进行创作。对了,我的夫人需要一个新的笔名。”

    巴兰池惊讶的望向加里安,然而他却握住对方的手,给她一个眼神示意,让她不要开口,一切听从自己的安排。

    加里安花了这么大劲的掩盖信息,目的就是想通过《每日电讯报》和《泰晤士报》之间的竞争,保证自己不会被编辑部的老编辑们排挤下去,再一步步的打响大不列颠的名气。

    “这是一个双赢的模式,我和我的‘夫人’,将会分别为两家报社写稿。”

    罗素越来越感觉面前的这对夫妇背景不简单,绝对不是什么二三流的角色。收敛起之前随便的态度,再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问道,“好的,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想知道是什么新的笔名?”

    加里安思考了片刻,认真地说道,“我夫人的新笔名,叫阿加莎。”

    各位追文至此的读者们,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