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六十章 一个伟大的提议
    情人节到了,作者白天也到了该相亲和催婚的年纪了。

    所以,我决定好好码字,不问世事。

    伦敦终日的阴雨延绵的天气终于要结束了,逐渐放晴的天空让加里安心情愉悦。在报社当编辑上班比较轻松,不需要像工人一样,加班加点到晚上。回来的时候,巴兰池为自己准备好了饭菜,像一对新婚夫妇一样闲聊起家常。

    平时不上班的时候,加里安便去隔壁找马克思喝茶聊天,之前调侃着送你去见马克思这句话终于变成了现实,只不过是活着跟他聊天。

    作为莱茵省人,似乎已经适应了英国的下午茶,在闲聊的时刻,会提起之前的生活。

    在革命友人格恩斯还没有为他提供生活资金之前,马克思住在迪恩街28号,一片萧条,脏乱的街区。当时一幢三层楼房,马克思一家七口住在顶层的两个房间,在那里度过了五个多辛苦的年头。由于气候寒冷、食品匮乏,马克思有3个孩子先后在这里夭折。

    加里安回想起之前在《泰晤士报》看到的内容,形象的描述了那时候马克思的惨状。

    “马克思住在伦敦一个最糟糕、因而也是房租最便宜的地区。他有两个简陋房间,临街的那间是客厅,后面那间是卧室。在这一整套住房里没有一件家具是干干净净的和牢固的。”

    许多诸如马克思一样的无产阶级革命者至死都无人知晓姓名。

    他们所奋斗的事业却永世长存。

    他慢慢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幸好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虽然之前1848年我们发起了一次欧洲的革命,然而还是因为准备不足而失败了。但是根据这些年不断高涨的工人运动的呼声,很快将会掀起新的欧洲大规模工人运动浪潮。”

    加里安靠着椅背,思忖了片刻。马克思看到他发愣失神的状态,问道,“怎么了?托洛茨基阁下?”

    “啊……没什么,我在想一个问题,一个困扰我多时的问题。”

    “嗯?”

    马克思翘起腿,双手放在膝盖上,问道,“是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加里安回过神,把茶杯放在桌上,说道,“可是当1848年的革命运动失败之后,欧洲资本主义正在飞速发展,现在世界市场已经形成,而且资本主义各国的联系越来越具有国际性质。”

    马克思微笑着看着他,心中略感吃惊,他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的话与他的部分思想高度的重合,也就越发的欣赏起来。

    加里安继续说下去,“与此同时,全世界劳动人民遭受的压迫也在日益的加剧,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反抗斗争不断加强,就像之前的里昂市工人运动一样。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实践使会让各国无产阶级认识到,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以往分散的斗争常常使他们遭到同样的失败,无产阶级必须在国际范围内联合起来,用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去对抗资产阶级的国际联合。逐渐建立社!~会主义国家。”

    马克思正襟危坐,听着加里安说到这里,感慨的说道,“我以为托洛茨基阁下是资产阶级共和派,没想到……”

    加里安摇摇头,说道,“很多人跟我一样,抱着人民齐崛起,世界大革命的信念,踏上了这条驱逐之路,来到伦敦。都是为了寻找真理而来。比如被驱逐的布朗基,还有我。在资产阶级共和派中,我是他们的盟友,但是在无产者面前,我是他们亲切的同志。不仅仅出于同情,更是”

    “所以?”

    “所以我认为,诸如德意志,大不列颠,法兰西,荷兰等共!~产!~主义组织分别派驻代表,然后将无产阶级应该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跨越了国际的组织,一个国际工人联合会,更好的推动世界革命的潮流……”

    加里安看着面前的马克思,对方注视自己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托洛茨基阁下,你这个提议之前我也考虑过很久了,但是内部的声音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所以一直耽搁了很久。”

    其实对于未来的国际运动,加里安始终抱着“知不可为而为之”悲观念头。

    “将来社!~会主义国家有朝一日变了颜色,站在了资产阶级的阵营,成为帝国主义,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剥削人家,侵略人家,世界人民与共1~产主义国际应该给他戴上一顶帝国主义的帽子,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人民一起打到它。”

    摇了摇头,把写着不合时宜的观点都抛诸脑后,继续说道,“不需要达到完全的统一,你们只要树立一个靶子,所有人自然而然的会聚集在一起。”

    加里安平静的指出当前的第一目标,“比如首先反对保留私有制的蒲鲁东主义者……”

    加里安的话还没有说完,马克思的家门被敲响,暂时中断了两人的聊天。

    马克思示意失陪一下,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却看见托洛茨基的情人正站在门口,神情焦虑。

    “怎么了?赫本夫人?这么紧张?”

    马克思赶紧为她让开一条道,问道,“要不进来坐坐,喝一杯茶?”

    “不了,不了。”

    巴兰池摇摇头,她对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加里安说道,“不好了。”

    “怎么回事?亲爱的。”

    加里安心中一沉,以为是巴黎政府察觉到了自己的踪迹。这是他做过的最坏打算,不要任何行李立刻离开伦敦。

    加里安非常隐晦的出声问道,“难道是他们来了?”

    然而接下来巴兰池夫人所说的话,却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巴兰池牵过他的手,说道,“不是不是,是《泰晤士报》的主编登门拜访,说特地来找你。”

    “找我?”

    加里安感到非常惊讶,他一向与泰晤士报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会突然跑来找自己。

    “听他说是关于你写的一篇小说的问题,想要找你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