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凡尔赛的钢铁玫瑰
    第一更

    舆论在巴黎爆炸,甚至连大街小巷中都在讨论着这场令人震惊的逃往事件。

    随后一篇报道揭露了反巴黎政府的“博丹纪念事件”背后的幕后黑手是加里安,此时他已经逃离了巴黎,远去异国他乡避难。

    这一件事让波拿巴分子破口大骂加里安是叛徒,白眼狼。而共和派分子和革命党却撰文发稿,亲切的将加里安称呼为同志。

    一时之间,围绕着加里安,舆论顿时划分两派展开了唇枪舌战的讨论。关于弗雷德爵士妻子与加里安同时失踪的新闻却没有人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从未有过一人出逃能像加里安一样,牵动着各方势力的心思。

    据说连梯也尔都四处托人打探情况,想知道加里安的下落,一方面是为了吉祥物的巴黎伯爵,另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平时一声不吭的众多势力,都在这起的事件之后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叛逃”事件甚至对大众舆论漠不关心的拿破仑三世都从繁琐的官方批文书稿中抬起了头,此时马蒂尔德公主也向陛下献上了加里安的辞别信。在马蒂尔德公主来之前,内务大臣已经向他提起过这件事,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

    看到自己堂妹将辞别信递交给拿破仑三世时,他才意识到事件变得严重起来。摆着了姿态,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整个巴黎都在盛传加里安是所谓的革命党安插进来的间谍?”

    “不,陛下,这是加里安交给你的书信。”

    拿破仑看完了留下的信件之后,脸上虽然没有呈现其他的神色,但身边的人却能明显感觉到他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是说,这帮权贵勾结起来想要逼走他,就是因为眼红他的产业,以及抢走了弗雷德爵士的妻子?”

    “之前我派人去打探过了,的确,弗雷德爵士的妻子巴兰池夫人和加里安同时失踪,不知去向。所以串联起来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加里安在巴黎崛起的太快,根基不稳。威胁要老牌的权贵,自然不会放过他。”

    拿破仑愤怒的说道,“弗雷德爵士不就是被人抢了老婆,至于赶尽杀绝吗?”

    “恐怕弗雷德爵士不是幕后的主使。”

    在加里安的苦肉计引导之下,马蒂尔德公主继续发挥着脑洞,与空气斗智斗勇。

    “幕后的势力恐怕想借助这场动乱铲除掉波拿巴的势力,之前奥尔良党也试图拉拢过他,但是失败了。我怀疑内部有眼红的权贵勾结奥尔良党,然后利用这场风波将问题扩大化。最终导致加里安选择提逃走,避免遭到迫害。”

    “哎。”

    拿破仑三世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刚刚相中了一个人,这群权贵就想着逼走他。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明情况,给他一个清白。没有证据的谣言就该制止传播,至于弗雷德爵士那边,你出面安抚对方一下,顺便给个敲击警告。还有,让他交代到底幕后主使是谁,我想知道是谁跟我们作对!”

    拿破仑三世双手负背,阴冷的神情让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最近巴黎刚刚更迭了普鲁士大使,正是加里安所预言的俾斯麦!

    虽然之前他对于报告半信半疑,现在已经开始逐渐相信文章中的分析。所以加里安属于限制出国的人物。但是现在居然被巴黎的权贵们联合起来逼走了,拿破仑三世的恼怒可想而知。

    “陛下……”

    “嗯。”

    拿破仑三世转过头,对身后的马蒂尔德公主说道,“告诉弗雷德爵士,有些事情适可而止,我们不说话他真当波拿巴家族都是死人吗?”

    拿破仑的闭嘴和敲击警告,不是一句话这么简单。

    马蒂尔德公主亲自上门拜访弗雷德,埃斯皮纳斯局长和一队警员在楼下待命。

    公主从马车上走下来时,巴黎警察局局长还苦心孤诣的劝告过她不需要以身犯险,“公主殿下,逮捕的行动交给我们就行了,你没有必要亲自跟他对话。”

    “哦?”

    “如果我不亲自动手,恐怕巴黎的权贵们都当我波拿巴家族死了吧?”

    而马蒂尔德公主的回答却是,“再说如果埃斯皮纳斯局长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是别坐在警察局长的位置上了。”

    然后马蒂尔德公主敲开了弗雷德爵士家的大门。

    女仆告知弗雷德爵士马蒂尔德公主光临舍下时,他还以为自己的计谋终于成功了。

    煽风点火的是他,捏造罪名的是他,被抢走老婆的也是他。所以弗雷德已经对加里安恨之入骨,他动用自己在波旁宫的势力,大肆煽风点火,并且试图引起官方的注意,把加里安钉死在谋逆的罪名之上。

    弗雷德爵士连忙起身接待贵客,马蒂尔德公主成为家中的座上宾,正好把捏造的罪名一口气全说出来,让加里安永无翻盘机会。

    然而,她伸出手制止了对方的开口。甚至优雅的端起咖啡杯,朝着弗雷德爵士笑了笑。

    马蒂尔德公主的声音显得很冷漠,如同注视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巴黎盛传的谣言我们都已经调查过了,弗雷德爵士,那篇报道包括一切传闻都是出自你和你波旁宫的贵族院朋友,我说的对吗?”

    弗雷德爵士尴尬的笑着,摇头坚决的否认。

    “不好意思,马蒂尔德公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这是谣言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向上帝发誓,我也是受害者!”

    “没关系,你不需要听懂。”

    马蒂尔德公主此时没有了在公共场合的从容优雅,事实证明即便从是波拿巴家族出来的女人,也同样手段了得。只是平时人畜无害的外表欺骗了其他人,让人以为公主只是一朵温室里娇弱的凡尔赛玫瑰。

    他们都忘了,玫瑰总是带着锋利的刺。

    何况还是一朵钢铁玫瑰。

    她不急不缓的解释说道,“你需要听懂是,现在把幕后指使你的人交代出来,你只不过是一颗棋子。我需要真正幕后主使的信息。记住,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是由我这么温柔的问候了。”

    “什么幕后主使?”

    弗雷德爵士一脸疑惑,不知道马蒂尔德公主殿下在说什么。

    “不愿意开口是吗?”

    马蒂尔德公主摇摇头,叹息说道,“那就抱歉了。埃斯皮纳斯局长,进来吧。”

    话音刚落,大门被强行的打开,埃斯皮纳斯局长和一众警员又冲了进来,形成一道人墙,隔绝在公主和他之前,然后才松了一口气。

    幸亏这家伙没有对公主出手。

    “这是怎么回事?”

    弗雷德爵士脸色苍白的看着面前的警察,连忙望向了身边的公主殿下。

    “世事难料啊,之前弗雷德爵士还诬陷加里安是革命同党,现在自己却变成了阶下囚。”

    埃斯皮纳斯局长看着面前惊魂失色的爵士,微笑着说道,“既然弗雷德爵士不愿意开口,那就跟我走一趟吧,我相信审讯室的刑具会让你松口的。抱歉,这不是我的命令,而是王室下达的命令。”

    警察架起了他的胳膊,强行从沙发上拽起来,直接从客厅里拖出去。弗雷德爵士还在拼命的挣扎,然而却被牢牢地卡住胳膊。

    “等等。”

    再被架走之前,惊慌失色的弗雷德爵士抓着马蒂尔德公主的胳膊,慌乱的说道,“这肯定有什么误会啊,公主殿下!我可是公爵……”

    “就算你是亲王都没用,陛下亲自下达的命令。”

    弗雷德爵士脸色苍白,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埃斯皮纳斯局长会气定神闲的带人出现在面前。

    马蒂尔德公主冷笑着说道,“刚才机会已经给过你了,现在你跟巴黎警察局去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