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民的领袖
    第三更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去年那个清冷的早晨。

    清晨昏暗的长街空无一人,空旷无人的火车站站台,一对年轻的男女站在一起,等待巴黎出发的第一趟火车。卸下了一身伪装的女人如释重负,生平第一次流露出真诚轻松的笑容,她挽着身边人的胳膊,脸上充满了憧憬和期待。

    身边的男人拿着一大一小两个皮箱,他带着黑色的礼帽,宽边的帽檐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孔。当火车的灯光照亮了昏暗无人的月台,缓缓地出现在加里安面前时,他拎起了站台上的行李箱,小声的对身边的女人说道,“我们走吧。”

    门口的列车员检查了一眼他们的车票,阴暗的天色将加里安的脸笼罩在帽檐的阴影处,他扫了加里安一眼,随即让他们踏入车厢。

    火车缓缓的前进,往巴黎的反方向奔驰,加里安让巴兰池牵着自己的手,穿过了一节节的车厢,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坐下。大清早从巴黎出发的人并不多,整个车厢显得空荡寂寥无人。

    加里安将箱子摆放在行李架上,然后让巴兰池坐在靠近车厢的位置,随后才靠着木质的硬车厢,闭目休息。经历了一夜的颠簸和提心吊胆,现在终于能松一口气了。逃出了巴黎暂时暂时安全了。

    当天色逐渐破晓,柔和的日光从窗户渗透进火车的车厢,经过几站的停顿之后,上来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当加里安重新被喧嚣吵醒时,一位和蔼的老人坐在他的对面,他的一双手握着拐杖的把柄顶端,一双眼睛透过厚重的镜片正在打量着面前的加里安。

    加里安立刻变得警觉起来。而巴兰池也察觉到加里安已经醒了,连忙说道,“嗯?不再睡了吗?”

    “不了。”

    加里安摇摇头,一边观察着面前的老人,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对方率先开口,说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我感觉你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哦?”

    加里安故意摇头,眯着眼睛,故意用一种俄式口音的法语说道,“阁下认错人了吧?我叫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听你的口音,像是俄国人?”

    “是的,我父亲是在巴黎做生意的俄裔商人。”

    “可能是我认错了,我叫奥菲兰茨,是巴黎文学院的历史学教授,初次见面,托洛茨基先生。”

    然后奥菲兰茨的目光又投向了身边的女人,尽管做了一些遮掩,但是巴兰池夫人的美貌和身材依旧吸引着每一个男人的目光。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夹杂着羡慕和嫉妒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幸运男人加里安。

    “她是?”

    巴兰池急忙辩解说道,“我是他的朋……”

    然而加里安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插嘴说道,“我们是恋人,奥菲兰茨阁下。”

    说完,还牵起了她的手,五根手指扣紧了她的手心,微笑镇定的朝着面前的教授撒了一个谎,“已经订婚的恋人,准备在两个月后结婚。现在我们去一趟敦刻尔克度假。”

    “真巧。”

    奥菲兰茨教授笑着说道,“我也准备去一趟敦刻尔克,这座城市当初可是不列颠国王查理二世以四十万英镑的价格卖给我们呢,结果没想到啊,后来他们被赶回了岛上。”

    “哦,我想起来了。”

    奥菲兰茨一拍手,突然想到了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他激动的说道,“托洛茨基阁下,有没有人说你长得特别像他?”

    “他?”

    奥菲兰茨大声的说道,“是加里安啊,他可是最近巴黎最著名的文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加里安和巴兰池故意相视一眼,然后两人同时摇头说道,“不,我们不知道。”

    “看来托洛茨基阁下还是不够了解啊。”

    奥菲兰茨的眼神中简直出现了一种粉丝才有的狂热,滔滔不绝的介绍说道,“这位敢于向一切旧势力宣战的英雄,法兰西民主和自由的旗帜,甚至在不少的学生眼中,他是领袖式的人物。他甚至以一己之力撼动了天主教的势力,并且逼得巴黎大主教将一位主教免职。他简直就是……英雄。而且关于他那些倡导平等自由的小说虽然被巴黎政府封禁了,但却一直在私底下传阅。”

    “……”

    “等等,你说他是领袖式的人物?”

    “人民的意见领袖!”

    听到这个形容,加里安的心咯噔了一下,甚至有些哭笑不得,挥挥手问道,“这位加里安真的有你所说的这么夸张吗?”

    奥菲兰茨的模样让加里安想起某些狂热的教徒,难道自己的书友也往爱手艺的粉丝靠拢了吗?

    然而他斩钉截铁的说道,“以我的名誉起誓,绝对有。现在连波拿巴王室都对他采取敬畏有加的态度,你说呢?”

    “好吧。”

    加里安笑着说道,“既然他真的如你口中说的这么厉害,那么你猜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呢?”

    奥菲兰茨一副信誓旦旦的神情,说道,“他将会更进一步,成为引导法兰西前进的英雄!”

    ……

    此时此刻,只有马蒂尔德公主知晓加里安在做什么,因为她看到了左拉带给马蒂尔德公主的一封信,信上的内容却让她脸色难堪。

    “尊敬的公主殿下,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此时此刻巴黎已经变成了危机四伏的凶险之地。不少眼红的权贵们正在盼望着我身败名裂,逐出巴黎。昨天弗雷德爵士污蔑我窝藏嫌疑犯,向警察局虚报案情,接下来他们会给开始给我造谣,并且捏造没有事实根据的事件,然后怂恿宫廷大臣开始讨论关于我的过错——甚至与革命党勾结的罪名也会安插在我的头上,直到我失去了波拿巴家族的信赖。我绝对不允许他们的污蔑我,只有法庭和公理才有资格!他们的阴谋不会得逞,真理眷顾每一位善良正直的法兰西人民。”

    “岂有此理。”

    马蒂尔德公主将信纸狠狠的拍打在桌面上,愤怒的说道,“这帮权贵,真的当我们波拿巴家族是摆设吗?”

    左拉不敢说话,他已经被马蒂尔德公主的气势震慑住了。平时和蔼可亲的公主发火的模样,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马蒂尔德公主抬起头,看了一眼左拉,问道,“加里安他现在去哪里了?”

    “不知道。”

    左拉摇摇头,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加里安的下落,“他担心留在巴黎很有可能会遭遇不测,于是连夜逃了出去。”

    虽然加里安只是一介文人,但是在分析复杂的欧洲政治环境问题上却有着很深刻的见地。起码他的第一个预言已经出现了。

    身为普鲁士驻俄国大使俾斯麦正式调任回柏林,将出任驻法国巴黎大使。而这个消息对于拿破仑三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如果正如文章预言的一样,俾斯麦在现任威廉国王逝世后被调回柏林出任宰相,问题就大了。

    “好了,左拉阁下,你先回去吧。”

    马蒂尔德公主恢复了冷静,虽然心中杂乱无序,一头雾水,但还是需要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模样。她向左拉做出承诺。

    “这件事我会上报陛下,彻底严查此事,还加里安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