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还会回来的!
    第一更,前几天一直熬夜爆肝写稿,太老累了,结果昨天病倒了,只写了一章,跟大家说声抱歉。今天照例三章更新。

    警察开始在加里安的房间里粗暴的翻箱倒柜,试图找出对方谋逆的证据。然而加里安的家中只有他一个人,所谓的包庇罪名更是无从说起,将他的屋子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任何的证据。

    加里安依旧是一副平淡的神情,不急不慌的坐在沙发上和艾斯皮纳斯局长聊天,寻找了片刻钟之后,他们反馈了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他们只搜出了一把转轮手枪,一支双管猎枪,还有两盒还未开封的子弹。加利安家中确实没有包庇罪犯的迹象,这里甚至没有第二个人住过的痕迹。

    然而站在一旁的弗雷德爵士却按耐不住了,他指着摆在桌面上的枪,说道,“加利安阁下,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枪藏在家中?难道还不是准备有所图谋?”

    加里安用一种尼古拉斯凯奇式的调侃口吻,说道,“我个人比较喜欢打枪。”

    “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法律规定,公民拥有持有枪支的自由,我所拥有的每一把枪都符合法律的规定,怎么我现在拿枪出去杀人了吗?”

    弗雷德爵士被堵的无话可说,他抢先一步,走到加里安面前,怒不可遏的说道,“说,你把犯人藏在哪里了?看到了,我看到你和墓园中的罪犯一起上了马车,绝对不会有错的!”

    加里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他猛然转身,起身拎起了弗雷德爵士的衣领。身高差了一个头的弗雷德爵士被加里安抓了起来。

    加利安拿过了桌上的手枪,然后扣下了撞击保险,将整把枪处于上膛待发的状态。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艾斯皮纳斯局长也瞬间站起身,拍了拍加里安的肩膀,冲着他摇了摇头。

    “冷静点,加里安阁下,你没有必要这样做。弗雷德爵士是正规授予爵位的贵族,你懂我的意思?而且你这支枪……”

    原本想说他的手枪里没有子弹,对方却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

    “艾斯皮纳斯局长,你的属下在搜查我的转轮手枪时,有没有检查过里面是否还有子弹?”

    艾斯皮纳斯局长顿时变了脸色,他望向了身边的警员,而对方脸色苍白的只是摇了摇头。

    看着加里安手中上膛的转轮手枪,非常害怕加里安会一枪打穿他的脑袋。周围的警员也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

    一瞬间,房间里的气氛拔剑张弓。

    加利安微微一笑,用一种看待死人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爵士,平静的说道,“我当然知道弗雷德爵士是正规的,一位优雅体面的贵族,但是你也别忘了巴黎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如果你想要做什么,最好搞清楚自己有没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加利安缓缓的举起手,他没有将手枪对准弗雷德爵士的脑袋,而是高举过头,指向了天花板。

    “我没有,难道你有吗?”

    弗雷德爵士原本想狠狠的嘲讽他一番,然而看着加利安,冷静而决绝的眼神,突然意识到对方有可能不是在开玩笑。再看看冰冷的转轮手枪,一股恐惧从蔓延全身。他深吸一口气,想拼命忍住内心的紧张,虚张声势的说道,“但是你别忘了,这里到处都是警察,你敢动手是绝对逃不了。”

    加里安冷笑着摇摇头,反问道,“那又怎样?”

    “我当初被定罪为革命党送入了中央监狱,也看过了太多的暴行。深知一个道理,做人要信守承诺,说杀你全家,就一定杀你全家。”

    “你要杀我?”

    弗雷德爵士脸色骤变,大喊着说道,“你居然要杀我?”

    巴黎的贵族们虽然闹归闹,或者借刀杀人,但是绝对不会亲自动手,而加利安居然当着巴黎警察局局长的面,威胁自己,显然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

    弗雷德爵士顿时脸色变得很难堪,正准备强行夺下手枪,却看见加里安松开了握紧衣领的手,把枪重新放在桌上,双手塞入裤兜,冷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冷静点,加里安阁下,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件小事拔枪。”

    艾斯皮纳斯局长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他试图说服对方,急切的说道,“这是一场误会,弗雷德爵士撒谎了。既然没有窝藏,也不需要拔枪相向。”

    加里安放下了枪,松开了对方的衣领,说道,“不过这把手枪原本就是没有子弹的。我也没有把枪口对准你的脑袋,所以弗雷德爵士,我并没有威胁你做任何事情。”

    虽然表面上加里安没有动手,但是威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埃斯皮纳斯局长也恰到好处的站出来缓解这一幕的尴尬,他向加里安道歉。

    “抱歉,加里安阁下……”

    加里安转过头,看了埃斯皮纳斯局长一眼,揭露弗雷德爵士的真正目的。

    “没有什么误会,艾斯皮纳斯局长,这就是冲我来的一个局,你是被拿来借刀杀人罢了,现在我总算看清了背后是谁在捅我一刀。好自为之,弗雷德爵士。”

    “哦,对了,你听说过莎士比亚的那句话吗?嫉妒别人会让自己变得丑陋,诬陷是人类最卑劣的行为。没有下次了,好自为之。”

    埃斯皮纳斯局长恼火的看了弗雷德一眼,下令归队回去。

    加里安打开门,请艾斯皮纳斯局长和弗雷德爵士离开自己的家。

    走出门之后,弗雷德爵士依旧一副愤然的样子,他恼火的说道,“这个骗子肯定将人藏在其他地方了,埃斯皮纳斯局长,你应该封锁这里彻底的搜查!”

    然而艾斯皮纳斯局长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呆立在原地。他忍着满肚子的怒火,生气的说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弗雷德爵士。我不希望下次你再惹出什么乱子。你最好给我记住一件事,麻烦请你下次证据确凿的时候再来通知我抓人,谢谢合作。我知道你是王室授勋的爵士,但是别忘了,我们不是你用来党同伐异的工具。”

    “可是……”

    “可是什么,如果有下次,你被他用枪指着脑袋,我会假装视而不见!等你死后再处理!”

    整个人如同定格的照片,站在了原地,弗雷德爵士说不出一句话。

    弗雷德爵士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而且没有下次机会了。

    “走。”

    说完,埃斯皮纳斯局长一挥手,准备带队回去,一边走还一边在心里嘀咕,“奇怪,莎士比亚有说过这句话吗?”

    当所有人都从家中离开之后,加里安心有余悸的坐在沙发上,之前一直压抑着心中的紧张,现在终于变成止不住的颤抖。

    他又望了一眼冰冷的猎枪,刚才他心中已经起了杀意,幸好弗雷德爵士没有掌握切实的证据,如果有,刚才他会直接抓起对方作为人质盾牌,然后用转轮手枪干掉其余四个警察,再逃往海外。

    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暂时化解了这场危机,但是也感觉到此时巴黎已经变得危机四伏。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像弗雷德爵士一样,注意到了坟场中加里安的身影,然而就像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成为引爆下一轮风波的炸弹。

    已经有人发现了他的秘密,只不过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果接下来这些人抓住加里安的把柄,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流放的结局。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这是加里安一贯的做法。既然弗雷德爵士绞尽脑汁的想将自己驱逐出去,那么他就来一场假戏真做。

    “真是的,看来接下来又是一场漫长的旅行了,还说准备写新稿子的,不过算了,反正等风声平静之后,我还会回来的。”

    他准备去找一趟左拉,并且将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后再离开,不过有一件事他可能要失约了。没想到自己跑的会比甘必大还快。

    事关重大,他必须立刻作出决定,在安排好其他的事项之后,先去找了一趟左拉,向地方说明自己准备暂时离开巴黎的意愿。

    左拉没有想到加里安会突然找上门,更没想到他找上门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跟他告别。

    “你要暂时离开巴黎?”

    左拉呆愣在原地,问道,“但是这一切才刚刚起色,有了转机,你就要离开巴黎了?”

    “嗯,是暂时离开巴黎,等到这次共和派的风波平息之后还会回来的,体面的找个借口出去旅行和被政府下令驱逐,我选择第一种。”

    “该死的巴黎政府!”

    左拉恨恨的挥舞着拳头,说道,“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争取自由的人被一个个的驱逐出去吗?”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别抱怨了,我又不是回不来了。”

    加里安从内衬的口袋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左拉,宽慰的说道,“这封是给玛蒂尔德公主的信,她会明白和谅解的,我的不辞而别。哦对了,这份是给门捷列夫的书信,里面有他想要追求的秘密。最后麻烦左拉帮我暂时的打理锡安隐修会,对了,歌德先生是一个好苗子。还请你在马歇尔,龚古尔先生之间多介绍一下。”

    “那你要去哪里?”

    左拉急切的问道,“加里安,告诉我,你多久之后才会回来?”

    加里安神情犹豫,他不可能将自己参与共和派阴谋的秘密说出口,于是随口说道,“等到风声平息之后我自然会回来,至于要去哪里……”

    加里安已经想好了下一个要祸害的对象。

    “我打算去……”

    “跟马克思先生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