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章 包庇共和派
    第三更

    弗雷德爵士气急败坏的将巴兰池夫人反锁在房间里,任凭在里面打骂摔东西都不开门,并且脸色阴沉的叮嘱几个女仆,如果让他知道谁将对方放出来,立刻从他家中滚出去。

    站成一排的女仆纷纷点头,从弗雷迪爵士脸上阴沉的表情可以看出,现在的他非常的愤怒!甚至有杀人的念头,所以在场的人没有敢忤逆他的意思。

    叮嘱完毕之后,他立刻动身去警察局,当一次良好市民,举报加里安窝藏包庇犯人。凭着自己跟警察局局长埃斯皮纳斯相识,他直接去办公室跟埃斯皮纳斯反应情况。

    当对方听到这个“好消息”时,也万分惊讶。因为德勒克吕兹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出自己的同伙是谁,还在冰冷的审讯室内遭到严刑拷打,然而却始终牙关紧闭,一言不发。

    “没有办法了现在只能这么做,如果你所说的情况属实,那么我会亲自进行这场抓捕。弗雷德爵士,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乐意之极。”

    弗雷德恨不得亲眼看着加里安被送入监狱,之前他们已经给对方最后通牒,既然他不珍惜,那就别怪自己手下不留情。

    “还有另外一件事,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发现弗雷德爵士所描述的情况,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吧?”

    埃斯皮纳斯局长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的弗雷德,小声的说道,“虽然没有官职和爵位,他可是马蒂尔德公主器重的文人,有传闻说他跟陛下还有促膝长谈的经历,我不想得罪这样的人……”

    “当然。”

    想起妻子巴兰池对他的极尽羞辱,弗雷德爵士便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愿意承担任何的后果。”

    加里安带着甘必大来到的另外一处住所,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绕路远行之后,他们从巴黎绕了一个大圈子才来到东区。

    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将他带回家之后又从后门偷偷的溜走,来到另外一处偏僻的大街。巴黎的东区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居民区,老旧的建筑中住着各式各样的用户——寒酸的穷人,掩盖踪迹的革命党甚至被通缉的犯人。

    甘必大的落脚点甚至能用简陋来形容——年久失修的天花板上到处都是泛黄的踪迹,沙发的皮套已经破损,露出了里面的破旧的棉絮。卫生间里到处是肮脏的黑色污渍,陈旧到仿佛与大理石地板融为了一体。

    触目惊心的破旧让之前养尊处优的甘必大尴尬的回过头,迟疑的问道,“我要住在这里吗?”

    加里安解释说道,“是的,你暂时住在这里,等到风声过去后再回你的律师事务所。刚才我特地留意一下,确定没有人在跟踪我们,原本还打算使出反侦察的手段,不过我高估了对方的能力。”

    “但是这里……”

    甘必大捂着鼻子,说道,“这里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将就着吧。”

    这里是加里安以低价买下的一处房产,作为临时的安全屋使用。所以只进行了简单的打扫。

    加里安打开柜子,将一袋法郎递给了甘必大,说道,“这几天暂时在这里凑合着过,将你安顿在我家里怕会被人举报,招来警察。但是在这里你可以放心,没有人会找到你的踪迹。巴黎的东区是滋生秘密的土壤。好了,没有什么事情我要先回去一趟,对了,平时尽量少出门。晚上睡觉的时候用椅子靠着大门,顶住把手,这样一来外面的人不容易进来,还有你谁的那张床旁边就是窗户,如果对方破门而入,你可以翻窗逃出去。”

    加里安事无巨细,考虑到每一个细节,甚至让甘必大产生了错觉,面前的加里安才是即将要逃往的罪犯。

    “说实话。”

    甘必大看着站在面前的加里安,问道,“为什么我感觉你才像一个谨慎的逃犯?”

    加里安在屋内环绕几圈,确定没有其他的漏洞,才瞥了甘必大一眼,说道,“难道我就不能怕死吗?我发现你们小资产阶级就有一个不好,老把革命想成什么浪漫的壮举。布朗基和德勒克吕兹,那所监狱没有蹲过?雨果现在都要跑到英国去避难了。”

    甘必大闭上了嘴巴,他知道加里安不禁文笔腥辣,就连口才也同样了得。索性闭嘴在此住下。

    安顿好甘必大之后,加里安重新返回住宅。刚坐在沙发上还没休息几分钟,门口响起了粗暴的敲门声。

    咚咚咚。

    如同擂鼓砸在胸口,加里安假装若无其事的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埃斯皮纳斯局长,还有对他恨之入骨的弗雷德爵士,身后还有一队的警察。

    明知道发生什么,但他还是打算装疯卖傻。

    埃斯皮纳斯看着处之淡然的加里安,直截了当的说道,“加里安阁下,我要搜查你的房间。”

    冷漠的目光打量了弗雷德爵士一眼,不屑的说道,“今天这么热闹吗?弗雷迪爵士,你这是什么意思?公报私仇吗?我只不过是玩了你的老婆,不需要带警察来抓我吧?”

    提起这件家丑,弗雷德爵士眼神的愤怒的看着眼前若无其事的年轻人,而埃斯皮纳斯局长则脸色尴尬的望向了别处。

    “这是搜查令。”

    事关重大,埃斯皮纳斯局长亲自出示了搜查令,他沉声说道,“现在怀疑你私藏煽动民众反政府的罪犯,加里安阁下,我们要彻底搜查你的房间。”

    “私藏罪犯,开什么玩笑!”

    加里安态度强硬的说道,“我看是弗雷迪爵士公报私仇诬陷我吧!怎么,你妻子有外遇,解决不了,就跑来我这里撒野吗?”

    埃斯皮纳斯局长将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他冷静的说道,“是不是窝藏嫌疑人我们自有定论,现在让我们进去搜查,虽然你是马蒂尔德公主的客人,但是这件事事关巴黎政府的颜面,还请加里安阁下不要阻拦。”

    加里安看着一群来者不善的家伙,自觉地让开了一道,顺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当然不会阻拦,请随便搜,如果你们能找到我窝藏包庇犯人的证据,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