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劫后余生
    第二更

    甘必大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经验丰富的老车夫,就在加里安一声令下之后,马车夫挥舞着鞭子,驱使着马车迅速的逃离现场。等到警察赶上时,只看见一辆扬长而去的马车,然而他们甚至连马车上的人都没看清楚,只是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然后消失在尘土飞扬的尽头。

    警察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对方消失不见,两条腿的奔跑赶不上马车前进的速度,他们只好放弃了不切实际的追逐念头,恼火的往回走,并且准备将参加博丹纪念会的人以“煽动仇视巴黎政府”的罪名暂时逮捕。

    然而这一切却被另外一双眼睛看的一清二楚,弗雷德爵士嘴角勾勒起微笑,因为从他的方向看过去,刚好将马车里的神秘人物的面孔看的一清二楚。

    熟悉的面孔和身材,错不了,绝对是加里安。不枉他在此埋伏等候多时。

    弗雷德爵士站起身,他冷笑看着街道尽头消失的马车,甚至忍不住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胜利喝彩。加里安四面树敌,在巴黎已经是争议不断的人物,这样一来其他人将会群起而攻之。到时候就算自己不亲自动手,他也无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嘿嘿。”

    老谋深算的家伙冷笑了两声,然后身影消失在了墓碑之中。

    剩下的逮捕已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了。

    马车在街道上疾驰前进,穿过了树林和小道,直到身后没有出现警察的踪迹时,才放缓了速度。

    与此同时,被救起的甘必大还惊魂未定,这是他成为了正职律师之后第一次遇到如此惊心动魄的情况,而德勒克吕兹为了掩护自己,现在已经深陷囵圄。

    他的双手还在心有余悸的颤抖,加里安盯着面前的年轻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起随身携带的小酒壶,递给对方。

    “喝一口吧,能让你冷静下来。”

    甘必大接过了加里安手中的酒,拧开了酒瓶盖仰头灌了几口,一股热量顺着他的咽喉流入胃中,呛得他险些咳嗽,最后才缓过神,直愣愣的看着前面的救命恩人。加里安拿过了甘必大手中的酒壶,问道,“好些了吗?”

    “嗯……”

    甘必大显然没有从刚才的那一幕缓过神,到现在依然魂不守舍。

    车厢中短暂的沉默过后,甘必大开口问道,“加里安阁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了救你的命。”

    加里安叹了一口气,反问道,“你现在知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了吧?”

    甘必大抽搐了一下嘴角,他突然想起德勒克吕兹踢倒在地时的场景,警察的棍棒毒打并没有因为停止反抗而终止,反而比之前更加猛烈。

    那些鲜血飞溅的画面,让甘必大意识到自己之前认为的革命是多么可笑。真正的革命不是群众一呼百应,然后帝国兵败如山倒,而是付出无数的鲜血和牺牲之后,才赢得的最终胜利。

    加里安也庆幸这次的暴动给他上了一节课,不然可能也就没有日后那位率领人民军队抵抗普鲁士入侵的最后一位英雄,如果不是甘必大的妥协以及军费资金掌控在投降派的手中,他真的可能成为继拿破仑之后下一位法国英雄人物。

    嘲讽说道,“革命可不是小资产阶级玩的东西,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一场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至于你们举着个牌子,高喊几句口号,顺便游行示威,这不叫革命,这叫添堵。”

    加里安的每一句话都想针刺,扎入他的心脏。虽然自己之前还对面前的人抱有一丝的怀疑,认为他只是一个投机者,现在看来,加里安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我要想办法救出德勒克吕兹阁下。”

    甘必大神情严肃的看着加里安,握紧了拳头,“必须要把他救出来!他是为了让我逃走才被抓住的。”

    此时马车停在了加里安的楼下,他打开车门,请甘必大下车,并且对他说道,“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甘必大先生。最近风声比较近,先躲在我家里,等到风声过去后再做准备。如果你没有被通缉的话,还有机会成为德勒克吕兹的辩护律师,那是你唯一救出他的机会,虽然机会很渺茫。”

    虽然历史上的甘必大的确据理力争,想要证明自己朋友的无罪。然而决定以儆效尤的帝国法庭依旧不顾众人的反对声,宣判了德勒克吕兹为期一年的监禁。

    甘必大也意识到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先躲藏在加里安家中一段时间,等到风声过去之后再想办法。

    街道对面的巷角,在阳光照射不及的阴暗角落里,一双眼睛在街道的对面打量着一切,当他看到加里安和一个陌生人同时进屋之后,便匆忙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弗雷德爵士在加里安的楼下也安排了人手,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向他报告。紧盯加里安宅邸的仆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跑回去,向弗雷德爵士报告。

    此时弗雷德刚刚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正在盘算着如何对付加里安。

    光有他的目击证词还不足够,如果来个人赃俱获,恐怕加里安就要到监牢中享受悠闲的假期了。

    从加里安家门口回来的仆人一进门,就给他带来好消息。

    “弗雷德大人,加里安今天神色匆忙的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家。”

    “陌生男人?”

    当他听到加里安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到家中时,立刻意识到那位那个就是现场逃走的幕后主使。

    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了弗雷德爵士面前,这次证据确凿,加里安恐怕洗不脱包庇罪犯的罪名了。

    他迟疑的问了一遍,“确定吗?”

    仆人点点头,“非常确定。”

    巴兰池夫人今天一直心神不宁,她想去客厅喝一杯水,然而却撞见自己仆人和丈夫之间正在细声的商讨什么。她随口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让弗雷德爵士不满的皱起眉头,他看着面前出轨还理直气壮的女人,粗暴的说道,“你怎么进来了,出去!”

    巴兰池听到他的抱怨,顿时不满的插着腰,反问道,“怎么,身为妻子,我现在连客厅都不能进了?”

    弗雷德冷笑着说道,“当然能进,再顺便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我的夫人。你的小情人快完蛋了。”

    巴兰池夫人顿时变了脸色,她故作镇定的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弗雷德爵士得意洋洋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加里安的那点破事,但是没关系,亲爱的,你的加里安很快就要完蛋了,他现在包庇罪犯,我会向巴黎警察局揭发他,估计很快就要进去坐牢了。”

    “你这个混蛋!”

    听到丈夫要揭发小情人的罪状,巴兰池夫人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卑鄙的老鼠,该死的小人!你别碰他!”

    “哼,肮脏的小荡妇,果然跟这个乡巴佬在背后有一腿。”

    “至少这个乡巴佬各方面都比你强,哦对了,就算是胯下的玩意,也比你长多20公分不止!你这个可怜虫!”

    弗雷德一直掩饰着男人尊严不太长的自卑,现在被巴兰池夫人揭开伤疤,并且还在上面撒盐,他顿时恼羞成怒的转过头,对身后的仆人下达命令,“把夫人送进房间锁好门,食物一律由仆人做好送进去,今天之内都不准让她踏入房门,任何人都不准违反我的命令,听到没有?”

    仆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巴兰池夫人乖乖配合,不然他们将强行扭送出去。夫人瞪了对方一眼,朝着弗雷德爵士的脸啐了一口,愤怒的说道,“弗雷德,你迟早会下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