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怪我咯?
    第三更

    虽然不知道加里安口中所说的绿色帽子出自什么典故,但是弗雷迪爵士走进了客厅,开门见山的挑明了来意。

    弗雷迪爵士坐在沙发上,掏出了造型古朴精美的石楠根烟斗,划亮了一根火柴,燃烧的光芒点燃了塞在壶口,当着加里安的面,深吸了一口气,整个大厅不一会儿变得云烟雾绕,加里安不得不站起身,打开了窗户。

    “你跟我妻子之间的那点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还有她那一队情夫的破事,那个天真的女人,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加里安的手停顿了一下,他转过头,微笑着说道,“我想现在隐瞒也没什么用了,所以开门见山的说吧,我愿意退出。”

    反正杜蕾斯的生意已经步入了正轨,他不再需要靠“出卖肉体”的方式来获得扩大销售渠道,也正好断绝了与公爵夫人之间的关系。

    “不不不,加里安阁下,我想你搞错了。”

    弗雷迪爵士盯着面前的年轻人,甚至他的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泛起酸楚和嫉妒。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加里安,缓缓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整个上流社会的好色之徒们都在盯着我妻子吗,你以为我为什么心甘情愿的看着她出轨?跟你说实话,我跟巴兰池并没有感情,因为她无法生育,她所做的那些风流韵事也故意视而不见。因为我还要靠她的肉体,来换取政治和经济利益。”

    ……

    加里安无语了。

    一个丈夫甘愿将妻子贡献出来成为共享马车,这是一种怎样无私奉献的国际主义人道精神,就连加里安都不由自主的想竖起手指,对他说道,“你老婆真棒。”

    然而接下来弗雷迪爵士的话锋急转直下,甚至让他始料未及。

    “我现在要你离开巴黎。”

    “什么意思?”

    加里安警惕的问道,“这是报复吗?”

    弗雷迪爵士极其冷静的分析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无法容忍自己妻子话语之间对加里安的崇拜和爱慕,目光敏锐的他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巴兰池夫人迟早会与她分道扬镳,甚至选择私奔。在事态发展到无法挽回之前,他要将损失减到最低。

    “不,因为巴兰池夫人已经对你产生感情了,才是我最无法容忍的一件事。刚才我说了,她对于我而言等同于与其他权贵打通关系的渠道,现在她对你产生了感情,并且试图摆脱控制,这才是我来找你的目的。”

    加里安听出来了,自己和巴兰池夫人私通关系已经影响到了弗雷迪爵士的根本利益,他不想失去这株摇钱树。

    “你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加里安怒不可遏的说道,“你没管住自己的妻子,现在反过来怨我魅力太大?我可以跟你的妻子一刀两断,但是你让我离开巴黎,做梦。”

    弗雷迪爵士仿佛预料到了这一幕,他从怀中的口袋里掏出支票簿,拿出储水笔,做出要往上面写字的动作。提笔之前他补充说道,“别这么说,我会赔偿你一笔损失,嗯……三十万法郎如何?只要你不出现在巴黎,一切都好说。”

    加里安没有说话。

    弗雷迪爵士咬咬牙,说道,”我再加十万!“

    “我给你五十万,从我家里滚出去。”

    现在加里安可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穷酸文人,靠着杜蕾斯品牌的盈利,拿出五十万不算什么。

    弗雷迪爵士表情显得很不自然,加里安的态度也让他感到恼火。然而表面上还假装风平浪静,压下胸口的愤怒。

    看到加里安的固执,无奈的摇摇头。他好心的说道,“这是最后通牒,加里安阁下,我知道你在巴黎风生水起,但是你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有可能随时失去。”

    “慢走,不送。”

    加里安毫不客气的起身送客,将弗雷迪爵士推搡送出门,并且还补充了一句。

    “最后,我也有一句话要送给弗雷迪爵士,巴黎不是你说的算,是波拿巴王室说的算。”

    弗雷迪爵士站在门口,恼怒的将空白的支票撕成了碎片。

    “既然加里安阁下不愿意答应,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他妻子迷恋上的加里安,已经成为威胁自己利益的不安定因素。

    最近他一直在找人调查加利安的背景来历,一个男人在一年的时间内,从巴黎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崛起,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且他也想抓住加里安和革命党之间的实锤,逼得他狼狈离开这里。

    弗雷迪爵士翻阅了加里安的大量背景调查之后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但是看到某些细节之后,心中开始涌现疑惑,每一份档案就将他的政治力场指向了革命党和共和派那边,他开始质疑这位文人对于波拿巴王室的忠诚。

    不,打从一开始,加里安似乎就没有过忠诚。

    例如在他进入了中央监狱又被释放之后,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暴动。在他被放逐到鲁昂之后,鲁昂便爆发了声势不小的工人示威,一次两次能相信是巧合,但是次数多了,弗雷迪爵士也不得不怀疑,这些都有加里安在背后出谋划策。

    波拿巴家族的座上宾竟然是革命党人,这才是最大的讽刺。

    然而这些都是捕风捉影的传闻,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直到他看见报纸上那篇关于博丹议员在1852年被射杀的事件,鼓动民众向这位勇敢的共和党议员献上鲜花。并且还表示这次的纪念活动,受到了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名流资助。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名流?”

    弗雷迪爵士打量着这个消息,心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连忙用笔勾勒出举办纪念活动的地点,再看了一遍文章,确定没有遗漏的内容之后,拿起了衣帽架上的大衣,准备出门。

    弗雷迪爵士敏锐的意识到,这里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必须去一趟现场,才能获得最准确的一手情报。而且他有一种预感,关于博丹议员的纪念活动,绝对会触怒巴黎当局。

    因为共和派在煽动民众反对现在的拿破仑三世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