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致巴勒特上尉的信
    第一更

    埃斯皮纳斯局长从马车上走下来,望着阴冷的天空,呼出一口气。

    乌鸦停留在附近枯萎的树枝上,发出凄厉的哀鸣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此时前面的废弃建筑已经被围起了一道警戒线。警员们都在忙碌着,他们的脸色和圣诞节之后铺满的雪一样苍白,从废弃建筑的地下室中走出来的人都用一种灰白的脸色,摇了摇头。平整的雪地中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脚印,

    “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了。”

    负责勘察的警察对娜斯皮纳斯局长说道,“的确是前天平安夜庆祝中失踪的远征军总司令的儿子,而且他的死状……”

    警员犹豫了片刻,缓缓说道,“很凄惨。”

    埃斯皮纳斯局长最后瞥了一眼这片无人的郊野农场,然后掩盖着鼻孔,一步一步往阶梯之下走去,一股恶心的腐败气味冲鼻而来。他连忙掩盖住鼻孔。直到踏入那扇铁门。

    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呈现在埃斯皮纳斯局长面前,身体已经呈现出青紫的颜色,右手一片血肉模糊,死者在临死之前仿佛经历了极大地痛苦,五指如钩的抓着地面的砖石。连埃斯皮纳斯局长看到这副模样,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死者临死之前被人扒光了衣服,锁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扣动扳机射出子弹。然而这颗子弹被人做过手脚,在枪膛中直接炸膛,将他的手给炸断了。”

    埃斯皮纳斯局长问道,“死因?”

    “法医初步鉴定是右手失血过多而死。另外,我们还在现场找到了这个面具还有一张纸。”

    警员将一个渗人的白色鬼脸面具,面具设计的颧骨处,还有一圈圈的螺纹。

    纸被钉在了铁门上,同样写上了猩红的字迹。留言的主人自称是拼图杀人狂,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正义。蒙托邦的死也是咎由自取,他给过对方生存的机会。

    在看看阴暗地下室中的尸体,不禁皱起了眉头。之前的车厢爆炸案也是留下了一行莫名其妙的字迹。

    “通知蒙托邦将军认领过来吧,这两起的悬案……莫非有共同的关联?一个宣称是刺客兄弟会,一个宣称自己是拼图杀人狂,然而刺杀的对象都是从远东远征军回来的军人,都曾对圆明园进行了掠夺……而且背后还有革命党的影子,该死,这段时间巴黎怎么出现如此多莫名其妙的杀人犯。”

    最终埃斯皮纳斯局长也没有找出任何的线索,只能叹一口气,缓缓说道,“希望这不是一个开头。”

    火车爆炸案和拼图杀人狂事件发生之后,整个巴黎都变得风声鹤唳,蒙托邦将军甚至愿意悬赏五万法郎寻找杀死他儿子的凶手线索。从远东归来的军人也变得小心谨慎,甚至带枪出门。深怕自己就变成下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

    只有加里安待在房间里,望着窗外落下的白雪,壁炉中的木炭在火烤之后,发出清脆的爆裂声响,火星四溅。

    买通的革命党的确砸巴黎搞出了动静,现在整个法国政府都是草木皆兵的恐慌。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借助刺客兄弟会和《电锯惊魂》的名义,来混淆视听。

    接下来他还要借助雨果的名义,掀起针对帝国政府的声讨。反正现在雨果还定居在布鲁塞尔,没有人会跑到国外去考证信封的真伪。

    就算那封信直到1875年才被世人所知。

    圣诞节过后的第四天。

    博尔斯特还在加班加点的赶稿,对于新闻从业者而言,他们是没有休息的时刻。他们比作者好一点的结局是,不会死于醺酒或者自杀。

    然而这一天上班时,却收到了一封匿名的来信。

    信封夹杂在一堆稿件之前,同事看了一眼上面的姓名,随手放在了博尔斯特的桌面上。

    他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剪开封口,打开信件,取出里面的信纸,纸上上面写着一行标题。

    《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

    博尔斯特一开始以为是谁记错了,然而当他继续往下读时,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

    “先生,您征求我对远征中国的意见。您认为这次远征是体面的,出色的。多谢您对我的想法予以重视。在您看来,打着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双重旗号对中国的远征,是由法国和英国共同分享的光荣,而您想知道,我对英法的这个胜利会给予多少赞誉。”

    ……

    我们欧洲人是文明人,中国人在我们眼中是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所干的事情。

    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不过,我要抗议,感谢您给了我这样一个抗议的机会。治人者的罪行不是治于人者的过错;政府有时会是强盗,而人民永远也不会是强盗。

    ……

    直到读到信封的最后,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博尔斯特睁大了眼睛。他揉了揉眼睑,再重新睁开,以求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的确没错,最后的署名是,维克多·雨果!

    共和派文人的领袖!

    被驱逐多年的反对派!

    这封书信的背后还多写了一句话,请博尔斯特先生将雨果作家的这份书信发表出来,让世人知道欧洲还有人在伸张正义,反对无耻的掠夺。

    一向喜欢制造爆炸性舆论的博尔斯特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他连忙站起身,带着这封书信,来到了主编的房间。

    最近发生在巴黎的远征军人被杀案吸引了新闻媒体的眼球,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凶手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一时之间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甚至有人怀疑波拿巴政府想独吞所有的珍宝,才特地的制造出这期惨案。

    但是现在这封匿名寄过来的书信,却很有可能跟凶手有着莫大的关联。

    博尔斯特敏锐的意识到,这是独家新闻!

    得到了主编的允许之后,巴黎报纸发表了这篇雨果谴责英法联军暴行的书信。

    不过他们都没有预料到,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以雨果的名义刊登书信,引发了海啸式的舆论爆炸!

    他们终究小觑了共和派文人领袖的人格魅力,原本沉默的巴黎文人在看到了雨果的宣告之后,纷纷发表了谴责法国政府的强盗声明。一时之间,报纸上的新闻都是对政府的讨伐。

    巴黎政府顿时慌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已经驱逐到国外的文人,居然还能引发一场舆论声讨。拿破仑三世现在恨死了雨果,居然选择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发布了声讨法兰西军队的文章。亏他之前还慷慨大度的宣布终结雨果的驱逐,允许他回到法国巴黎生活。

    简直就是在质疑帝国的执政能力和合法性质。

    虽然拿破仑三世试图讨好工人阶级,但是不代表共和派就有机会上台篡位。对于敢于撼动根基的势力,绝对不会终止打压。

    拿破仑三世知道,这次的动乱背后,肯定有一股反对势力在推动着局面。他甚至感觉到作为法国中心的巴黎,也开始变得不安全起来。

    “封了!”

    “叫新闻审核部都给我封了!”

    “还有谁敢叫嚣的,给我投入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