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四十章 刺客兄弟会
    第二更

    在革命党开始行动之前,巴黎警察局已经收到了线人的风声。声称革命党很有可能会在今天的圣诞节上搞事情,一批炸药已经秘密的进入了巴黎。

    埃斯皮纳斯局长非常的紧张,一方面加紧排查,试图找出这批炸弹的下落,另外一方面加紧了杜伊勒里宫等重要场所的巡逻,他原本打算让拿破仑三世直接取消接下来的圣诞节庆典,然而在英法联军入侵京城并且大肆掠夺的盛况怂恿之下,拿破仑三世却表示,杜伊勒里宫的庆典会如期举行,坚决不会向革命党妥协。

    而加里安作为波拿巴王室的客人,也被邀请参加这场胜利的晚宴。他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答应了马蒂尔德公主的邀请。与此同时,这个月也加紧了与革命党之间的秘密联系,为从远东归乡的法国士兵送上一份礼物。

    被邀请到巴黎的士兵将把圆明园掠夺的财物一部分当做献礼,奉献给波拿巴王室和卢浮宫收藏馆。

    带着胜利喜悦归乡的士兵,还没有想到即将有一场暴动,在等待着他们。

    1860年,平安夜。

    巴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雪,亚历山大三世大桥被铺上了一层银装素裹的景象,车轮在平整的雪中缓缓驶过,留下两道明显的印痕。圣远处的心大教堂的圆顶被铺上了一层雪白,唯独不结冰的塞纳河,缓缓的从这座白色的城市流淌而过。

    平安夜显得风平浪静,虽然还是下午,但是大街上已经变得稀稀疏疏,商店也早早打烊,准备回家与家人庆祝这一天。

    加里安坐在马车之中,他裹着大衣,半眯着眼睛看着外面银色的世界,马车前进的方向,是杜伊勒里宫。

    有幸被邀约到杜伊勒里宫参加圣诞节庆典,他的心情却沉重压抑。

    如同灰蒙蒙的天空,以及在旷野里哀鸣的乌鸦,透露出不祥的征兆。

    他轻呼出一口白气,消散在清冷的空气中,不禁小声的说道,“真冷啊。”

    “这场残暴的欢愉,快要落下帷幕了吧。”

    …………

    一列火车缓缓驶入了站台,呼啸的汽笛声引起了月台长椅上打盹男人的注意,他整理了一下衣帽,眼神注视着面前承载着满员士兵的车厢。每一个人都像是耀武扬威的胜利者,带着抢掠之后满足而无耻的微笑。

    最后一节车厢中,载着他们从圆明园洗劫回来的无数珍宝,并且即将接受杜伊勒里宫的接见。

    火车站显得异常清冷,巡逻的警察也不见了踪影。巴黎警察局近期加强了杜伊勒里宫和市中心的巡视,害怕革命党在这个时间点搞出大新闻。

    “真冷啊。”

    士兵们搓着冻红的双手,小声的抱怨说道,“这该死的天气,要是能来一瓶杜松子酒就好了。”

    “伙计,我劝你别做傻事,这次我们可是参加杜伊勒里宫的盛典,受到王室的接待呢。到时候让陛下闻到你身上的酒味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

    全车的人都笑出了声,这次的出征收获颇丰,从圆明园缴获的珍宝让许多士兵下半辈子都衣食无忧了。他们还笑着嘲讽英国人的贪婪,讨论着如何放火烧杀掠夺,将一座精美的园林付之一炬。

    强盗洗劫园林还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得意洋洋的讨论着缴获的战利品。

    另外一人兴奋的说道,“今晚是平安夜,该回去和家人团聚了。”

    前进的列车车厢刚刚停稳,还没有打开车门。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站起身,升了一个懒腰,他漫不尽心的朝着车厢的方向走过去,另外一只手升入了大衣之中。

    然后他掏出了一个长条形的帮状物,天色已经昏暗,没有人注意到他在做什么。

    然后他划亮了一根火柴,照亮周围一小片的昏暗区域。

    燃烧的火苗靠近了引线,点燃。

    顿时星火四溅。

    握着手中的炸药,他快步的冲上前,趁着车厢内的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炸药从车厢窗户丢了进去,然后迅速的跑开。

    士兵看到一个冒着火星的东西被人从窗外丢了进来,当他们看清投掷进来的炸药时,顿时变了脸色。

    “有炸药,快,快逃出去。”

    “别堵着,快逃。”

    所有人都慌不择路的往门口方向跑,有些人还没站起身,就被后面的人踩在脚下。

    投掷炸药的人刚跑到庭柱之后,就听到背后响起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同时所有玻璃都被气浪冲击碎裂飞溅。刚才还人声鼎沸的车厢,顿时安静了下来。

    刺杀者没有离开,他从内衬的口袋中掏出一支转轮手枪,打开了列车车厢的大门,警惕的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场景,黑火药的硫磺味道混合着血腥,冲击着人的神经。有些士兵还在痛苦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一声枪响之后,又重新躺下去。

    还剩下一些挣扎的士兵,全部被他用转轮手枪打中了要害。直到确认地上没有其他人能站起来时,他才从大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莫洛托夫鸡尾酒瓶,点燃了密封在瓶口的布条之后,随手往中间的方向扔了过去。

    砰。

    玻璃瓶接触地面之后四分五裂,燃烧的火焰迅速的蔓延开来,在车厢中燃起了火苗,并且火势迅速的扩大。

    此时火车站的爆炸已经引起了不小的注意,男人故意将写着红字的手帕扔在月台上,石头压住。

    手帕是用来误导警察的侦察方向,不让他们怀疑到幕后主使的身上,布置完现场之后,他压了压帽檐,趁着还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匆忙的逃离现场。

    被寒风吹翻开来的手帕上,只有一句用猩红的字迹写下的话语。

    连风雪都无法掩盖的刺眼字迹,嘲讽着巴黎的警察们。

    “我们行走于黑暗,服务于光明。——刺客兄弟会。”

    杜伊勒里宫里喧嚣与外面安静的雪景形成鲜明的对比,加里安从踏入宫殿的第一刻起,便感受到来灯火璀璨的光明,映照出一片欢声笑语的场景。

    每一个人都在讨论着各自的话题,而绝大多数的军人则是在谈论之前发生在东方的那场大获全胜,眉飞色舞的赞扬着法兰西的伟大功绩。

    只有加里安端着酒杯,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与周围的喧闹格格不入。

    然后他看见人群之中一个人步履匆忙的走了出来,眉宇之间还带着焦虑的神色,朝着宫殿大门口的方向走来。加里安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拦住了对方。

    “埃斯皮纳斯局长,怎么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加里安阁下。”

    埃斯皮纳斯表现的很焦虑,他语带歉意的说道,“抱歉,现在我有紧急的事情必须要去处理一趟,失陪了。”

    “什么紧急的事件?”

    加里安假装好奇的问道,“看局长阁下的脸色,好像非常严重的样子。”

    “是的。”

    埃斯皮纳斯将军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刚刚发生了一袭爆炸袭击事件,从远东凯旋归来,准备参加杜伊勒里宫晚宴的法国士兵遭到了爆炸袭击!”

    “喔!”

    加里安表面上表示震惊震惊,但实际上却早已了如指掌。

    “这真是太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