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令人发指的暴行
    这章找资料拖得有点久了,所以更新迟了,抱歉。

    虽然左拉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不由自主的蹭了上去,跟一位金黄色卷发的姞女谈好价格之后,他牵着对方的手,对加里安说道,“那加里安,今晚你自己回去吧?我就不回去了。”

    加里安点点头,但似乎有想起什么,将钱袋子丢到左拉的手中,示意说道,“把这个带上吧,你会需要的。还有,去个好一点的酒店。”

    酒馆有些喧闹,左拉不得不扯着嗓子问道,“那明天中午你来卢浮宫广场旁边的丽兹酒店接我,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如何?”

    “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明天十一点半我会去找你的。”

    说完,加里安摆摆手,自己一个人走出门。酒劲上头之后,还险些撞到了一个推门而入的雏1~妓,他看了一眼对方稚嫩的脸庞却画着不合时宜的成熟妆容,不禁叹了一口气。心想法兰西第二帝国真是男人的天堂,只要付了钱,连上了一个萝莉都是合法的。

    幸好这个保守的时代,没有女权人士登门讨伐。

    源源不断的金钱,从罪恶与堕落之中诞生。

    从喧嚣的酒馆出来之后,加里安在清冷的大街上拦下一辆马车,然后向车夫报了家里的地址,靠着车厢慢慢打盹——直到车夫粗暴的吵醒了昏睡的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

    回到了新的下榻处,刚进门就感到一阵迷迷糊糊的酒劲上头,他直接倒在床上,连衣服都没有脱下,睡了过去。

    等到重新睁开眼睛时,阳光已经透过了窗户,爬上了他的脸颊。

    加里安摸着脑袋,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怀表,却发现此时已经中午十点多了。连忙从床上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对着镜子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立刻朝着丽兹酒店的方向出发。

    在丽兹酒店询问了前台服务员之后,向左拉昨晚住下的房间快走过去。

    他走到三楼的走廊尽头的房间,抬起手敲了门,却没有开门的迹象。

    然后隔壁的大门却缓缓打开,然而在开门的那一刻,房间内的人和加里安都同时愣住了。

    福楼拜站在门口,身后跟随着他的朋友乐普瓦力万。两人正有说有笑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到出现在走廊上的加里安,福楼拜脸上写满了惊恐。

    而他身后的乐普瓦力万更是一副慌乱的神情,甚至还刻意往房间里退了半步。

    “加……加里安阁下?”

    而加里安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假装镇定的点点头,“啊,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福楼拜阁下。”

    福楼拜挠了挠头,解释说道,“最近来巴黎游玩,昨晚跟朋友去喝了一杯,结果喝多了,所以在这里开了一间房睡下……”

    而加里安却用一种“你不用解释我都懂”的神情看着面前的福楼拜,看来之前的传闻福楼拜和朋友去埃及玩男姞的传闻也并非空穴来风。两个有着暧昧关系的男人共睡一张床,还宣称只是喝多了。

    不知道马蒂尔德公主得知福楼拜搅屎棍的癖好之后,会不会恶心的拼命漱口?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把话题接下去时,加里安面前紧闭的大门也缓缓打开,左拉从里面走出来。他看到走廊上尴尬对视的两人,惊讶的说道,“诶?福楼拜先生你居然也在?”

    福楼拜看着从隔壁房间里走出来的左拉,这下子局面变得更加尴尬了。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福楼拜阁下,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你也刚到巴黎不久吧?”

    加里安为了缓解尴尬,提出三人一起吃午饭的要求。

    “好好,上次还没有正式跟你一起吃过饭。”

    福楼拜立马答应了这份邀请,而乐普瓦力万借机向福楼拜告辞,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三人下楼来到丽兹酒店的餐厅,他们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福楼拜往椅子上坐时,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他看到加里安望着自己,解释说道,“抱歉,昨晚睡姿不好,腰扭到了。”

    加里安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酒店在每一张桌子上都摆上一份报纸,左拉则自然而然的拿起桌上的报纸,想看看有什么新闻,然而当他看到头条时,表情却变得凝重起来。

    加里安问道,“怎么了?”

    坐在他对面的凝重脸庞开口,将头条念了出来。

    “10月18日,英国和法国联军搬走了圆明园绝大多数财富,据称,詹姆斯·普鲁斯指挥官下令纵火,将圆明园烧毁殆尽,作为惩罚清政府不同意签约条款的报复……”

    左拉看完这则消息,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骂道,“这群暴徒,实在是太可恶了!该死的帝国主义!我们的军队不但不保护人民,还在国外一直烧杀抢掠!简直是一群畜生!”

    作为一名社会主义进步青年,左拉对于法国军队做出的暴行,发出愤怒的抗议。然而这些微弱的声音在主流媒体大肆的宣扬胜利时,却显得苍白无力。

    “一座伟大的宫殿就这么没有了。”

    福楼拜惋惜的说道,“帝国军队的所作所为真是令人发指。”

    英国和法国在东方地区进行的暴行,被海峡另外一端的马克思称之为强盗式的无耻扩张。而一众代表社会主义立场的知识分子也站出来,抨击这场毫无人性的掠夺,只是他们的声音一直被国内的主流所压制。

    两人光顾着看报纸,甚至没有注意到,加里安在左拉念完头条之后,脸色变得铁青。

    仿佛受到极大打击。

    他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平静的说道,“抱歉,我暂时失陪一下。”

    加里安推开门,快步的走到外面,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愤怒。

    满腔的愤怒压抑在胸口,却又无处发泄。

    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握紧拳头。

    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昭然若揭。

    虽然知道在历史的洪流面前,他能做到的微乎其微,但是作为潜藏在法兰西第二帝国中的一张内奸牌,他觉得自己现在有必要做些什么。

    德勒克吕兹。

    法国社会主义秘密团体的核心人物。

    这是加里安心中唯一能够想到的名字,现在他需要这个社会主义秘密团体的帮助。

    之前布朗基还欠着他一个人情,该偿还了。

    既然法兰西第二帝国国祚还能苟延残喘十年,那么他就先从其他人物下手。

    知识分子还在用嘴和笔抗议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跟社会主流媒体口诛笔伐时,加里安已经决定动手了。

    离这群高歌凯旋回国的强盗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加里安也有空做好充分的准备。

    加里安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看见左拉站在身后。

    “怎么了?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

    “哦,没什么。”

    加里安摇了摇头,他对左拉说道,“你跟福楼拜先生吃饭吧,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等等,加里安!”

    他不顾左拉在背后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真正的革命文人从来都不是嘴炮党,该动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含糊。

    他的脑海之中,只有莎士比亚写下的一句话。

    “那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会以残暴为结局。”——《罗密欧与朱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