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艺术家们的风流
    第一更

    在加里安的怂恿下,左拉邀请自己的好友塞尚和马奈见面做客。

    虽然马奈与左拉只是初次见面,但是两人却相谈甚欢。而加里安只能将这种情况解释为绅士惜绅士。

    因为历史上的1863年,马奈在落选者沙龙中展出的《草地上的午餐》一画引起了世所罕见的轰动,不论是题材还是表现方法都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学院派原则相悖。它直接表现尘世环境,把全1~裸的女子和衣冠楚楚的“绅士”画在一起,画法上对传统绘画进行大胆的革新、以其离经叛道的艺术形式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遭到了评论界和新闻界的猛烈攻击,被咒骂为“无耻到了极点”。

    以左拉为首的进步作家和青年画家们则为马奈喝彩,同样喜欢在书里“飙车”,描写大尺度情1~色剧情的左拉甚至说:“马奈将在卢浮宫占一席地位。”

    绅士惜绅士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场争论使得马奈名声大振,一批年轻画家聚集在他周围,他们受马奈新颖画风影响,努力探求新的艺术风格与手法,被当时人讽刺为“马奈帮”,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印象派,马奈无形中成为这些印象派画家的领袖。

    而马奈最近刚刚离开了画室,离开了厌恶的学院派风格,而左拉的朋友保罗·塞尚也始终未能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原因是虽然马奈“虽具色彩画家的气质,却不幸滥用颜色。”

    见面的地点选在了艺术家云集的酒吧街,盖博瓦酒馆。

    这座小酒馆也是日后所有伟大艺术家的聚会的场所。马奈、雷诺阿、斯特汶斯、左拉、克拉代尔、迪朗蒂等,都在此留下足迹。

    不过在此时,这里依旧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正经的酒馆。姞女游荡在四周围,用魅惑的眼神,晃荡的白腿,勾引着荷尔蒙高升的猎物。进入这里的男人都会被一种奇特的幽香所吸引,有些口干舌燥的舔了一下嘴唇。

    加里安刚一进来就有人朝着他眨眼睛,在看看马奈一脸淡然的模样,他就明白为什么要将聚会的地点挑选在这间酒吧了。

    果然是轻车熟路的老司机啊。不过玩的太浪的代价就是马奈51岁得了梅毒和风湿病导致疼痛和局部瘫痪,左脚因为坏疽被截肢,手术11天后去世。

    “加里安阁下,最近我听说你是风头正盛。”

    马奈要了一瓶酒,他笑着说道,“一个人怼了教会的保守势力,逼得达尔博伊大主教免职了格列高利主教,还大力的推行戴套。现在整个巴黎都知道你的大名了。”

    他的手指夹着四个杯子,摆放到桌子的正中间,然后倒满了朗姆酒,自己自顾自的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大声说道,“致敬伟大的作家。”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塞尚到没有对方豪爽,一直神情阴沉,他端起酒杯,朝着加里安举杯示意,再喝下去。

    “今天邀请两位过来,有一个原因。最近我建立了一个锡安隐修会,准备邀请画家加入,目的是专门帮助有才华的艺术家打响名气,听到左拉的介绍,我们对二人都很感兴趣,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邀请到二位?”

    “诶?”

    马奈听完了介绍之后,顿时来了兴趣,“嗯?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的。”

    而塞尚却直接表态说道,“抱歉,我可能参加不了了。”

    就在加里安准备进一步的介绍隐修会时,一个女声中断了他们的交流。

    “嘿,这不是马奈阁下吗?”

    风情万种的女人牵着另外一位女人的手,走到四人酒桌面前。

    她扭动着漂亮的细腰,挽着马奈的胳膊,端起马奈刚倒满的酒,一饮而尽。

    而马奈却非常老练的拍了拍她的屁股。

    女人叼着烟,指着身后身材玲珑的尤物,问道,“马奈阁下我们现在三缺一,想要加入这场派对吗?就当是你邀请我作为模特的回报。”

    左拉小声的问道,“加里安,三缺一是什么意思?”

    加里安给了他一个白眼。

    马奈脸上的神情发生了变化,他示意暂停片刻,然后转过身低声和身边的女人交流了片刻,随即双方仿佛达成了协议,都微微颔首。

    然后他回过头,对坐在对面的加里安说道,“抱歉了,加里安阁下,我们下次再详谈吧。今天有事,先告辞了。”

    女人将掐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她柔声说道,“对了,各位绅士。我叫奥林匹亚,很高兴见到你们。”

    奥林匹亚?

    等等。

    加里安瞪大了眼睛,这不就是日后悬挂在卢浮宫里的名画,《奥林匹亚》画像中的那位果体模特吗?

    加里安对《奥林匹亚》印象深刻,因为当时这幅画于1865年5月在官方展览会首次展出时,但立刻遭到媒体挑衅的批评,乃至于被封杀,而马奈也被迫逃往西班牙——尽管这之前很多人都画过裸1~女。不难理解,封杀的理由也很奇葩,是因为女模特的眼神太过挑衅,被看为看的注视表情颠倒了人们的性别政治。

    默兰原本生性放荡,跳舞,醺酒,滥交,人们称呼她为诱惑者。

    在这里遇到这位交际花,加里安并不吃惊。

    吃惊的是这位百合居然邀请马奈和她的另外一位女伴去房间?

    玩百合?

    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玩?

    就算是来自两百多年之后的年轻人,对于这种刺激的玩法也有些震惊!

    这个玩法果然非常很法兰西!

    等等,这根本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司机开门,我要下车!

    ……

    各种复杂的情绪从加里安的心中一闪而过,直到左拉碰了一下他的胳膊,才回过神来,跟马奈道别。

    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杜蕾斯,递给了对方。

    马奈接过了加里安手中的套套,迟疑的问道,“这是……”

    “杜蕾斯最新的一款,你值得一试。”

    加里安笑着解释说道,“用法不用我教你了吧?”

    马奈疑惑的问道,“但是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墨兰在马奈的身后不耐烦的催促着对方赶紧走,加里安也不耽误,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床上要注意安全!马奈阁下。”

    希望这个小小的善意举动,能够让马奈在未来熬过痛苦的51岁吧,不然在并发症的折磨下英年早逝,实在是太遗憾了。

    在鸦1~片没有流行的时代,部分艺术家们就靠梅毒入侵神经制造的幻觉来获取灵感,不知道套套的广泛传播,会不会导致一部分人灵感枯竭。

    送走了马奈和两名女伴之后,心情一直压抑的塞尚也选择与左拉告别。一连串的失败打击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甚至向左拉和加里安表示,他暂时不考虑这么多,因为对于巴黎有些厌烦,想要终止学画,回去埃克斯,继承父亲的银行。

    对于看似无声的装逼,加里安没有表示想法,只是告诉塞尚自己考虑清楚,并不强求。

    送走了年轻的塞尚,盖博瓦酒吧就只剩下左拉和加里安两人尴尬的举着杯子。

    “呼,看来这次的招募有些失败啊。”

    左拉摇了摇头,安慰说道,“那些画家们似乎对你的隐修会不感兴趣,我们要不还是考虑一下文人。”

    “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果难,哪有这么容易的,再试试吧。”

    加里安抱怨着说道,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突然想起马蒂尔德公主身边的侍女,于是把话题转到了左拉身上,“对了,最近你跟娜娜如何?还有进展吗?”

    “没有啊。”

    左拉叹了一口气,苦恼的说道,“之前她还写信给我,说有个话剧院的经理看中了她,希望她能够去出演话剧……”

    “嗯?”

    加里安迟疑片刻,他总觉得这个剧情就像《娜娜》开头那一段。

    不过他并不打算道出残忍的真相,还是靠左拉去发掘吧。巴黎就像一个大酱缸,一小部分人出淤泥而不染,另一部分人却在金钱和奢靡中迷失了自我,

    此时两人喝的有点多了,左拉开始神志不清。

    加里安顺势搂过他的肩膀,笑着问道,“对了,亲爱的左拉阁下,您还是处男吧?”

    “嗯?”

    左拉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问道,“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你这种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加里安叹了一口气,他指着吧台面前一条条穿梭而过的白大腿,扭着性感的腰肢和诱人的巨峰,从课桌之间穿梭而过。散发着吸引雄性的魅力。

    连左拉这种不谙世事的处男,都下意识的喉结滚动一下。

    小声的问道,“既然来都来到酒吧街了,你就不想放纵一下吗?”

    左拉犹豫的说道,“可是……我怕染上什么病啊……梅毒可是不治之症……会要了我的命的。”

    “没事的。”

    加里安从口袋里又掏出了另外一个套套,他靠近青涩的年轻人,微笑着说道,“有杜蕾斯,请放心爱。”

    看到有人问相机的问题,普及一下发展史:1845年德国人冯·马腾斯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可摇摄150°的转机。1849年戴维·布鲁司特发明了立体照相机和双镜头的立体观片镜。1861年物理学家马克斯威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张彩色照片。1860年,英国的萨顿设计出带有可转动的反光镜取景器的原始的单镜头反光照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