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被玩坏的名人名言
    第二更

    一场有惊无险的艳遇变成了一次机遇,加里安顺利地认识了弗雷德公爵。不与米法子爵花钱买来的爵位,他是正儿八经的贵族,继承了父亲的贸易公司以及钢铁厂,据说他的母亲跟掌控法兰西银行的富尔德家族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

    弗雷德是一个嗅觉敏锐的商人,他看出这项品牌的重要性,甚至提出了愿意以入股合伙的形式加入加里安的生意,只不过加里安出于慎重的考虑,婉拒了这一提议,经过之前的闹腾和波拿巴的王室支持后,他已经不缺钱了。

    唯独缺少一个销售渠道。

    至于之前一直靠出口套套获利的英国人,现在应该想抓着加里安破口痛骂。法国贸易壁垒的保护让他不用担心英国人会告这项产品侵权。看来ssl集团没有机会在1929年注册这个牌子的商标了,或许作为品牌创始人的加里安,后世还会根据他的贡献,贴上各种标签:与弗莱明(青霉素发明者)同样伟大的时代巨人,阻拦新生儿降临的头号杀手,夫妻生活不和谐的救星。

    巴兰池夫人一直在旁边听着加里安和自己丈夫之间的谈话,然而越往下听她越感到惊讶,之前以为他也就器大活好,没想到在商业运作的模式了解上居然与自己丈夫不分伯仲。

    加里安提出将通过打量刊登广告的方式让人民知道杜蕾斯这个牌子,而且不设立专门的销售店铺,可以作为医药用品出售,也可以在普通的日用品店铺中购买到。

    对于加里安提出的这个做法,弗雷德表示很不理解。

    “但是为什么不自己创立一个店门来出售产品呢?这样的话,巴黎的民众也能够迅速的知晓你这个牌子,并且有利于品牌的建设。”

    弗雷德认为加里安只是想剩下这笔投入资金,于是善意的劝告对方用这种方式会比较保险。

    加里安摇摇头,说道,“因为我需要在短时间内大量推行杜蕾斯,而且政府方面也同意这样的做法,早一天让一个人知道并且用上,就有可能多拯救一个潜在的梅毒患者。”

    弗雷德发现自己误会了加里安的想法,连忙道歉说道,“没想到阁下阁下还是一位有善良之心的商人。”

    加里安摆手否决,说道,“不,你过誉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文人而已。”

    直到商议完大部分细节之后,加里安才不急不缓的起身告退,从弗雷德的宅邸中离开。

    弗雷德公爵望着加里安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啊。”

    巴兰池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丈夫察觉到什么,连忙问道,“他怎么不简单了?”

    弗雷德公爵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语气严肃的对巴兰池说道,“以后我可能会经常邀请他来我们家中做客,这位年轻人将来可能会成为我的一个盟友,记住,你千万不要坏我好事。”

    巴兰池夫人不满的撇撇嘴,小声的嘀咕说道,“你不要坏我好事才对。”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内,为了让新研制的产品顺利的上架,并且打响知名度。加里安开始考虑在报纸上刊登广告的方式,来吸引巴黎人民的注意力。

    虽然之前的倡导戴套运动让加里安吸足了关注度,但是对于打响一个品牌还远远不够。而且报纸上的广告版块都是密密麻麻的方格,想要从这些广告之中脱颖而出,他就需要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让人对杜蕾斯品牌产生兴趣。

    参照着后世的营销方案,加里安决定用最引人瞩目的名人名言。

    一本正经的广告没有人翻阅,幽默的段子却能引人注目。

    于是巴黎的读者们看到了这样风格奇葩的广告词。

    ……

    拜伦:“若我见到你,时隔多年,我如何向你问候,以眼泪,以沉默。”

    杜蕾斯:“若我见到你,时隔多年,我如何向你问候,以平滑,以颗粒。”

    莎士比亚:“对待娇弱的自己,你总是那么残忍。”

    杜蕾斯凸点螺旋纹:“对待娇弱的你,我总是那么残忍。”

    ……

    当读者看完之后,一脸懵逼,等等,广告词还能这么玩?

    他们瞬间就被吸引住了,杜蕾斯教科书般的广告词简直为他们打开了广告词的新世界。阅读比笑话更有意思的广告词,成为他们每天拿起报纸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如果在拜伦和莎士比亚在天堂有知,一定会朝着加里安死后还拿他们营销的方式竖起中指。

    不仅限于名人名言,还有诸如“男人持久,不能像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看齐——杜蕾斯”等一系列黑色幽默的广告话语,每天都使用不一样的,来增加对读者的吸引力,还有好事者将这些广告词都摘录下来,抄成一本小集子。

    让人每天除了看报纸新闻之外,最期待和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看今天杜蕾斯又更新了什么广告词。

    于是杜蕾斯用这种噱头和营销方式,在产品还没有上架之前,就迅速捕获了一大票的粉丝,经过三四个月的广告宣传和人民口耳相传之后,所有人都被魔性的洗脑了,全知道了杜蕾斯这个还没有上架的牌子。甚至并且对它抱着极大的期待。

    一开始,还有人对于杜蕾斯的营销方式表示不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营销方式,想要靠着这种下流的方式打响商品的品牌,是不可能的。

    然而加里安对于那些正派人士的口诛笔伐表示不屑,又不求这群保守的卫道士能突然放宽思想,不过幸好波拿巴王室在背后的支持让加里安少了很多的阻力,起码新闻审核部没有把他的广告定义为低俗广告词。

    这个夏天过得很快,当杜蕾斯正式上架时,已经快到十月份了。

    在弗雷迪公爵的疏通打理之下,杜蕾斯第一批产品率先流通向巴黎的市场。

    然而并没有像卫道士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喧哗取众的产品,根本不可能卖出去。

    巴黎市民购买的热情却让他们有些难以想象。

    一来是宣称能够阻隔梅毒的功效,而来是宣称这东西用多了,女人受不了。

    销量涨势超乎了加里安的想象,而且很多人并不是需要使用,纯粹是冲着之前连续四个月在各大报纸广告区的狂轰滥炸,虏获了一群忠实的买家。

    一个星期之后,各大经销商就纷纷要求再加大订单。

    弗雷德爵士之前只是抱着随便试试的想法,看到杜蕾斯的热卖,他终于意识到这项产品不仅仅有着防止传染病扩散的重大意义,还有对于资本家还有更加重要的意义,利润。

    不过弗雷德公爵并不知晓,在这个伟大的发明推出之前,已经在他的妻子巴兰池夫人身上做过多次的切身体验。

    一众人之中,只有加里安对于这个结果波澜不惊。甚至在往他的预料的方向发展,只是当他拿到银行的支票的收益时,被那后面一连串的七个零给震惊到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等等,我没看错吧?”

    左拉拿起加里安的那张支票,瞪大了眼睛,用一种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十三万法郎!”

    “我的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