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章 戏剧性的反转
    极端天主教徒试图刺杀加里安的消息如同燎原之火,在接下来的两天迅速燃遍了巴黎的大街小巷。虽然刺杀者宣称自己不受任何人指使,是自发的想刺杀伤风败俗的加里安,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人会相信这种鬼话了。

    不怕上帝一般的敌人,就怕遇到不清1眞的队友。

    加里安的《控诉书》和《海燕》再一次引发了热点和关注,尤其那篇慷慨激昂的《海燕》,几乎巴黎的文学评论家包括圣勃夫在内的都给予了一致的好评,甚至连之前的死敌戈蒂耶也不得不多说一句,最后的“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是整片长诗中,最精彩的点睛之笔。

    随之而来的是对天主教会铺天盖地的声讨,甚至快要名声跌至谷底。

    巴黎大主教达尔博伊总算知道什么叫百口莫辩了,当他还在试图跟拿破仑三世沟通,做出一系列利益交换以求平息这起事件时,一位疯狂的爱教人士彻底葬送了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他手中的压价筹码,恐怕现在拿破仑皇帝躺在床上都能笑出声。

    加里安在波德莱尔的家中住了两天,每天都在医院和住宅之前来回的奔波,左拉的伤势不算严重,两天之后便能返回家中休息了,为了照顾受伤的左拉,加里安也不顾劝告,从波德莱尔的家中搬了出来。

    安顿好左拉之后,他准备出去买些食材下厨,在回来的时候,却恰巧在家门口遇到了前来看望自己的马蒂尔德公主。

    人来人往的热闹大街中,谁也不会知道坐在不起眼的车厢中的人,居然是玉叶金柯的王室公主。

    马车停在门口,而马蒂尔德公主只是透过车窗,打量了他几眼,说道,“气色不错,加里安,还敢上街,说明前几天的刺杀没有让你留下心理阴影。”

    加里安微笑着回答说道,“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不幸中的万幸。”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天主教那边拿破仑三世陛下已经出面,达尔博伊大主教的末日终于到了,波拿巴王室之前就对天主教会的得寸进尺感到非常不满,现在是时候该收拾这群不知好歹的家伙了。”

    马蒂尔德刻意向他提起这件事,就是想告诉加里安波拿巴王室会替他出头,不会放任天主教乱来。

    听到这句话,加里安眯起了眼睛,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只不过在脸上转瞬即逝。

    “还有,你的那篇长诗《海燕》写的不错,库塞尔街公馆的沙龙聚会中,都被人反复的提起。就连那些背地里看不起你身份的文人,也对你的才华表示充分的肯定。”

    这一番话出自马蒂尔德公主的内心,这首《海燕》彻底打消了质疑的声音,同时也巩固了加里安在巴黎文艺圈的地位。

    每一首诗歌都特地的针对每一次的事件,再也没有人敢张口造谣说他抄袭和代写了。

    “承蒙公主殿下的赞誉。”

    马蒂尔德公主看着加里安手中拎着的食材,随口问道,“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在家煮饭做菜?难道用写字的手切菜不是浪费一个天才的才华?”

    “把现在手头上的安全t项目做好,顺便再写一写能完本的题材吧,希望下一本以我名义发布的小说能够正常的完本,别再被新闻审核部的人盯上。”

    加里安自嘲着说道,“其实想写关于侦探犯罪类的短篇,也不知道巴黎群众会不会喜欢。”

    然而对方却没有做出回答,平静的片刻之后才隔着车窗传出一句话。

    “这个题材……祝你好远。”

    ……

    与此同时,巴黎总教区内的达尔博伊大主教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即便是屋里充满了沁人心脾的檀香,也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波澜。

    心烦意乱的他喃喃自语的骂道,“该死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与政府谈判的节骨眼上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达尔博伊大主教感觉整个人都要乱了方寸。

    刺杀巴黎舆论人物,这些教徒的脑子装了什么?

    他甚至怀疑过这位自称天主教徒的家伙是对面派过来的卧底。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了。

    达尔博伊大主教转过头,看见拿破仑三世满脸春风的走进来。惶恐的达尔博伊连忙迎接上去,指责带领拿破仑三世过来的侍从,厉声说道,“陛下前来拜访,你们为什么不通知一声?”

    拿破仑三世摇头,平和的说道,“算了,是我想给达尔博伊大主教一个‘惊喜’的,不怪他们。”

    达尔博伊也听出了对方话中有话,尤其说到惊喜时,他沉下了脸,挥手示意其他人先退出房间。

    最后的摊牌时间到了。

    当大门又重新缓缓关上之后,拿破仑三世站在他面前,直截了当的问道,“主教阁下,我开门见山直说了,之前我跟你提出的关于教会土地产权交换条件,现在你愿意答应吗?”

    达尔博伊冷笑着说道,“答应?我现在丝毫不怀疑,刺杀加里安的天主教教徒事件是你们在背后指使的借刀杀人,而整个计划都是为了篡夺教会的财产,是吗?你们利用了那个年轻人来掀起社会舆论针对天主教,之后又选择袖手旁观,让事态进一步扩大。现在又过来跟我谈条件,并且进一步的削弱天主教会的权力。这样做,那些工人和文人就会为陛下的英明举动拍手鼓掌了吧?”

    拿破仑三世撇撇嘴,说道,“真是阴谋论十足的分析。”

    “而且就算我们说出这些分析,别人也不会相信,因为天主教的名声,都被那群娈~1童的混蛋给糟蹋了!有谁会相信一群声名狼藉的神父辩护?”

    啪啪啪。

    拿破仑三世甚至为达尔博伊分析和自知之明开始鼓掌,不愧是坐到巴黎大主教位置上的老狐狸,居然这么快猜出自己的意图。

    他揶揄着说道,“达尔博伊大主教,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之前我许诺答应给你们的赏赐都是一分不少,现在只不过是让你把这八年来吞下去的财产吐出来而已。对了,还有一件事,恐怕你得让格列高利主教做一次替死鬼了。”

    达尔博伊气的浑身颤抖,虽然事后猜出了真相,然而他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对方。

    “不过这一次主教大人猜对了,表面上波拿巴家族袖手旁观,但是暗中的确有参与计划,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慷慨给予他生产投资的资金,还有,你唯一猜错的一点是,整个计划并不是由我想出来付诸实施的。”

    “不是陛下吗?”

    达尔博伊大主教顿时变了脸色,他半眯着眼睛,急忙追问说道,“如果不是陛下,那这份计划到底是谁想出来并且付诸实施的?”

    拿破仑三世回想那位起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波澜不惊的说出整个计划时,第二帝国的皇帝终于开始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对方。

    他流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盯着面前脸色死灰的大主教,慢慢的说道,“是把你逼得走投无路的年轻人,为了得到政治庇护权和投资的资本,带着这份大胆的计划来找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