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疯狂的文豪
    求推荐票!

    文人们纷纷发文撰稿声援加里安,并且将批评的矛头集中到了格列高利主教的身上。针对圣心大教堂主教所发表的文章,展开了舆论声讨。他们无法容忍天主教势力站在头上作威作福,更无法容忍“教皇无谬误”这种无耻之极的说法!

    就在刊登了关于格列高利主教发表声明之后,第二天几乎所有文人都在报纸上发表声明,针对格列高利的说法展开了反击。

    “我们绝对不会容许让宗教凌驾在世俗和法律之上,更不容许发出教皇无谬误的言论,我就想问这国家是人民的,还是你们梵蒂冈教会的?”

    乔治桑的尖锐的讽刺了格列高利主教的无耻言论,并且振振有词的反驳。

    “伏尔泰的棺椁上写着‘教导人民走向自由和平等’,这句话还没有被岁月抹消,反动势力就开始急不可耐的卷土重来了?”

    接下来是波德莱尔,小仲马,圣勃夫等一众人,原本在教会与加里安的斗争中他们都打算袖手旁观,却没想到格列高利主教居然说出如此“反动”的言论。

    就连新闻审核部也接到了通知,对于这场明争暗斗保持观望的中立态度,波拿巴王室正在拉拢工人阶级,打压保守天主教势力,于是导演了这一出风波。

    自从意大利战争之后,拿破仑三世与大主教达尔博伊已经到了貌合神离的地步。

    这一下子,连默不出声的巴黎大主教达尔博伊都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他的桌上摆放着四五分关于声讨天主教的声明,还有无数的记者躲在暗处,等着发掘天主教会的肮脏秘密。

    他们可以在早期拿钱堵住记者们的嘴巴,一旦演变成大规模舆论事件,就连达尔博伊也无法把事情压下去。

    在这样棘手的情况面前,他连忙召见了格列高利主教。

    而格列高利主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原本是想为天主教的正统性辩解,掩盖他们的令人发指的兽性,但是却变成人人喊打的局面。

    这一次教科书式失败的危机公关,简直可以载入史册了。

    几乎是怀着恐惧的心态,踏入大主教的房间。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大主教阴沉的目光。

    他拍了拍桌面上的报纸,问道,“格列高利主教,看看你做的好事!”

    格列高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甚至能感觉到大主教的目光如同利刃,试图将他千刀万剐。

    “……都是我的错……”

    “你还知道是你的错!”

    达尔博伊将手中的报纸拿起来,狠狠的摔在对方的身上。触目惊心的字眼刺痛了面前的大主教。

    “废物,简直就是一群废物。连这些事情都办不好!居然被一个乡巴佬玩弄的团团转!”

    巴黎大主教达尔博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办事不力的格列高利主教,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起一丝的愤怒。

    而格列高利主教战战兢兢,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在法兰西,达尔博伊大主教是权力的象征。

    “你去找一趟那个叫加里安的家伙,一切事端都由他而起,看看对方是否愿意私底下解决这件事,如果能把事态遏制在这一步,再好不过了。毕竟能挽救天主教的声誉。”

    稍微停顿了一下,达尔博伊继续说道,“如果事情闹大到要梵蒂冈方面出面干涉,到时候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达尔博伊继续上前一步,厉声警告说道,“别说包庇你的神职人员,到时候你可能还被开除,以平息风波,知道吗?”

    见识过达尔博伊不怒自威的神态,格列高利不敢造次,他知道要是处理不好这件事,就等着饭碗不保吧。大主教已经开口了,没有自己拒绝的余地。

    格列高利试探性的问道,“主教大人,如果他坚持不妥协呢?”

    达尔博伊不耐烦的挥挥手,转身出门,寂静的房间里只留下他的声音在回荡流传,透露出耐人寻味的意思。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用不着我多教。”

    达尔博伊大主教的眼神中充满了阴险,像一条毒蛇张开了獠牙。

    他缓缓说道。“如果无法平息舆论,就让制造舆论的家伙闭上嘴巴。”

    踏出了巴黎总教区之后,格列高利主教才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大主教的命令和权威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如果办事不利,怕他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该死的文人,还真是让人不得安宁。”

    格列高利主教已经打探好加里安下榻的住所,准备现在过去跟他摊牌,用尽威逼利诱的方式,逼迫加里安让步。

    马车在颠簸中一路前进,而格列高利主教心中的苦闷也无处宣泄。他已经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并且想尽快的把整件事压下去。

    奢华的马车停在了圣安东街凹凸不平的街道上,格列高利主教探出头,看着外面低矮破旧的房屋,以及脏兮兮的工人向他传递而来的好奇目光,就不禁掩着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句。

    “一群低端人口。”

    他走下马车,朝着打探好的房子走过去,望着面前破旧的砖房,泛黄的墙壁,心中不禁产生了阶级的优越感,以及对加里安身份的鄙夷。

    穷酸的文人,权势逼人的主教,真是莫大的讽刺。

    他甚至想象的到自己提出一个足以令穷人目瞪口呆的数额堵住他的嘴巴,或者要挟他为了人身安全,不要再进行愚蠢的尝试。

    格列高利主教慢慢往楼上走,用鼻子掩盖着走廊上难闻的霉味,直到他站在房门口,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抬起手缓缓的敲响木门。

    咚咚咚。

    “来了。”

    随着大门的缓缓打开,格列高利主教看见一位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然而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对方手中拿着一支明晃晃转轮手枪。

    对方盯着他的眼神,让格列高利主教下意识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小心的开口问道,“请问加里安阁下在吗?”

    “哦?”

    加里安侧过头,打量着面前的天主教神职人员,晃动了一下手枪。

    吓得主教后退了一小步。

    加里安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