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二十章 声讨衣冠禽兽
    求推荐票,离2月1号上架还有4天

    当天主教开始发动反扑,并且试图让加里安闭上嘴巴时,他继续撰文,与封建保守实力战斗下去。

    新文章刊登在报纸上,让天主教徒们感受到这位“文人”毒舌的功底。

    “致衣冠楚楚的神父:我要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

    这是文章的第一句开头,加里安以犀利的文笔写在《声讨衣冠禽兽》一文的最开始,然后以戏剧性的嘲讽开头。

    ……

    “神父一来到天堂,所有讨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他拿着赎罪卷排开,对着圣洁的天使小声说道,“来一个幼童唱诗班。”

    阿訇故意的高声嚷道,“神父,你一定又盯上小男孩的屁股了!”神父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把小男孩骗到房间里,做着不可明说的事情。”神父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骗小男孩不能算犯戒……天主教的事,能算犯戒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圣母玛利亚”,什么“主会宽恕”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天堂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此时加里安还不知道,59年之后,这则冷笑话会被另外一位东方的文学巨擘写进短篇小说之中,并且成为后来学生们人人谈虎色变的必背课文。

    即便是十八世纪的法兰西,对于朝小男孩下手这种不齿之事,还是人人喊打的。更何况是一向遵守清规戒律的天主教,被爆出丑闻之后信徒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这篇文章引来的是神父格列高利的愤怒,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他既然敢在把天主教的秘密全部捅了出来,这种羞辱比其他的污蔑更加一针见血!

    “加里安,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戳破了天主教会最后一层遮羞布,怕是格列高利主教现在要气的雇凶杀人了。”

    博尔斯特喃喃自语的说道,“不过巴黎的这些记者们真的是越来越没有用了,居然要让一个文人来行驶自己的职能,简直丢人丢到家。”

    他的桌面上摆放着今天的报纸,上面刊登着同样轰动新闻界的报道。加里安一个人向天主教会保守势力发起了斗争,比起之前挑战教会底线的倡议,这次的报纸则是在玩火了。博尔斯特甚至能想象主教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掩盖丑闻,甚至明天的报纸上会看到一大群人为上帝唱起赞歌,把加里安驳斥的一文不值。

    博尔斯特整理着一份文件,上面是关于巴黎近三十年来爆发过的教会丑闻整理成一沓报道材料,这些关于披露神职人员姓侵儿童的社会新闻,无一例外的因为教会的阻挠而无法进行下去,甚至有一些记者受到了死亡威胁,最终只能放弃,不了了之。

    博尔斯特是最后一个调查下去的人,当他意识到天主教会的死亡威胁不是开玩笑之后,才迫不得已的放弃了最后的调查。

    而他现在要将这些材料发出去,算是帮助加里安一次,也算是给之前威胁自己的天主教会一个报复。

    他要让这群肮脏的神父知道,至少巴黎还有人在为正义战斗。整理完稿件之后,博尔斯特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然后把烟灰掸在地上。

    猩红的烟头对准了那张看似慈眉善目的嘴脸,胸口的十字架正在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是在对世人无情的嘲笑。

    “格列高利神父,希望这不会成为你生涯上的一个污点。”

    一切都不出博尔斯特所料,第二天果然铺天盖地的报告朝着加里安本人发起了进攻,这些文章无一例外都是在歌颂伟大的上帝和虔诚的教徒,反而避重就轻的躲开了加里安的质问。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天主教在试图洗白自己,并且暗中向报社威逼利诱,扭转舆论的局势。

    不过在一大堆歌颂天主教的文章中间,有一篇却显得特别不和谐。内容与文章的标题一样,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人民反而记住了这篇报道,忽略了那些圣诗和赞歌。

    《天主教神职人员姓侵儿童事件纪年表》

    1821年,里昂天主教会猥亵事件,最终结果:无疾而终。

    1839年,图卢兹天主教会猥亵事件,最终结果:无疾而终。

    1844年,巴黎天主教会猥亵事件,最终结果:迫于民众压力,开除。

    1848年,巴黎天主教会猥亵事件,最终结果:无疾而终。

    1852年,奥尔良天主教会猥亵事件,最终结果:举报人入狱。

    ……

    此文一出,引发了整个巴黎舆论界的关注!之前天主教会通过公关危机将这些情况掩盖下去,而这次因为加里安引发的舆论热度,再也没法像之前一样掩盖过去。

    人民不会在意内容的真假,反宗教人士也找到了攻击的突破口,瞄准了纯洁石圣母雕像和十字架后最肮脏的秘密,强烈声讨教会要求交出那些人面兽心的神父。

    信徒们也因为这篇报道,迅速的划分成两派,头脑稍微清醒的开始质疑教会的合法性,而另外一群盲目的信徒却认为这是对上帝的亵渎。

    看到这则消息,格列高利主教气的脸色都苍白了,他没想到居然有记者敢挑战教会的权威。虽然天主教已经不是中世纪时敢随便举着火把将人烧死在十字架上的世俗权威,但是在南欧各国中依旧拥有着广泛的信徒。

    今天已经有不少的神职人员进进出出,向主教忏悔——其中一部分也对唱诗班的幼童犯过同样的错误,他们还不想进监狱。而格列高利神父尽量安慰他们,并且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会庇护这些迷途的羔羊。

    “这些该死的记者和文人。”

    送走了神职人员之后,格列高利关在房间里,恼怒异常的他将桌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在红色地毯上。

    哐当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只剩下了一地的碎片,仿佛在嘲笑格列高利神父的欲盖弥彰。

    看着一地锋利的碎屑,他决定要正面出来,稳住信徒的心。

    为了度过这次的危机,他必须亲自站出来发表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