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做沉默的大多数
    求推荐票!

    当拿破仑三世与加里安交谈完毕之后,侍从带着他穿过大教堂的正门,退出庭院。只留下两位波拿巴家族的直系血脉,站在荣军院的花园之中。

    拿破仑三世坐在花园橘黄色的长椅上,对着面前的马蒂尔德公主说道,“了不起的年轻人,他应该是巴黎文人中最懂政治的一个了吧?”

    穿着深黑色克里诺林长裙的马蒂尔德公主看着年轻人消失在走廊的身影,叹息说道,“如果他愿意进入宫廷的话,恐怕就是巴黎国会议员中最有文采的一个。只是可惜了。”

    拿破仑三世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惋惜姿态,虽然在他眼中加里安是一根不错的苗子,还不至于到扼腕叹息的地步。

    他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该赶回杜伊勒里宫处理文书了,于是对马蒂尔德公主说道,“恐怕我得先回去了。”

    “去吧,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马蒂尔德公主提出了独处的要求,而已婚的拿破仑三世也不能像之前一样留下陪她,只能扮演绅士的角色,转身离开。如果让欧仁妮知道他与自己妹妹还有其他暧昧的关系,恐怕不是家庭矛盾这么简单了。

    他不希望重蹈自己叔父的覆辙,被皇后约瑟芬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成为欧洲君主中的笑柄。

    参加葬礼的宾客往热罗姆亲王的棺椁面前送完了鲜花之后便逐渐散去,蹲在门口守株待兔的记者们总算等到了机会,他们将镜头对准了从大教堂正门走出来的权贵们,飞速的按下快门,镁光灯彼此闪烁起伏,并且抛出自己准备好的问题。

    基本上从荣军院出来的政客都没有理会这些记者,阴沉着脸匆匆往前走,身边的侍从负责将记者推开,为权贵们让出一条道。

    博尔斯特原本就对葬礼这种新闻不抱希望,拍下几张照片后准备随手写点内容敷衍了事。突然,他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甚至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怀疑眼前是幻觉。

    之前他以为认错的熟人加里安此刻正往门外走过来,而其他眼尖的记者显然也发现了这一幕,顿时围了上来。

    将相机对准了他的脸。

    势不两立的革命诗人出现在敌对的波拿巴家族葬礼上,这件事本来就是轰动的新闻,甚至盖过了那些权贵们的出席,让一向厌恶记者的莫尼尔都酸溜溜的瞥了加里安一眼,心想这家伙比自己还更受欢迎。

    围成一团的记者开始朝着加里安抛出各种尖锐的问题。

    “加里安阁下,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波拿巴家族的葬礼上?难道自诩革命共和的你,也被政府诏安了吗?”

    “您这是背叛了革命吗?还是说你已经退缩了?”

    博尔斯特用上了诏安这个犀利的表述,来质问加里安是否背离了初衷。

    “不,这一切并非大家所想的那样,而且参加热罗姆亲王的葬礼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加里安的话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力,最近他的风头已经盖过所有的花边新闻,记者都很好奇这位热门话题制造者又会出现什么惊人之举。

    “至于这个秘密,我会暂时保密,因为大家将会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

    记者刨根问底的问道,“加里安先生,你能透露一个关于哪方面的消息吗?”

    “暂时不能。”

    另外一位记者不死心的追问,“会不会与波拿巴王室有关?”

    “无可奉告。”

    ……

    在这群西方记者被接二连三拒绝还不死心之后,加里安一把将自己面前的博尔斯特拽了过来,把对方当作挡箭牌,指着他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接下来我要接受博尔斯特记者的专访,所以先告退了。”

    众人对于加里安所说的重要事件太好奇了,以至于求追不舍的刨根问底,想知道加里安到底在策划什么。

    拉着博尔斯特的手,加里安没有理会身后那群紧追不舍的“狗仔队”,匆匆的朝着马车走过去,把博尔斯特带入了车厢之中,确定了身后没有记者跟随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热罗姆亲王的葬礼上?我实在是难以理解。”

    “还记得上次我拜托你的那件事么?”

    加里安看着面前的记者,笑着说道,“拿破仑陛下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推行不会再受到新闻审核部的阻碍了。”

    一向无所畏惧的记者脸上也流露出迟疑,他思考了片刻,缓缓说道,“加里安,你知道我们记者害怕什么吗?”

    “诶?”

    博尔斯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背靠着车厢吞云吐雾,缓缓说道,“不是新闻审核部,也不是警察局,而是宗教保守派。给你一个忠告,你的这篇文章发表出去之后,势必会引起宗教势力的反扑,虽然现在不是200年前的宗教迫害时代,但是这些教徒的做法比政府极端多了。1825年库里埃因为一篇《请愿书》遭到了宗教保守势力的攻击,在大主教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判处这位可怜的诗人半年监禁和100法郎的罚款。你想步他们的后尘吗?新闻审核部最多查处你的反政府言论,而保守教派势力甚至连伤风败俗的解释权都掌握在手中。”

    “所以呢?面对宗教的迫害,你们就做沉默的大多数?还记得在鲜花广场烧死的布鲁诺吗?还记得胡格诺战争中被教会处以火刑的民众吗?还记得圣巴托洛缪大屠杀吗?”

    加里安深吸了一口气,质问博尔斯特的懦弱,他双手交叉,沉声说道,“以前他们迫害清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清教徒。后来他们强迫共和党尊重教徒的习俗,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和党,再后来他们把革命党当做异端,送上了绞刑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革命党。而现在,他们开始驱逐异教徒和吊死异端,却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我没有理由因为‘伤风败俗’的标签,向天主教保守势力退缩和投降。”

    “我也不愿意做沉默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