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皇帝的愤怒
    第二更,求推荐票!

    财政部长的话刚出口,顿时所有侍卫都慌了。为了保障葬礼的安全,他们做足了充分的准备,然而却让革命党混了进来。

    他将情况汇报给卫兵总队长,他示意别打草惊蛇,慢慢向加里安四周围集中。当距离足够靠近时,所有侍从举起了长枪,一边掩护着宾客,一边冲上前来,将枪口对准了茫然无措的年轻人。

    加里安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无奈的缓缓举起了手。只要他敢轻举妄动,就会被17.8mm的米涅弹穿透成筛子。

    其他人迅速的避让,在加里安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真空,只有一排手持步枪的士兵,将枪口对准了面前手无寸铁的年轻人。

    加里安高举着手,呵呵笑道,“别紧张,士兵们,万一子弹走火了,你们可是要负责任的。”

    卫兵总队长握着转轮手枪,快步的走上前,他看了一脸无辜的加里安一眼,心里感到惊讶。其他人被包围早就心虚的颤抖了,而面前人的波澜不惊,显然更像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

    “有八九就是革命党,肯定不会错的,而且可能还是老革命。”

    加里安的沉着冷静表现更加肯定了卫兵总队长的想法,于是他挥了挥手,语气坚定的说道,“给我搜身,这个革命党肯定随身携带着武器。”

    其中一名士兵走上前,双手探入加里安的口袋里摸索着,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里面却只发现了一份稿纸。

    梅里美躲在一边,以一副看热闹的姿态打量着面前的一幕,他非常希望能在隆重的葬礼上闹出动静,当他仰起头看着金色闪耀的圣十字架时,喃喃自语的说道,“可惜没有酒杯,不然我都要举杯敬圣母玛利亚一杯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糗,今后加里安你在巴黎的名声便臭了。”

    卫兵总队长抓着手中的稿纸,厉声询问,“这是什么?”

    “轻点,士兵,这是悼词。”

    加里安的食指指着他手中的稿子,解释说道,“听说为热罗姆亲王写悼词的家伙水平不够,所以我斗胆的写了一篇。”

    站在不远处梅里美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上前一步。他的目光紧紧注视着加里安,而他在被枪口对准的情况下,还特意转过头朝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仿佛在耀武扬威的炫耀胜利。

    梅里美握紧了拳头,心中隐约感到不安。

    “你以为你是谁?”

    卫兵总队长怒斥说道,“敢质疑我们的陛下?”

    周围的人发出一片哄笑,他们仿佛在看着小丑滑稽表演一般,注视着加里安的一举一动,尤其听到质疑的问题时,都以为对方疯了。

    “富尔德部长,我看你是紧张过度了。”

    莫尼尔轻声说道,“戒严程度堪比杜伊勒里宫的葬礼怎么可能会出现革命党的刺杀,我看这人只不过是混迹进来凑热闹的记者罢了。”

    富尔德冷哼一声,不以为然。他盯着被围成一圈的加里安,说道,“小心点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最近陛下似乎跟天主教保守势力形同陌路了,他准备拉拢工人阶级。提交给元老院放松管制的议案只是第一步。”

    对于这个前所未有的消息,莫尼尔流露出惊讶的神色,“真的?”

    还没从对方口中得到下文,交流就被打断了。

    “咳咳,你们在干什么!”

    一阵愤怒的女声打破了平静,众人回过头看见穿着黑色长裙的公主快步的走了上来,她试图推开宫廷侍卫,却被强硬的拦住。

    “对不起,公主殿下,你不能往前走,革命党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立法团团长施耐德一副置之度外的看戏神情,“啧啧啧,连马蒂尔德公主都来了,我看有好戏看了。”

    “宴会中公然混入的革命党,怕是没有好下场。”

    然而却没有出现他们预料之中的剧情,接下来的反转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什么革命党!”

    马蒂尔德公主怒不可遏的指着士兵说道,“这是我的客人,你居然把他当做革命党?信不信我先把你当革命党下狱?”

    周围还在嘲笑加里安的上流名士听到这句话,立刻闭上嘴。

    富尔德脸色骤变。

    而施耐德撇了撇嘴,饶有趣味的说道,“难道这个年轻人,跟马蒂尔德公主有关系?”

    士兵听到这句话后,连忙放下了枪,加里安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大祸临头的惊恐。因为马蒂尔德公主身后,跟随着皇帝陛下夫妇。

    “算了,马蒂尔德堂妹,他们也是为了葬礼着想才紧张过度的。”

    拿破仑三世缓缓走上前,他待人接客的态度一如历史上记载的温和,全然想象不到内心深处的独裁手腕和强硬。

    拿破仑三世表现出友善和亲和的姿态,对加里安说道,“我为卫兵的反应过度向你道歉,这位客人,你叫什么名字?”

    “加里安,陛下。”

    加里安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拿破仑三世,压抑着内心深处的紧张和激动,一脸平和的答复,他没想到与革命敌人的会面,会在如此戏剧性的场景中。

    而拿破仑打量加里安时,目光也变得深邃,昨天在库塞尔街公馆提起的年轻人今天便站在自己面前,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望向了马蒂尔德公主。

    而后者却做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拿破仑三世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表妹竟然会对一个文人上心到这种程度,对于之前德意志的报告的确有点兴趣,但还不至于到面对面的促膝长谈的重要性。

    加里安小声的试探说道,“对了陛下,可否让卫兵总队长之前夺走的稿纸还给我?”

    “嗯?”

    拿破仑三世的目光也顺着加里安手指指向,集中在了卫兵总队长的手中。看到拿皇的目光,卫兵连忙将稿纸双手递送给皇帝陛下。

    拿破仑三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加里安认真地说道,“为陛下量身准备的悼词演讲。”

    “你对自己的才华很自信?”

    “可能会比之前准备的那一篇好。”

    “陛下,不要听这个家伙胡说八道!”

    梅里美议员察觉到自己写的演讲可能会被替换,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准备先发制人混淆视听,他走上前焦急的说道,“这人跟革命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话不可相信,陛下。”

    “闭嘴,梅里美议员。”

    拿破仑三世收敛起和善,不怒自威的神情把梅里美吓得待在了原地。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一个大独裁者应有的强硬。

    周围的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全场肃静。

    欧仁妮皇后适时的走上前,站在丈夫身边,不动声色的提醒陛下,面前的人是自己叔叔,给他一个台阶下。

    拿破仑三世会意,冷声说道,“不用你多嘴来教我,我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