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八章 革命的变节者
    第二更

    加里安从梯也尔家中冲出去,他站在门口大口的呼吸着,将肺部聚积的抑郁一吐而空。

    与梯也尔会谈之后,加里安才知道那种如同憎恶下水道的蛆虫的恶心感受。

    他断然拒绝梯也尔的马车夫送回家的请求,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往圣安东尼街的方向走。

    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加里安找了一间餐厅,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思考着接下来的要做些什么。

    侍从将咖啡端给加里安,他微笑着点头致谢,随即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周围的人热闹的细声交谈着,然而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都没有。”

    加里安叹一口气,端起了咖啡。

    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沉思。

    “咦?这不是加里安阁下吗?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加里安放下咖啡转过头,看见之前拜托过的莱昂·甘必大律师跟随着一位中年男人,出现在自己身后。

    “甘必大阁下,好久不见。”

    加里安礼貌的站起身,招呼两人坐下。

    在为他进行了革命党人的辩护之后,甘必大已经声名鹊起。作为一名见习律师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错了。

    不过加里安却用余光打量着旁边不苟言笑的男人,比起莱昂·甘必大,他对面前的陌生人更感兴趣。

    两人都坐了下来,甘必大介绍说道,“对了,忘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德勒克吕兹先生,我的当事人。他刚刚来到巴黎。德勒克吕兹先生,这位是加里安,一位作家。”

    德勒克吕兹语气生硬的说道,“你好,加里安先生。”

    听到德勒克吕兹这个名字,加里安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人一直摆着严肃的神情,而且一副不愿多说的神态。

    甘必大看着沉默不语的加里安,问道,“怎么了?加里安阁下?”

    “不劳烦甘必大先生介绍了,我知道你,德勒克吕兹阁下。”

    沉默的男人盯着加里安,迟疑的问道,“你知道我?”

    “是的。”

    加里安三言两语将对方的底细道了出来,“你在1830年时参加了七月革命﹐继而反对七月王朝﹐参加秘密共和派组织人民之友社,结识了革命党人布朗基。在谋刺路易?菲利浦未遂案中受牵连﹐流亡比利时。1841年回国﹐主编了《北方无党派报》。1847年在里尔组织宴会运动,鼓动改革。1848年参加二月革命﹐任第二共和国政府驻北方省和加莱省总委员﹐不久辞职﹐同年11月在巴黎创办《民主与社会革命报》﹐抨击路易?波拿巴。1849年 6月再次被迫逃亡国外﹐流寓伦敦。1853年 8月秘密到巴黎﹐加入秘密社团青年山岳派﹐为其主要领导人之一。10月被捕。1854年被判刑4年﹐後又加判10年﹐流放圭亚那卡宴岛。今年获赦回国,对吗?”

    德勒克吕兹脸色苍白,他小声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情况?”

    加里安端起水杯,微笑着说道,“当然是秘密。”

    巴黎公社创始人之一和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创始人之一聚在一起,这场面让作为穿越者的加里安感到违和。

    不过双方的第一次真正的合作是在1868年的博丹事件,虽然甘必大据理力争,为德勒克吕兹做无罪辩护,然而最终还是被帝国政府妄加罪名关押了半年。

    “加里安阁下,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没什么,我刚从梯也尔那里回来。”

    “梯也尔?”

    听到这个名字,德勒克吕兹流露出厌恶的情绪,他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那个该死的家伙,在1848年时就试图欺骗民众,现在还会有人相信他的鬼话吗?”

    加里安耸耸肩,随口说道,“当然有了,他还试图拉拢我归顺奥尔良党,不过我拒绝了。”

    没想到对方轻描淡写的说出会面的内容,德勒克吕兹对面前的年轻人也稍稍开始正式起来。毕竟自从他返回巴黎之后,这个名字就一直被反复提起。

    关于他的经历,总是夹杂着赞美和贬斥。

    “不过加里安阁下,最近在我们同志口中听到的关于你的传闻也不少呢。”

    “哦,是吗?”

    德勒克吕兹意味深长的说道,“很多人都在传,你是革命的变节者。”

    加里安慢慢眯起了眼睛,如同打量着敌人一般,小声的反问道,“革命的变节者?”

    “是的。”

    德勒克吕兹双手交叉托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将他从同伴口中听到的风言风语全部说出来。

    “他们说你投靠了马蒂尔德公主,背叛了革命。还说你所谓的革命诗人形象不过是为了让巴黎王室重视的筹码,现在如你所愿得到了全部,你对自己社会地位满意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

    加里安愣了一下,随即便大声的笑出了声,引得隔壁桌的客人也回过头望向这里。

    德勒克吕兹看着面前失态的年轻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对不起,我只是对你们的愚蠢感到可笑。”

    加里安尖酸刻薄的说道,“我还以为革命党多少会有一点深刻的见解,但没想到有些人肤浅的让人感到可笑。”

    “你是说这些罪名都是假的咯?”

    听到污蔑的罪名,加里安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他凑上前,神情怜悯的对德勒克吕兹说道,“不好意思,德勒克吕兹阁下可能误解了什么,首先,我同情广大工人民众,但并不是你们革命的支持者。在我眼中,你跟布朗基同志一样可笑,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朝着一个失败的方向拼命努力,仅此而已。”

    “我认同你们的理念,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反对你们愚蠢的做法。”

    加里安毫不客气的嘲讽说道,“不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也想让革命成功,你以为巴黎的守卫军队是摆设?”

    “我之前就和布朗基说过,你浪费了半生的精力,用错误的方式在追求一个崇高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