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六章 巴黎伯爵
    第二更,从明天开始的章节尽量做到上午更新

    加里安断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他站在面前,直视着车厢内男人的眼神,没有半点退缩。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么请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不然我不会跟你走的。”

    车里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难道你就这么不愿意配合吗?”

    马不耐烦的踢踏着铁蹄,嘴里发出了嘶鸣声。马车夫拉低了帽檐,从加里安的角度看过去,看不清他的脸庞。

    “是的,我不愿意配合。我担心和您共同乘坐一辆马车,最后我连怎么死都不知道。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车内的男人终于让步了,对于加里安一而再的坚持,他无可奈何的说道,“或许你已经听过我的名字了,梯也尔,路易·阿道夫·梯也尔。”

    加里安看着面前的男人,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梯也尔会找上门,加里安眯起了眼睛,小心翼翼掩盖着他对面前矮小男人的鄙夷和厌恶。

    面前这个笑容虚假的家伙,将来会成为法国工人阶级的头号敌人,连马克思都毫不犹豫的在《法兰西内战》中,表达了对他的厌恶。

    “梯也尔这个侏儒怪物,将近半世纪以来一直受法国资产阶级倾心崇拜,因为他是这个资产阶级的阶级腐败的最完备的思想代表。还在他成为第三共和国临时政府政要以前,他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就已经显出他说谎的才能了。他的社会活动编年史就是一部法国灾难史。”

    “他是一个玩弄政治小骗局的专家,背信弃义和卖身变节的老手,议会党派斗争中施展细小权术、阴谋诡计和卑鄙奸诈的巨匠;他一失势就不惜鼓吹革命,而一旦大权在握则毫不踌躇地把革命侵入血泊;他只有阶级偏见而没有思想,只有虚荣心而没有良心;他的私生活和他的社会生涯同样卑鄙龌龊,——甚至在现在,当他扮演法兰西的苏拉这个角色时,还是情不自禁地用他那可笑的傲慢态度显示出他的行为的卑污。”

    “哦,是梯也尔阁下,有什么事情吗?”

    梯也尔摘下了帽子,语气诚恳的说道,“之前看了那篇《我的奋斗》之后,对于加里安的阁下的质疑,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所以希望能够当面向您道歉。”

    “哦?是吗?”

    加里安知道这个老狐狸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否则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等自己。

    他摆摆手,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

    梯也尔终于坐不住了,他焦急的伸出手拉住了加里安的胳膊,急躁的说道,“对不起,加里安阁下,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嗯?”

    这一次加里安嘴角勾勒出微笑,从刚才开始便等待梯也尔开口说出这句话。

    “上来吧,详情到我家一叙。”

    加里安踏上了梯也尔的马车,一路上两人交谈不多。绝大多数时刻加里安都只是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对于梯也尔抛出的话题回应一两声,之后又重新陷入了沉默。

    马车很快来到了梯也尔的宅邸面前,两人下车之后,加里安跟随着梯也尔直接走了进去,直到走入书房之中。

    与左拉的书房不同的是,他房间里所有的书籍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甚至连桌面上的稿纸都叠放在一边。房间里充斥着香料燃烧之后的余味,朝着加里安扑鼻而来。

    “说出你真正的目的吧,梯也尔阁下。我想应该不是因为仰慕才华之类的鬼话吧?”

    “是的。”

    梯也尔摘下了帽子,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神情严肃的说道,“这次请加里安阁下过来,找你的真正目的,是邀请你加入奥尔良党。我之前以为你是革命党人,但自从你跟波拿巴王室互通有无之后我就知道虽然你表面上效忠革命,但实际上也是保守派。我们保皇党需要您这样的人才……”

    “等等。”

    加里安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问道,“你是说希望我效忠巴黎伯爵,成为你们奥尔良党的一员?”

    梯也尔点点头。

    而加里安却是一脸哭笑不得。

    巴黎伯爵路易·菲利普·奥尔良,法国路易·菲利普国王王储奥尔良公爵费迪南之子。1842年费迪南死后,他成为王储,并封为巴黎伯爵。

    1848年二月革命爆发,被迫逊位的国王曾希望以他继位来延续王朝,但民众普遍不支持,现在流亡英国,受到英国王室的关照。

    明年他将作为法国志愿兵参加美国南北战争,在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的参谋部工作。等到1870年巴黎公社被镇压后,他将返回法国。

    巴黎伯爵对于奥尔良派而言,是整个利益集团的精神支柱。

    “你凭什么认为我值得你拉拢?“

    “我看过之前加里安阁下写的东西,无论是作为智囊人才,还是作为舆论宣传,你都非常得心应手,而且您与波拿巴派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那么深厚,所以我们可以给你提供……”

    加里安终于弄清楚了面前老狐狸的真正的目的,试图拉拢自己,为奥尔良党效忠。看来自从七月王朝解散之后,保皇党的势力一直在巴黎进行秘密的活动啊。

    因为树大招风的关系,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但是加里安没有表示明确的态度,反而将话题转移到另外一方面。

    “等等。”

    “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边。听说梯也尔阁下自从七月王朝解散之后一直闭关著书,编写一部历史著作《执政官统治史和法兰西帝国史》,而且还差不多写完了。”

    梯也尔停下了脚步,他转过头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写这本书?”

    梯也尔在书中宣扬崇拜个人成就,大力颂扬拿破仑一世,特别是对拿破仑的军事指挥才干的肯定,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忠实的波拿巴党。

    加里安恶趣味的建议他,“梯也尔阁下,你有没有想过写一本拿破仑皇帝从荣军院里复活,拳打普鲁士,脚踢大不列颠的小说?”

    对方语气严肃的问道,“加里安阁下,您这是在开玩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