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三章 未来巨擘
    酒馆里演奏着轻快旋律的音乐,衣着奔放的女侍从穿梭在喧闹的酒桌之间,不停摇摆扭动着翘臀,如同一只性感的小猫咪,朝着周围的客人抛出魅惑的眼神。

    “真是人间尤物啊。”

    博尔斯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从穿着长裙的女侍从手中接过了另外一瓶酒,他斜靠着座椅,扯着嘴角笑道,“那么,加里安阁下。打算让我写什么报告?”

    “一份关于遏制梅毒蔓延,并且倡议使用安q套的文章,我希望你能够发动新闻界的朋友,将这篇文章转发刊登,并且让整个巴黎都人尽皆知。”

    “……”

    博尔斯特差点将嘴里的酒喷出来,他捂着嘴巴咳嗽两声,周围其他桌的客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博尔斯特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擦了擦嘴巴,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

    “加里安阁下,你刚才说的都是你真的吗?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要发表这样一篇文章,恐怕会成为巴黎众矢之的吧?接下来不仅仅是保守派文人,你甚至可能会成为天主教的教徒和保守派势力抨击的对象。”

    仿佛沉迷于醉生梦死的文人,徘徊在美色和奢靡之间的骚客似乎突然清醒了,开始向巴黎这种糜烂的风气宣战。

    “我们这一行,本来就是向旧时代宣战,就算是拿皇复活,然后建立第三帝国并且带领法兰西走向欧洲霸主的伟大胜利,我也不会认同。”

    加里安认真地说道,“自始至终,我都在为人民争取权利。”

    “真是败给你了。”

    博尔斯特无奈的挥了挥手,“难怪你会成为新闻审核部门的眼中钉,其他文人都只是把革命当做一个时髦的词汇,只有你去认真的贯彻落实了。我收回之前的话,加里安,你很了不起。”

    酒精顺着喉咙流向了食道,炙热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博尔斯特红着脸,兴奋的大声说道,“但是一个人的命运,除了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现在波拿巴家族牢牢的掌控着法国,并且还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洗刷了当年失败的耻辱,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加入库塞尔街公馆沙龙,而不是作死搞特殊,得罪巴黎一批实力派的文人。别以为有马蒂尔德公主在背后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万一,我是说万一将来你没有任何人的庇护,怎么办?”

    “博尔斯特阁下。”

    加里安哈哈大笑,尖锐的笑声像是在反驳对方的结论,他说道,“生前再多浮名也是假的,比起这个,我更关心死后能不能躺入先贤祠,与伏尔泰等启蒙先驱聊天。”

    “别人都在关心自己能不能获得法兰西学院的头衔,唯独加里安阁下却想着死后能不能去跟先贤祠里的泰斗们聊天,真是有趣,哈哈哈哈。”

    “真吵。”

    博尔斯特的话被突兀的打断,旁边一桌人看了他俩一眼,嘴里不满的嘟哝道,然后转过身继续他们的话题。

    酒馆的喧嚣盖过了他们的细声讨论,加里安隐约听到好像在讨论某一部小说,但是只能断断续续听到几个关键词,于是也就没有多想,心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博尔斯特也没有介意对方的埋怨,他小声的对加里安说道,“你注意到那些人的手了吗?那些粘在指尖没有擦干的燃料,我敢打赌这些人都是一群画家。”

    而左拉的目光却注意到隔壁桌的其中一人,他站起身,走到对方面前,小声的说道,“请问您是保罗·塞尚同学吗?”

    “诶?”

    加里安愣住了,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是?”

    旁边那桌的人也站起身,他看着面前的左拉,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是左拉同学吗?”

    “是的,我是左拉。”

    左拉上前一步,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道,“保罗·塞尚同学,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你!”

    这次加里安总算听清楚了,那人的确是左拉口中的保罗·塞尚。未来法国著名画家,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作为现代艺术的先驱,西方现代画家称他为“现代艺术之父”

    不过加里安的确有些难以将面前身材矮胖,长着宽大额头和鹰钩鼻的男人与未来的艺术家联系在一起。

    既然双方都熟识,热情的画家们将加里安和博尔斯特也请了过来,塞尚之所以认识左拉,是因为两人中学时代是同学,都醉心于音乐,在学生乐队中,他吹铜管,左拉吹长笛。

    “这位是马奈阁下。”

    塞尚热情的说道,“我打算跟着他们一起学习绘画。”

    马奈!

    加里安手中的酒杯颤抖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打量着面前的众人,果然这条酒吧街是艺术家藏龙卧虎的地方,光是一个晚上就遇见了两位印象主义的集大成者。

    “学习画画?你父亲不是帮你安排好银行的职务了吗?”

    左拉对于塞尚的举动感到不解。

    塞尚有感而慨的说道,“是啊,他保留了作为银行经理继承人的职位,并用还警告我,孩子,想想未来吧!人会因为天赋而死亡,却要靠金钱吃饭。但是我宁可饿死也要追求自己的天赋,我在热德布芳花园别墅里布置了一间画室。”

    面前的塞尚显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他坚定的说道,“左拉,你还记得之前我们说过的话吗?你说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画家。我也看到你的小说开始在报纸上连载了。”

    “过誉了。”

    左拉不好意思的说道,“离成为伟大的文学家还差得远呢。”

    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马奈对加里安说道,“那么这位先生也是一位文人吧?”

    “哦?是的。”

    加里安微微颔首,小声的说道,“我是左拉的朋友,加里安。”

    “加里安?”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众人顿时变了脸色,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你就是写《1984》和《德意志崛起》的革命诗人?”

    “……对吧……”

    马奈笑着说道,“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的书呢。”

    加里安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居然已经横跨到了艺术界,他挠了挠头,说道,“啊?”

    塞尚端着酒杯,半开玩笑说道,“嗯,我们在讨论,如果《1984》一直不完本,我们要不要拿刀逼着作者写完最后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