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二章 蒙马特酒吧街
    第二更

    知晓这场游戏是加里安设下的局,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戈蒂耶已经被这场游戏吓得魂不附体,甚至感觉自己重获新生。然而接下来加里安的举动,却有一种重新堕落地狱的恐怖。

    加里安把子弹装入了弹巢之中,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男人,他平静的说道,“你要跟我继续玩下去吗?戈蒂耶阁下,我曾写过禁书《1984》,也被政府当成是革命党的同党和同情者,为牢狱中的革命者写过赞歌,甚至还参与过工人运动。我不像你珍惜名利,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决心,来一场真正的赌注。”

    刚刚死里逃生的戈蒂耶怎么可能会再来一场送命的游戏,他断然拒绝了加里安的邀请。

    戈蒂耶用手遮挡着脸,大喊大叫说道,“不,疯子,我拒绝,我不会再跟你玩这场游戏了,你想寻死也别拉着我。”

    加里安问道,“你这是害怕了吗?”

    脸色苍白的戈蒂耶踉踉跄跄的站起身,险些撞在了桌边。他声嘶力竭的说道,“滚开,我要离开这里!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随便你怎么说,我不会再继续下去了,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

    说完,戈蒂耶踹开了椅子,慌慌张张的往门外跑去,波德莱尔叫了对方一声,却没有回应。只是疯狂往外奔逃,夺门而出。

    戈蒂耶再也忍受不了了,这哪里是文人,简直就是疯子!

    “等一下,戈蒂耶。”

    波德莱尔无奈的看了加里安一眼,然后追了出去,作为戈蒂耶的好友,他可不希望好友崩溃之后会做出傻事。

    加里安没有做出阻拦的动作,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的逃离。然后转过头对身边的博尔斯特和左拉说道,“看样子是戈蒂耶阁下输了,人再经历了生死攸关之后,很难会有勇气再玩一局俄罗斯转盘。”

    “啪啪啪。”

    博尔斯特一个人鼓起掌,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回荡着。他微笑着说道,“不错,这是我见过最精彩的决斗,或许会被后人载入文艺的史册,但我不希望今后有谁会效仿这场生死对决了。而且我也知道明天的报道应该怎么写了。唉,可怜的戈蒂耶阁下,恐怕会落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吧?毕竟如此失态的模样,我也是第一次见。”

    加里安可没有多愁善感的慨叹,至少他要让保守派的那些家伙明白自己不是温顺的小绵羊,而是随时会咬人一口的毒蛇。

    希望他们今后能有所收敛。

    “博尔斯特阁下,感谢你今天前来作为公证人,如果今晚交完稿子还有空的话,我们喝一杯如何?作为今天的报答。”

    面对加里安的盛情邀请,博尔斯特自然不会拒绝。他把笔记本塞入口袋之中,双手摩挲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了,喝酒的话,当然是城北蒙马特高地酒吧街了,我们在流浪者酒馆见面,如何?”

    加里安眼前一亮,点头说道,“没有问题,那么我们晚上八点再见。”

    送走了博尔斯特之后,加里安将手枪收入木匣子,明天的报纸恐怕就能看到戈蒂耶丑态尽出的报告了。

    “先是约戈蒂耶决斗,然后又约博尔斯特记者喝酒,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加里安把食指靠在嘴唇上,轻声说道,“秘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他拍了拍左拉的肩膀,一脸神秘的微笑说道,“走吧,我们去喝一杯?”

    左拉犹豫的说道,“但是今晚我还要赶稿……后天就要给主编交稿了。”

    加里安架起他的胳膊,一边怂恿说道,“没事的,拖更一两章读者不会说什么的,相信我。一个作者只有在截稿之前才会灵感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

    随着夜幕的降临,巴黎变得比白天更加的热闹。

    蒙马特高地酒吧街也开始热闹了起来,这里是是仅次于香榭丽舍大道的繁荣区域,汇聚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流浪艺术家,他们在蒙马特高地作画卖艺,使这一带充满艺术气氛,成为了巴黎最别致、最多姿多彩的城区之一。艺术活动活跃,使得蒙马特高地街区那弯弯曲曲的卵石坡路的两侧,小咖啡馆、小酒吧生意兴隆。逐渐成为了一片热闹的活动中心。

    小咖啡馆和小酒馆里里来了一些吉普赛的舞女,穿着滚有繁复花边的长裙,伴着狂热的音乐节奏,扭动着臀部,把大腿抬得高高的,甚至直直地伸向挂着吊灯的天顶。伴随着男人的狂欢和口哨声,将整条酒吧街变成了热闹的“蒲场”。

    后来有人在这条酒吧街建了一座酒馆,便是日后人尽皆知的红磨坊,成为巴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道路的两边都是香滟诱人的舞女,搔首弄姿摆出吸引眼球的完美曲线来吸引客人的驻足。

    从圣安东尼街搭乘公共马车远道而来,加里安带着左拉,和周围其他“衣冠楚楚”的绅士一样,都是在这里寻找灵魂和欲望的宣泄口。

    穿过了妖艳悻感的舞女和拎着酒瓶走路不稳的醉汉,钻进了热闹的酒馆。在热闹的大厅里找到了坐在角落的博尔斯特。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瓶杜松子酒,他已经喝了一小杯了。

    “博尔斯特阁下,你看上去心情很好啊。”

    “当然了。”

    博尔斯特叼着烟,将面前剩余的两个空杯子都倒满。

    他朝着加里安大喊,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盖过嘈杂的音乐。

    “你看,这里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我的圣母玛利亚,看看这些雪白的翘臀维纳斯,看看那些胸前波澜壮阔的缪斯……流浪的艺术家总能在这里得到生理上的发泄。虽然我并不认为这对于他们寻找灵感有多少帮助。”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加里安笑了笑。

    坐在对面的博尔斯特看着两人,笑着说道,“加里安先生今天请我喝一杯,恐怕还有别的事情吧?”

    加里安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他将一个小袋子放在了博尔斯特的面前;

    对方疑惑的打开了袋口,往里面扫了一眼,愣住了。

    他惊讶的发现里面全是法郎,捧着手心里沉甸甸的袋子,博尔斯特迟疑的问道,“加里安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有三百法郎,事后我还会付给你一笔酬劳。”

    “说吧。”

    博尔斯特将袋子摆放在桌上,他知道想要得到这一袋法郎并不容易,希望对方直接说明来意。

    “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吗?三百法郎作为定金,恐怕加里安阁下的请求不是一般的为难。”

    “不,你想错了,我并不会为难你去做一些毁人清白的报告。”

    加里安端着面前的酒杯,摇晃着里面的杜松子酒,轻声说道,“我希望你能为我写一篇文章,而且我希望你能够动用在新闻记者界的关系,将这篇文章传达的人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