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九十五章 你算老几?
    振振有词的发言除了得到马蒂尔德公主的默认之外,并没有为迎来掌声。显然屁股决定立场,高声歌颂赞美波拿巴和痛斥人民既是暴民的都是这一群人。

    当周围的人保持沉默,连圣勃夫也将自己的脸别到一边时,他知道这次的沙龙聚会没有人支持加里安。

    梅里美拄着拐杖,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缓缓说道,“加里安阁下,文学都有一个评判的标准。如果连这个屋子里的人都不能决定时好时坏,那么还需要权威做什么?你以为写一篇革命诗篇,赢得一些人的掌声就可以对文艺指手画脚了吗?抱歉,你不行。”

    加里安反唇相讥,“在我看来,行和不行都不是你决定的,梅里美阁下。”

    “哦?那是由谁决定?”

    “民众。”

    加里安无情的揭露了文坛败类们小心翼翼掩饰的龌龊,直击人心的说道,“宫廷诗人的诗篇只是为了讨好王室,歌颂君主的荣光,小心翼翼的掩盖丑闻。他们不会将目光方向可怜的,在贫苦之中挣扎的民众。还记得我之前那篇《致梅里美先生》吗?从狗洞之中钻出去获得的自由,我宁可不要!”

    最后一句宁可不要在客厅里炸开,一瞬间仿佛有什么握紧圣勃夫的心脏。

    道不同不相为谋。加里安知道自己继续在公馆中待下去也不会获得认同,于是向马蒂尔德公主起身告别。

    “你没有必要……”

    加里安对于马蒂尔德公主却是非常恭敬,他点头致歉,“给公主添麻烦实在是不好意思,致歉承蒙公主殿下的照顾,不过以后的文学沙龙,我就不参加了。也免得让公主殿下感到为难。”

    在众人不解,鄙夷,淡漠的目光中,加里安孤独的背影公馆门口的方向走去。

    如同一个无冕之王。

    这场公馆会面最终不欢而散,原本想给加里安来一个下马威的保守派文人却碰了钉子。即便是玛蒂尔德公主有意让加里安加入自己的沙龙聚会,然而在原则性问题上表现的依旧是异常强硬。

    梅里美被反驳的脸上无光,原本是想像为胜利者一样接受加利安的道歉,然而迎来的却是对方无情的反击。

    在加里安离开之后,他也只好向马蒂尔德公主告辞,并且暗中记下了一笔。

    拄着拐杖的优雅老狐狸并不着急,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犯错的时刻。想要在巴黎出人头地获得成就,最终还是要过自己这一关。梅里美才是波拿巴官方文学主流的代表。

    加里安离开了公馆,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他实在无法与那些保守派的家伙们共处一室,以前他只是觉得文人相轻,现在看来19世纪的文豪们简直是党同伐异。

    男人只有在聊女人时才会气氛和谐,一旦涉及到政治的话题必然血雨腥风。

    此时加里安落脚的房子还没找好。从公馆出来之后,重新返回了左拉的下榻的租屋。不过当他推开门时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坐在座位上,跟左拉有说有笑的聊天。

    都德看到加里安走进门,对方连忙站起身,快步的走上来,然后朝着加里安伸出手,神情振奋的说道,“加里安先生,总算等到你了。”

    加里安停留了片刻脚步,说道,“嗯?都德你来了?”

    加里安把帽子挂在衣帽架上,他打量着都德,虽然依旧穿着一身破旧的外套,然而却掩盖不住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比起库塞尔街公馆衣着华丽却枯槁无神的诗人们,都德却显得更像是象征生机勃勃的新生。

    “看你一脸阴沉的样子,马蒂尔德公主的沙龙聚会好像不欢而散啊?”

    左拉插嘴了一句,“是不是那群官方文人优越感十足?”

    “那里是一潭死水。”

    加里安想了片刻,才用这个最贴切的形容。

    “不过是一群依仗着王室在背后撑腰,便表现出一副优越感十足的老顽固。当然,这些人也看不起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在他们眼中,革命诗人的作品是一堆厕所废纸罢了。”

    “你这言论,被那些挤破头想要进官方是沙龙的人听到了,还不是气死?”

    左拉和都德对于加里安的言论有些猝不及防,当所有人都在以向官方靠拢,得到认同为荣时,他却独自的站出来,痛斥保守派的虚伪。

    都德小声的问道,“加里安阁下,你这是打算……拒绝官方沙龙的邀请。”

    加里安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靠着木桌的边缘,对都德说道,“抱歉,我天生对这群人过敏,路走不到一起,也不打算掺和到一起。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更想创办一个落选沙龙,将那些才华横溢都不得认可的文人汇聚在一起。”

    “另立门派?”

    “是给郁郁不得志的作家一条出路。”

    加里安看着面前的都德,像是回忆起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文艺之争。

    “雨果的话剧《欧那尼》上映之时,古典派的保守文人便对他们进行猛烈抨击,甚至在法兰西的歌剧院里朝观众席扔垃圾,当时一片白菜叶当时就砸中了巴尔扎克先生的脑袋,把雨果阁下逼得灰头土脸。然而无论他们如何的诽谤抨击,也改变不了《欧那尼》的大获成功,更改变不了古典派终将江河日下的事实。”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第一件事,不要盲从文学权威。”

    “文艺要通过实践,到群众中去考验。形象是否站得住,是否为人民所喜闻乐见,不是你的领导批准可以算数的。艺术作品的好坏,要由群众回答,而不是由权威回答;如果有原则上的错误,违反社会的作品,我们要抵制,不能任其自由泛滥,更不能像戈蒂耶阁下一样,宣称文艺可以脱离社会道德。”

    “所以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惊世骇俗的言论,个性十足的文人。

    这是都德对加里安的第一印象。

    “那么……”

    都德好奇的问道,“加里安阁下打算什么时候创办落选沙龙呢?”

    “等等。”

    加里安活动了一下筋骨,平静的说道,“在此之前,我还有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