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九十四章 最好的时代
    第二更

    如同一个世纪之后的民国初期掀起的大奶奶主义运动一样,加利安也希望在青霉素发明之前能够普及更加便宜实用的避y套,为遏制梅毒的扩散做出一份贡献。他甚至想要模仿胡适发表一份宣言,来呼吁巴黎的民众为了自身的安全,请使用安全套。

    有些事情众人心知肚明,但是摆到台面上来讲便显得不太适合。雷诺阿应该庆幸自己画金发浴女时已经是风气开放的第三共和国时代,否则这位没有奶籽就不知道如何作画的画家,十有八九会被第六法庭以伤风败俗的罪名锒铛入狱。

    普及的困难在于生产工艺的限制,橡胶硫化技术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终于有了长足的进展,而在安全套没有普及的年代,他希望能够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马蒂尔德公主叹了一口气,她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你真的要这么做?政府那边我可以打个招呼,不会对你产生什么麻烦。但是舆论这一关我帮不了你,如果民众不支持你的做法,觉得太惊世骇俗了,怎么办?文人都会小心翼翼的珍惜羽毛,像你不在乎名声的却是头一个。”

    加里安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嘴唇没有碰到杯口,而是轻轻的放下,笑着说道,“我不过是一个从卢瓦尔省过来的年轻人,有幸写了几篇文章,得到了一些文豪巨擘们的赏识。就算失败了也不过是难堪的滚回乡下,对于我而言,纸醉金迷的巴黎是一场豪赌,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惊心动魄的过程。”

    “你真是一个……怪人。”

    这是马蒂尔德公主给予加里安最中肯的评价。

    加里安开了一个小玩笑,“承蒙赞誉,我还以为你会用弗兰肯斯坦这种雪莱式的形容。”

    “为了实现你的大胆想法,我需要投资多少法郎?”

    加里安换成一副认真的神情,开始精打细算一笔账,他说道,“现在法国已经有硫化工艺技术,我们需要将这份工艺运用在生产方面,而且我心中也有一位化学家人选,希望他能够出面帮我们完成这项工艺的改进。之前我估算错误了,不过恐怕需要五万到十万法郎的投资吧。”

    公主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心中酝酿着自己是否答应对方这个夸张的计划。

    加里安则摆手说道,“不用这么急着答复,公主殿下。”

    见加里安并不强烈的要求,马蒂尔德公主也乐意拖缓一段时间。她站起身,走到门口,对身后的加里安说道,“算了,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今天邀请你过来,原本是想让你与另外一人见一面。”

    “和谁见面?”

    “梅里美阁下。”

    加里安的脸色阴沉的下来,因为他听到门外的客厅里响起了众人的寒暄声,以及他们呼唤着自己由衷厌恶的名字。

    梅里美。

    加里安小声的反问道,“是准备让我跟梅里美阁下握手言和吗?”

    马蒂尔德公主轻声说道,“毕竟梅里美是法兰西保守派文人中的中流砥柱,你没有必要跟他关系闹得这么僵。”

    然而加里安的态度却坚决的让马蒂尔德公主措手不及。

    “我拒绝。”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鼓吹要吊死所有革命者,把共和派定义为暴徒的是他,除非他站在我的墓碑,洋洋得意的宣告自己的胜利,不然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梅里美见鬼去吧!”

    马蒂尔德公主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加里安,就像锁链锁不住一只自由的天鹅。说到底也是从这位放荡不羁的文人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坚定地自由主义者。

    加里安拒绝了公主的好意,他转身走出门,看见梅里美正在与其他人欣赏着马蒂尔德公主收藏的油画,他指点着公主的藏品——早期的佛罗伦萨画派的珍宝,炫耀着自己的丰厚的历史底蕴。

    站在身后的加里安开口了,他用梅里美刚好能够听清的声音说道,“然而用如此巨大的尺寸表现女性的倮体,是中世纪教会所严令禁止的。只有在强大的美第奇家族的统领和保护下,这种对人类自身美感的发掘和追求,才能小心翼翼地复苏和发展。但这种强大的保护并没有一直延续下去,1492年美第奇家族统治者洛伦佐去世,佛罗伦萨的黄金时代告一段落。新的继承者皮耶罗软弱无能,失去了对佛罗伦萨的统治地位。混乱之中,一个叫做萨沃纳罗拉的天主教修士以他极端禁欲主义的说教蛊惑了大众,也让波提切利对自己的美学信仰产生了怀疑。1497年,萨沃纳罗拉在市政大楼旧宫前的广场上点起了熊熊大火,他派人将搜集到的包括文艺复兴艺术品在内的世俗享乐物品扔进了火海,避免人们在它们的诱惑下走向堕落。在那些艺术品中,有许多波提切利的后期绘画作品。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虚荣之火事件。”

    梅里美转过头,他第一次与加里安面对面的站着,甚至有些惊讶于这位外省乡巴佬的历史底蕴,居然能把15世纪文艺复兴的历史说的头头是道。

    “是啊。”

    梅里美微笑着说道,“难道那些崇尚所谓共和的暴民,不也是一样么?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将与佛罗伦萨画派的遭到的一把火一样,付之一炬。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煽动者,拿着共和的口号来掩盖自己的内心的邪恶。”

    说着,梅里美转过身对客厅中的其他人说道,“现在的法兰西,就是最好的时代。”

    其他人嗅出了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然而加里安没有愤怒也没有发作,似乎认同梅里美说话的微微颔首。

    “是的,波提切利的作品被付诸一炬。就如同黑暗的新闻审核,将所有自由之声烧死在报纸之上。帝国残暴的镇压机器,将无产者们绝望的呐喊掩埋在纸醉金迷的繁华之下。”

    “然而这并不是终点,佛罗伦萨黄金一代艺术家的豪华阵容,他们在15世纪末的腥风血雨中,像一位苦难的殉道者,执着的守望着,只因坚定着同一个信念。”

    加里安恍然想起之前自己所坚信的时代,没有了剥削和压迫,所有贫穷的,保守压迫的无产者卸下了身上的镣铐,享受着真正的自由。

    从窗外透露的阳光将年轻人的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边,仿佛像一尊雕塑。衬托着梅里美那张铁青的脸。

    站在画幕面前的马蒂尔德公主听出了言外之意,加里安所说的一切都在针对这梅里美,以及他疯狂捍卫和固守的第二帝国。

    加里安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一字一句的说道,“最好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