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九十三章 戴套运动
    求推荐票!

    “尊敬的公主殿下。”

    其他尚未崭露头角的文人殷勤的走了上来,争先恐后的拍着公主的马屁。在空隙的片刻都将将嫉妒的目光瞥向一旁的加里安。

    这位崭露头角的年轻人甚至在公主面前都没有应有的敬畏,仿佛两人是认识多年的朋友。

    马蒂尔德公主朝着客厅瞥了一眼,其他人在向公主问候之后,都在三三两两的各自交流着心得,只有被嘲讽的戈蒂耶愤愤不平的看了加里安一眼,心中忍不下这口气,随即站起身向公主殿下告别。

    马蒂尔德公主也没有强行留下对方,只是微微颔首,微笑目送出客厅,保持着对他最后的尊重。

    想要加入王室沙龙的文人数不胜数,不缺一个两个。

    不过像加里安一样近乎全能的家伙,她倒是从来没有遇到过。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的看中这个人,想要让他为波拿巴王室效忠。

    然而对于自由共和思想深入人心的他而言,为一个王室效忠太过勉为其难,马蒂尔德公主也头疼万分,但是对方愿意站在自己的公馆里已经算是成功一小步了。

    “介意借一步说话吗?”

    加里安的目光瞄向了客厅旁边的房间,显然他不希望接下来的谈话被其他人听到。

    “当然可以。”

    公主殿下拎着裙子,撇下了客厅内的众人,挪步向旁边的小房间里走去。虽然在场的文人依旧在谈论各自的话题,但是明显都心不在焉的望向了两人的方向。

    显然他们对刚才加里安与公主的话题非常感兴趣,目视着两人从视线中消失。

    加里安被带入了另外一个小隔间,比起之前的客厅,这里显得更加奢华。角落里堆放着石膏的雕塑,甚至还悬挂着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提波切利的《哀悼基督》。

    马蒂尔德公主看着加里安对提波切利的画发愣出神,不禁好奇的问道,“加里安也知道绘画?”

    “稍微懂一些。这是波提切利的哀悼基督吧?诸如开朗琪罗的痛苦悲壮的人物,伦勃朗的深沉幽怨的脸容,华托的绮丽风流的景色,而波提切利的作品总是被赋予一种妩媚。”

    后人将那种卷发大眼睛娘炮的特征总结为波提切利的妩媚艺术风格。

    马蒂尔德公主脸上闪过一丝的惊讶,原本以为加里安也就精于文学与政治,却没想到连艺术都同样了解。

    “我调查了你的背景,的确是来自外省的农民。但你之前是不是接受过贵族教育?”

    马蒂尔德公主好奇的问道,“亦或者是你的祖上曾是波旁王朝的贵族,大革命中家道中落,现在不得已成为一个农民?”

    加里安回过头,对着身后的公主笑着解释说道,“不是,我大概属于无师自通那种。”

    公主揶揄说道,“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

    房门被打开,仆人端上了咖啡摆放在待客的小桌子上。加里安也将自己的目光从绘画中收回,集中在了马蒂尔德公主身上。

    “然而公主殿下今天比之前美多了。”

    “不用给我拍马屁了。”

    对方直接切入了正题,被勾起了兴趣的马蒂尔德公主坐在座位上,她端起了茶杯,微笑着问道,“说吧,我想知道你所说的商机是什么?”

    加里安稍稍酝酿一下,他脸不红心不跳,开口直接说道,“我想要推出一款法国人自己的*,与英国那种用鱼鳔和羊肠制作的不一样,我希望能发明一种橡胶硫化之后的新型*产品。所以我在此拜托公主殿下,希望能得到你的一笔投资,用于生产。”

    “是的,投资*的生产。”

    “诶?”

    马蒂尔德公主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清了清嗓子,将刚才听到话重复了一遍,“你是说,希望我投资从事*的生产?加里安阁下,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对的。”

    加里安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态度,点头说道,“我并没有说笑,的确是希望马蒂尔德公主能够投资生产*。”

    马蒂尔德公主的脸刷的一下变红,她恼怒的注视着面前的年轻人,一字一句的训斥说道,“够了,加里安,你不把你的才华用在文学和政治上我都可以容忍,但是现在居然鼓捣这些难以启齿的歪门邪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会在巴黎掀起多大的舆论声讨?”

    “我不明白,这么一项利国利民的用品为什么会被人声讨?”

    像是预料到公主的极端反应,加里安的目光毫不畏惧,他提高了音量,也不介意门外的众人是否会听到自己的训斥。

    “你这是……”

    气上头的公主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答复,只好愤怒的说道,“你这是伤风败俗!”

    “我怎么就伤风败俗了?难道要如外面那位戈蒂耶阁下所说的,浪漫主义者为了证明自己遭受爱情的折磨和良心的谴责,尽可能带一种苍白甚至青灰,像肺结核死人一样的脸色,甚至不惜染上梅毒来证明自己是文学的殉道者?有意思吗?”

    马蒂尔德公主被堵得哑口无言。从小到大她都被严格的宫廷教育训导着要做一位淑女,但是从圣彼得堡离婚之后,失去管束的马蒂尔德公主与业余的雕塑家,年轻漂亮的美男子纽韦凯尔克伯爵厮混过一段时间,不过求欲不满,亦或者是追求刺激的心理作祟,她开始把名义上的丈夫晾在一边,并且与资助的文艺创作者,那些不修边幅却又才华横溢的男人勾搭上床。

    那些玩懵懂无知的小鲜肉算什么,马蒂尔德公主玩的可是情场老手,追求的是高手过招的独孤求败。

    后世的李姓出轨女明星与19世纪的名*际花,女作家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头上没有几十顶绿帽子想驾驭着一匹草原上的野马?能在扎堆的男人中声名远扬的,无一例外都是床上功夫远胜于自身的才华。

    加里安好不犹豫的戳破了上流名人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并且尖酸刻薄的反讽,“公主殿下感到羞耻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减少不治之症梅毒的扩散。”

    “相反那些鼓吹得梅毒而自豪的人,希望能晃一晃自己脑子,他们应该能听到海浪澎拜的声音了,我深深的怀疑戈蒂耶阁下精神状态有问题,建议他去看看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