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九十二章 一个商机
    第二更,求推荐票!

    气氛变得拔剑张弓,众人的目光凝聚在两位雄辩的选手身上。

    “住口,你以为我们堂堂法兰西是任人宰割的大清帝国吗?”

    率先发难的是一向站在保守立场的戈蒂耶,宣称文学可以无视社会道德,纯粹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先驱。虽然在加里安看来,戈蒂耶的主张更像是一种异端邪说。

    “醒醒,大清……哦不对,大清还没亡呢。”

    不理会加里安的自言自语,戈蒂耶理直气壮的问道,“我就问你一句,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为我们洗刷了多年前惨败在俄国之下的耻辱,难道不足以让人感到骄傲和自豪?德意志算什么东西,日耳曼的乡巴佬算什么东西,我们可是欧陆第一大国,世界艺术和文明的中心!”

    两人的争议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连坐在角落里不愿抬头的圣勃夫也将目光投注在两人的身上,扯着嘴角看戏。

    一个是成名已早,跟雨果私交甚好的戈蒂耶,另外一个是开始在巴黎崭露头角,挑战着传统文人的地位。从表面上看这是两人之间的战斗,但更深层次的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冲突。

    加里安嗤笑着说道,“把一场退却进行的颇为体面的战争作为骄傲的资本,难道巴黎的文人就只有这点水平?”

    论起19世纪的欧洲史,他当然不怕这些纸上谈兵的家伙。拿破仑三世自身的耻辱被史学家们钉在了历史书上,并且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世人。

    戈蒂耶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态度,不屑的说道,“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论?”

    说起英法两国的黑历史,加里安表现的毫不含糊。

    “恕我直言,从某种角度上看这是一场比谁更烂的较量。在我们取笑俄国的落后的时候,请不要忘记,诸如我们军队把爆炸弹当成信号弹,进攻步调不一致而被击退的事情比比皆是;当然跟俄国军队一样烂的还有英国军队,他们只有一百二十个军需官,大量的鲜肉和奶制品锁在仓库,肉堆放到腐烂发臭都没法运到前线,而围攻塞瓦斯托波尔的士兵只能吃饼干,在奥尔马河战役前没有帐篷住,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只要杀掉英国的军需官,英国人就输了。而且当时霍乱从英国军队中开始蔓延,并传到了法军。使得联军第二任总指挥,也就是我们的圣阿诺德元帅都病死了;而南丁格尔小姐的医疗小组为了取得治疗伤兵的药品竟然要去偷仓库的这一类荒谬的丑闻在当时简直比比皆是。”

    戈蒂耶的脸色渐渐挂不住了,他脸色阴沉的听着加里安继续说下去。

    此时的加里安已经完全的把控了主场,他指着戈蒂耶,嘲讽道,“战争以其应有的结局而告终,这完全符合拿破仑一世对那些优柔寡断、庸碌无能的将军们一生的活动所说的一句名言“朝令夕改,一片混乱”。此时的第二帝国不管怎样努力摹仿自己的原型,还是不得不到处做和拿破仑一世所做的相反的事情,这种情况,真可以说是历史的讽刺。拿破伦一世打击的是同他作战的那些国家的心脏;今天的法国攻击的却是俄国的偏远角落。希望不寄托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寄托在成功的突击、奇袭和冒险上面。第一和第二帝国及其代表人物之间的整个差别就在于这种策略的不同。拿破仑惯于以胜利者的身分进入现代欧洲各国的首都。而他的继承者则以各种借口——保护教皇、保护苏丹、保护希腊国王——把法国的守备部队分驻在古代欧洲各国的首都:罗马、君士坦丁堡和雅典;结果丝毫没有加强威力,而只是分散了力量。诸位,你们现在是否还认为,德意志的崛起不会威胁到巴黎的霸权地位?”

    “我写文章,不是喧哗取宠,是为了惊醒世人,注意到法兰西的危机。而那些粉饰太平的人,才是真正摧毁这个国家根基的刽子手!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巴黎正在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

    加里安的长篇大论堵住了那些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在有理有据的指控面前,戈蒂耶只能重复着之前说过的那一句话。

    “可是无论你怎么说,我们最终都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而你的话,只会被其他人当做危言耸听。”

    到现在还在嘴硬,加里安真的感觉波拿巴的统治要跟历史上一样,烂到根基了。

    他闭上了嘴巴,不再争辩。与蠢货争辩是一件非常糟心的事情,他们会将你的智商拉到同一水平线,在用他们多年的弱智经验打败你。

    就在考虑着是否退出这个房间时,加里安的身后传来了马蒂尔德公主的声音。

    “加里安说的并没有错,就算帝国侥幸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你能保证这些致命的缺点不会造成下一场战争的惨败?”

    其他人扭转了头,看见马蒂尔德公主站在门口,她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一直留意着客厅内的动静,也包括了加里安和戈蒂耶之间的争论。

    她看出来了,这位年轻人跟只会写一手漂亮文章的公馆文人的确不同,他不单单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甚至连欧洲的局势也能分析得头头是道,目光深远的让马蒂尔德公主觉得他甘心当文人都是大材小用,浪费天赋和才华。

    连马蒂尔德公主都站在加里安这一边,戈蒂耶只好悻悻的闭上了嘴巴,望了对手一眼,不再说话。

    马蒂尔德公主的态度和加里安的强势也给公馆里的其他文人提了一个醒,别试图倚老卖老,这位年轻人不是好惹的角色。

    “马蒂尔德公主殿下。”

    加里安嘴唇轻吻了一下公主的手背,恭敬的说道,“您的公馆沙龙聚会的确很有意思。”

    “希望他们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马蒂尔德公主笑了笑,柔声说道,“文人总有相轻的毛病。”

    “不不,并没有给我带来麻烦。”

    加里安微笑的看着公主殿下,缓缓说道,“相反,今天前来公馆拜访公主殿下,是想给殿下带来一个商机。”

    听腻了赞美之词和歌颂诗篇之后,马蒂尔德公主对加里安别出心栽的见面礼提起了兴趣。

    “哦?什么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