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八十七章 王室可以为所欲为
    隐藏在加里安背后的女人慢慢的浮现出身影,一身蓬松的宝蓝色克里诺林长裙将她的腰衬托出截然相反的纤细,淡青色的帽檐上点缀着蔷薇花的粉嫩。更让人惊叹的是她那如同凝脂般的皮肤,让周围宣称上流社会的女子感到相形见愧。

    “你是谁……”

    警长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他也没有参加过杜伊勒里宫的宫廷晚宴,又从没有在公馆中受过接待,自然不会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拿破仑三世曾经的青梅竹马,马蒂尔德公主。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要带走这个年轻人吗?”

    “他可是服刑期内的犯人,凭什么我们不能抓捕。巴黎警察办案,无关人员一律滚开。”

    玛蒂尔德公主伸出五指青葱,拦在两人之间,一字一句的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位年轻人在我的庇护之下,我看你们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

    警长被惹恼了,他刚想开口叮嘱属下将无理取闹的女人一并逮捕,却在身后响起了令人敬畏的声音。

    “恭迎马蒂尔德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

    警长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女人,然后面如死灰的转过头,他看见身后的是拿破仑三世的宫廷近卫,正在低头迎送马蒂尔德公主的到来。

    原本马蒂尔德公主是没有这一份待遇的,但是最近因为巴黎城内治安不太平,所以拿破仑三世亲自为堂妹安排了这一出。

    其他人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有点迟了。”

    马蒂尔德公主神情不悦的对面前惊慌失措的警长说道,“我是热罗姆亲王的女儿,马蒂尔德公主。警长,请问这个理由够了吗?还有,你挡着我的路了。”

    他哪里敢阻止公主,他连忙惶恐的退让到一边,低头谢罪说道,“对不起,公主殿下,是属下不知好歹,我……。”

    对于客套话,直爽的马蒂尔德公主并不想听,而是一本正经的问道,“我就问你一句,这个人我要带走,你要阻拦吗?”

    警察连忙回复道,“属下并不是来抓人的,而是在保障巴黎火车站的治安。公主自然可以带走。”

    而波德莱尔看到这一幕,已经完全惊呆了。原本他是希望能够通过福楼拜中间这层关系,让加里安能够在公主面前露个脸。

    然而面前的已经不是露面这么简单了,能跟马蒂尔德公主共同乘坐火车,还得到了波拿巴王室的庇护,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加里安在鲁昂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甚至觉得怂恿工人暴动只是一个可笑的结论罢了,哪有闹革命的家伙会得到波拿巴王室的支持?

    警长圆滑的回复道让公主稍稍多看了对方一眼,微微颔首,表示满意。她转过头对身边的加里安说道,“好了,你回到巴黎的第一个障碍已经扫除了,明天我会陪你去一趟梅里美先生的家,希望能够澄清这个误会。”

    加里安也客气的回复道,“一切都听从公主殿下的安排。”

    公主瞥了旁边的警察一眼,冷声问道,“这里还有你的事吗?没有就识相的退下吧。”

    警长没有了刚开始的理直气壮,而是拉耸着脑袋带着其他人默默地离开,在他看来,公主没有当场革职就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临走之前再望向加里安,警长眼中满是恐惧。

    这位年轻人恐怕并不简单啊。

    加里安站在一旁看完这出戏系,撇了撇嘴心中默念道,姓赵,不对,姓波拿巴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波德莱尔等人想凑上来,却被宫廷近卫直接拦住。他只好挥舞着手大声喊道,“加里安,加里安,我们在这里!”

    听到有人呼喊名字,公主和他的目光都集中到挥舞手臂的那几个人身上。

    而马蒂尔德公主最终目光复杂的锁定在乔治桑的身上,她轻声问道,“这是你的朋友吗?”

    加里安点点头,“是朋友,也是恩师。”

    公主侧过头对侍卫小声说道,“让他们过来吧。”

    侍卫让开了一条道,波德莱尔等人跑了过来,他松一口气,缓缓说道,“你没事就太好了,你应该在电报中说明原因的,搞得我以为你是想自寻死路。”

    加里安微微一笑,“抱歉,当时情况太紧急了,我一时半会也说明不了情况。”

    波德莱尔又朝着公主鞠躬致谢,“感谢公主殿下,救了我的朋友。”

    “波德莱尔先生,我从福楼拜口中听过你的大名,久仰了。”

    马蒂尔德公主眼神厌恶的瞥了乔治桑一眼,对方似乎也注意到她犀利的眼神,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得意微笑。

    两个女人对视的一幕被加里安看在眼中,他也没想到乔治桑会出现在这里,一个是热罗姆亲王的情妇,一个是热罗姆亲王的女儿。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的味道。

    优雅的公主忍住了愤怒,她转过头对着加里安说道,“加里安,改天我会带你拜访一趟梅里美先生,今天我还有事,先跟各位告辞了。娜娜,我们走吧。”

    说完,她朝着加里安眨了眨眼睛,在宫廷侍卫的保护之下,离开人潮拥挤的火车站。

    公主前脚刚走,龚古尔便急不可耐的冲了上来,两只手抓着加里安的肩膀,疯狂的喊道,“稿子,加里安,你的稿子在哪里?”

    “龚古尔主编,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

    加里安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哭笑不得的说道,“等等,我这就把稿子给你。”

    波德莱尔笑着解释说道,“您别责怪龚古尔主编了,这几天他们整个出版社都要被读者逼疯了。《第六囚牢》一断更新之后,两天之内出版社的信箱就被信件塞满了。一部分是咒骂作者的,另外大多数都是要挟出版社赶紧让作者更新,不然他们全部退订报纸,让龚古尔报社喝西北风去。幸好你有远见,用了罗斯福这个笔名。你是不知道街头巷角多少人在骂罗斯福是个混蛋。”

    加里安赶紧把稿子塞给主编,赔笑着说道,“龚古尔主编,这是《第六囚牢》剩下的稿件,对了,这一篇是另外的,我希望能以加里安的名字发表出来。”

    “没有问题,现在价廉这个名字已经成为报社的金字招牌了。”

    龚古尔刚扫了一眼,旁边的波德莱尔就抢着说道,“能回来就好了,我们先替你接风洗尘吧,走,先去吃点东西。再跟你说一说最近巴黎发生的趣闻。”

    加里安也被提起了好奇,问道,“趣闻?什么趣闻?”

    波德莱尔一脸严肃的说道,“跟你当初写《1984》时一样轰动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