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八十三章 催更!
    求推荐票!

    左拉和娜娜听到这个邀请之后,都同时屏住了呼吸。

    来自王室的邀请,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遇见的,对于一个外省而来的年轻人,这可是最重要的机遇!

    左拉甚至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

    马蒂尔德公主性格直爽,热爱自由,扮演着拿破仑夫妇不善于扮演的角色。无论在昂吉安湖畔的圣·格拉蒂安或是库赛尔街她的公馆都会热心的接待社会上的文人名士,所以在她身边逐渐的聚集了一小批文人,并且有了自己的小圈子。

    她也想邀请加里安进入。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诚意十足,然而加里安思考了片刻之后,却婉拒说道,“抱歉,如果要我向圣勃夫一样写吹捧帝国的文章,我实在下不了笔。”

    左拉和公主同时愣住了。

    平时其他人听到马蒂尔德公主的邀请,早已经感恩戴德了。而加里安最多是沉思片刻,然后说出拒绝的提议。

    不过对方越是拒绝,玛蒂尔德公主就越对他感兴趣。

    能成为自己的座上宾,是巴黎多少文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是不用你写吹捧帝国的文章,我的思想比我的堂哥自由多了。”

    马蒂尔德公主直接了当的说道,“只要你不反对巴黎的政权,不反对波拿巴家族的统治。今后在报纸上刊登的文章,稍微过线的内容,新闻审核部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小说能刊登上龚古尔兄弟的报纸吗?除非证据确凿,否则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你的《1984》越线的太过火了,所以谁都保不住。”

    加里安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公主所说的绝非虚言,加入他的文学沙龙圈子也更有利于自己在巴黎打响名气。

    “你现在得罪了梅里美,而且你的读者还威胁要刺杀他,回去之后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按照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恐怕会天天的盯着你的小说。背后搞小动作都是轻的,你当初得罪他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吧?”

    “是的,我一直以为我的读者威胁说要断更连载要给我来一颗子弹是假的,直到我看到梅里美下场之后,才清楚认识到这群狂热的书友是准备来真的。然而他们也并没有意识到疯狂的报复把我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心有余悸的加里安思考片刻之后,认真的说道,“好吧,我是个怕死的人,我答应你的要求。”

    “但是我也希望马蒂尔德公主能够尽量不要向外界提起,我在您的庇护之下。”

    “嗯……”

    马蒂尔德公主打量了他一眼,最终点了点头。镶嵌在帽子上的花随着下颌的上下摆动而摆动。

    “没有问题。”

    当加里安应允之后,玛蒂尔德公主非常的满意,原本准备返回房子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对身后的加里安补充一句,“还有一些问题,到时候我再慢慢向你请教。”

    目送玛蒂尔德公主离开之后,加里安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从今往后他终于可以在巴黎的报纸上为所欲为了!

    “加里安,可真有你的,刚才居然敢拒绝马蒂尔德公主的邀请,你知道吗?当时我紧张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腔中挤出来了!”

    加里安的脸上没有浮现出兴奋的神色,他考虑片刻之后,说道,“你给波德莱尔先生发一份电报吧,告诉他我们后天要回来了。你们也返回房间收拾一下行李,准备回巴黎了。”

    “啊。”

    左拉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加里安。

    “刚才福楼拜先生托我给你带一份电报,是波德莱尔先生寄过来的。”

    “嗯?”

    加里安不明所以的接过了电报。

    “波德莱尔先生说龚古尔主编那边已经急的焦头烂额,因为你的稿子已经拖更了好几天了。希望你能够在下周五之前尽快的把《第六囚牢》稿子交上去。”

    催稿!

    糟了,一个字没写!

    加里安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啊,那个,你到时候发电报再多写一句吧,就说我会如期交稿的。”

    “你再拖稿下去,龚古尔主编估计杀了你的心都有。”

    左拉看着加里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仗着有才华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不知道有多少还未成名的“笔和墨水的苦工囚犯”,羡慕他的才华和机遇。

    而这次的工人群体事件有喜有愁。

    鲁昂工人协会策划的暴动,让所有压榨工人的资本家不得不重视薪水和待遇的问题。

    他们原本想找市政府出面,通过国家暴力机器强行的解散鲁昂工人协会,不再让他们有反抗的机会。

    然而市长的回答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市政府不会采取贸然的行动,万一演变成真正的工人暴乱,在座的各位恐怕脑袋会吊在电线杆上。”

    既然连鲁昂市长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敢在多说什么,只能开始讨论给工人加工资的问题。最倒霉的是米法子爵,在被一顿痛打之后去找鲁昂市长想动用警局的关系,将参与暴动的工人锒铛入狱。然而鲁昂市长却直接宣布不会对工人们采取任何强制性措施,因为这是上面的要求,米法子爵只能倒霉地承受所有的损失。

    工人阶级第一次尝试到了反抗的甜头。就如同那个年轻人在工人协会的动员上所说的一样。

    “相信我,当我们走后,他们会提高你们的工资,改善待遇,这不是因为资本家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带领你们战斗过!”

    他们默默的记住了那个带领他们战斗的年轻人。

    当这场鲁昂之旅结束之后,加里安拎着行李踏上了回归的路途。

    纸醉金迷的巴黎仿佛正在向他招手,而这一次归来,他不再是一个鲁莽闯荡的年轻人。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行李的三人便跟随着公主一起前往鲁昂火车站,准备返回巴黎。

    火车缓缓地驶入站台,加里安和左拉拎着行李跟随在公主的身后,因为低调出行的缘故,所以她并没有将火车的头等位全部包下来。踏上车厢之后,依旧能看到衣着华贵的上流人士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加里安刚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左拉和娜娜被刻意的分开到另一个位置。而坐在他对面的是马蒂尔德公主。

    这样的安排对方显然是有话要说。

    马蒂尔德公主将之前的稿子摆放在加里安的面前,双手撑着下巴,平静的说道,“你的这篇报告不错,唯一的确定就是写到最精彩的地方停顿了,我现在想知道你接下来会如何写法国?以及巴黎与柏林或者维也纳之间的关系?”

    公主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他苦笑着反问道,“公主殿下,您这算是催更吗?”

    “难道不是吗?”

    马蒂尔德公主盯着加里安,咬牙切齿的说道,“因为我总得要在一方面证明,在政治方面,波拿巴家族的女人比西班牙来的乡下女人更加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