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七十六章 有钱人的任性
    市中心话剧院里有将近千个座位。演出大厅的悬挂式分枝吊灯,璀璨辉煌。其富丽堂皇的休息大厅四壁和廊柱布满巴洛克式的雕塑、挂灯、绘画,如同一个豪华的首饰盒,装满了金银珠宝。

    进入歌剧院之后沿着壮观的大楼梯往上走,大理石楼梯在金色灯光照射下更加闪亮。大楼梯上方天花板上描摹着诸多的绘画。参加歌剧院的上流人士从两侧进入走廊,这些走廊提供听众在中场休息时社交谈话的场所,设计师当初的手笔便是将他构想将大走廊设计成类似古典城堡走廊,在镜子与玻璃交错辉映下,更与歌剧欣赏相得益彰。

    坐在这样的歌剧院里欣赏表演,每一位宾客都会心情愉悦。

    唯独包厢中的米尔公爵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显然他被加里安所说的话给吓到了,眼光时不时的瞥向了最大的包间,虽然他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然而却能想象的到里面的人在细声交谈着关于自己的一切。

    这种感觉就如同死刑犯人最后的晚餐,明知道结局却又备受煎熬的走完整个流程。

    歌剧院中心的舞台上映着《罗密欧与朱丽叶》,显然福楼拜在哄公主这一件事上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当然加里安和凡尔纳不会当做电灯泡的角色,而是选择与福楼拜毗邻的包间欣赏歌剧。

    “现在米法子爵应该紧张的手心全是汗了,刚才走在马蒂尔德公主身边时已经给周围的人足够震撼,加上我看似轻描淡写的威胁,不知道今夜他会不会在席梦思上做砍头的噩梦。”

    此时周围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认为加里安是一位来自巴黎的伯爵,甚至还有人从举手投足之间猜测他的家族跟波旁王朝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凡尔纳看着舞台上演员卖力的表演,对加里安说道,“你的演技去巴黎歌剧院当演员了。”

    加里安靠着奢华的沙发,笑着说道,“是啊,法兰西应该设立一个奥斯卡奖项,专门给最优秀的演员们颁发一座小金人奖。”

    此时包厢的门被敲响了,加里安小声的说了一句请进。

    歌剧院的服务员走进来,礼貌的说道,“尊敬的加里安先生,米法子爵已经离开包厢去休息走廊了。”

    “好的,谢谢你。”

    加里安将一枚法郎递到对方的白手套上,服务员接过小费之后非常识趣的退下。

    他转过头对身边的凡尔纳说道,“接下来是福楼拜先生登场了。”

    米法子爵站在走廊上,他点燃了一根香烟,以求缓解紧张的情绪。

    刚才仆人回来反馈了情况,昨天的确因为抓捕福里什的女儿娜娜而遭到不明身份家伙的阻挠,他们把对方打了一顿,后来因为警察到场也不敢对那女孩轻举妄动。

    米法子爵不但经营着赌场生意,还有人口贩卖的生意,原本想把她女儿卖给南方的妓院,现在事情全被搅黄了。

    此时他看到马蒂尔德公主的情人福楼拜也恰好走了出来,对方走到自己面前,热情的打招呼说道,“这不是米法子爵么?”

    福楼拜向他挥手,假装关心的说道,“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苍白?”

    米法子爵眼神躲闪,不敢望向对方的眼睛,他随口说道,“没,没什么。”

    水晶灯映照着他苍白的脸庞,最终顶不住压力的他还是小声的问道,“对了,福楼拜阁下,你知道那位加里安伯爵的来历吗?”

    “加里安伯爵啊,噢,我好像看到你跟他说话了。”

    福楼拜一直等着对方抛出这个问题,他充分发挥了作为文学家的才华天赋,开始随口胡编故事。他故意用手遮住嘴巴,小声的说道,“对了,米法子爵,刚才我看到加里安伯爵脸色不太好,给你一个忠告,你可以得罪马蒂尔德公主,但是千万别得罪他。”

    米法子爵瞬间紧张起来,他小声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歌剧《卡门》的原作者梅里美先生吗?”

    米法子爵激动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他可是法兰西院士,而且还是元老院的议员!”

    福楼拜假装神秘兮兮的说道,“梅里美先生因为在文学上的问题上得罪了他,结果刊登文章的报社直接被人纵火烧毁,而且他本人还收到了威胁信,宣称要将他同样处死。”

    夹在两指之间的香烟掉落到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米法子爵顾不得失态,追问说道,“啊?梅里美阁下可是欧仁妮皇后的叔叔,他真的敢这么做?”

    “不不不,你还是太天真了,米法子爵。虽然最后纵火犯被抓住了,然而他只不过是加里安伯爵的狂热追随者,而整件事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你以为这是小说的情节?这是前不久真实发生在巴黎的故事!”

    听到这里,米法子爵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终于明白加里安伯爵为什么如此有恃无恐了,也同样明白为什么对方根本对自己不屑一顾。

    最后福楼拜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的问道,“对了,你没有得罪他吧?我希望你打消掉那些念头,对这人敬而远之。他背后的家族势力远比你想象中更加庞大。”

    编造的故事把米法子爵唬得一愣一愣,他真的开始慌了,以为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米法子爵重新返回包间,走到走廊的转角时,却迎面遇上了刚出来的加里安。

    “尊敬的加里安阁下。”

    “米法子爵有何贵干?”

    加里安的回应却显得异常冷淡。

    米法子爵的称呼谦卑了不少,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之前的事件已经查明了,的确是我们的失误,还请加里安阁下能够不计前嫌……加里安阁下希望我怎么补偿损失?”

    再不低头,他恐怕无法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此时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加里安终于提出准备已久的要求。

    “第一,那女的我看上了。米法子爵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当然知道。”

    虽然最终没有得到那女的,但是总比人财两空下场好得多。

    “第二件事,把我的管家打得鼻青脸肿,这笔损失费我应该追讨回来吧。”

    米法子爵连忙点头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既然这么识相,那就敲诈他五百法郎,把损失弥补回来。

    加里安心中一边想着,一边伸出了五根手指拜访到米法子爵的面前,“我要……”

    他刚想开口说话,对方便插嘴说道,“谢谢加里安伯爵的宽宏大量。”

    “诶?”

    米法子爵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并不想下狠手,于是爽快的说道,“这个意思是五千法郎吧?可以,我待会便让仆人送到您的酒店去。”

    “诶?”

    加里安瞪大了眼睛,等等?五千法郎?为什么他说出五千法郎跟吃饭喝水一样悉数平常?他慨叹果然自己还是太贫穷,完全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有钱人的奢侈他根本想象不到。

    “不够吗?”

    米法子爵误解了加里安的表情,他咬咬牙说道,“我愿意再私底下加两千法郎,就当做是您管家的私人补偿,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