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七十五章 最佳影帝
    求推荐票!

    加里安的心中已经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他还需要其他人的配合来演一出戏。

    左拉为娜娜单独的开了一间房暂时住下,反正一切花销费用都算在自己好朋友的头上,他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安顿好对方之后,他把左拉拉到自己的房间里,并且说出了大胆的计划。

    “由我扮演你的仆人,然后你假装从巴黎而来的伯爵朝他兴师问罪?”

    左拉终于知道加里安的想法有多大胆了,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怕是疯了,假装伯爵?被查出来可是要进监狱的!”

    加里安白了他一眼,开导他,“所以要把谎话给编圆了。你以为他们会不知道马蒂尔德公主抵达鲁昂的消息吗?你以为他们不知道今晚福楼拜和马蒂尔德公主会去鲁昂市中心的歌剧院吗?米法子爵一定收到了风声,他会准时的出现在歌剧院之中,并且试图在公主面前混脸熟。”

    “然后?”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一环,我们去拜托福楼拜先生,希望能够跟随着马蒂尔德公主一同进去。既然他答应邀请你,我和凡尔纳,这个小要求自然不会拒绝。”

    加里安提醒好友,“记住,到时候我的身份就是巴黎伯爵,宫廷近臣。而你的角色是被米法子爵欺负的管家。”

    他站在镜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不满的皱着眉头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得换一身晚礼服,把自己打扮的足够像一个伯爵。”

    他把手伸到了左拉的面前,理直气壮的说道,“给钱。”

    “蛤?”

    “难不成我帮你还要自己出钱吗?你看过哪个有钱人自己走路去歌剧院看表演的?”

    左拉心疼的说道,“那你……要多少?”

    “全部。”

    第二天一大早,加里安和左拉直接拜访福楼拜,说出自己的不情之请。当他听到米法子爵逼良为娼的恶行之后,也感到很愤慨,并且表示愿意帮这个小忙。

    “马蒂尔德公主为人善良,不会拒绝这个要求。”

    接下来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到鲁昂的马车行,租赁了一辆豪华马车,并且标配了马车夫,然后又定制了一套昂贵的西装,将自己收拾的体面,尽量看上去像一个优雅体面的贵族。

    一天的功夫下来,五百法郎全部花销在这些东西上,幸亏这些钱全是左拉的,加里安花起来也不心疼。

    “但是我心疼啊!”

    坐在一天两百法郎的马车里,左拉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尤其是面前衣着光鲜自诩加里安伯爵的家伙,他心中一边一边的默念要冷静下来,别做傻事。

    “心疼什么,这些花销待会都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的。”

    加里安鄙夷的说道,他稍稍探出头望向前面宽敞舒适的马车,福楼拜和马蒂尔德公主正坐在里面有说有笑。

    果然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凡尔纳也安慰左拉,“别担心了,虽然这个计划很大胆,但是我们有马蒂尔德公主在背后撑腰,他们不敢做什么。”

    “谢谢你的安慰,凡尔纳,但我还是心疼丢出去的金法郎。”

    左拉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却疼的龇牙咧嘴,只好依照他的叮嘱,安静的等着看好戏。

    “待会到歌剧院的门口,你就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昂贵的花销了。”

    加里安慢慢闭目养神,思考着等下应该如何要挟那位没见过大世面的子爵。心里默默念叨,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戏精学院毕业的。

    抵达了鲁昂市中心歌剧院之后,左拉在真正的见识到了歌剧之都的魅力。塞纳河的柔波里掩映着歌剧院的倩影,整座四方形的建筑精美细致,金碧辉煌,被誉为是一座绘画、大理石和金饰交相辉映。

    奢华的让他恍然以为站在即将完工的巴黎歌剧院面前。

    左拉扮演着仆人的身份,并未与凡尔纳和加里安一起同行,他神态平静的走到马蒂尔德公主面前,朝着她微笑致敬,表情自然的跟着两人一起踏上台阶。

    歌剧院里早已经挤满了一群想要目睹公主风采的鲁昂上流社会人士、

    市长也特地带着夫人前来,马蒂尔德公主能够拜访鲁昂,是他们最大的荣幸。

    米法子爵也混迹在一帮人中,他艳羡的看着马蒂尔德公主身边三位男士正在和市长一边走一边有说有笑,心想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一样。

    鲁昂歌剧院最大的包间已经被马蒂尔德公主预定了,米法子爵只能去小包间听歌剧,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的那一刻,他听到身后的市长说道,“米法子爵,这位先生要找你。”

    “找我?”

    米法子爵激动的转过身,能跟公主身边的巴黎权贵搭上关系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很清楚自己的爵位不过是花钱买来的,在那些真正的巴黎贵族面前,自己永远只是一个小角色。

    然而身高一米八的男人朝他走过来时,米法子爵却并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半点和善的神色,而是一种冷漠的眼神,带着敌意。

    米法子爵喉结滚动了一下,惶恐不安的问道,“请问您是?”

    加里安整理了一下衣袖,淡漠的说道,“我是加里安伯爵,正如你所见,马蒂尔德公主的朋友,也是欧仁妮皇后的宫臣。”

    原本他想添加一个元老院议员头衔以标榜波拿巴保守党的正统,但是想到议员最低年龄为35岁时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纯正的巴黎口音,高档灰色斜纹面料的单排扣马甲配上黑色的礼服,将加里安一米八的身高衬托的优雅得体。再加上与巴黎社会名流谈笑风生锻炼出来的从容,第一面的确会让人误以为是巴黎而来的贵族,还带着与生育来的优越感,轻视巴黎之外的其他人。

    在他们眼中,除了巴黎之外的都只能算乡绅,配不上贵族的称号。

    联想到刚才他与马蒂尔德公主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米法子爵并不怀疑他所说的谎。而是迟疑的问道,“请问加里安伯爵找我有何贵干?”

    “噢。”

    他拖着懒散的长音,表情上却是一副贵族的做派,冷漠的打量着面前惴惴不安的子爵。

    “说实话,我并不太喜欢离开巴黎太久,因为对于我们而言,其他地方的所谓贵族,都是乡巴佬。”

    “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我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

    果然来者不善,米法子爵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下意识握紧了拳头,他不安的问道,“没这回事吧,不知道我哪里不小心得罪了加里安伯爵呢?”

    哼。

    加里安刻意的上前一步,比米法子爵搞出一截的他眯起眼睛,收敛了刚才纨绔贵族的做派,一字一句的说道,“之前你的仆人在大街上把我的管家打了一顿,您这算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吗?”

    米法子爵慌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肯定有什么误会……加里安伯爵,我会妥善解决的。”

    显然米法子爵八面玲珑的回答没有让加里安感到满意,他收回拳头摊手说道,“算了,既然米法子爵觉得是一场误会,那我找马蒂尔德公主去评理,顺便多嘴一句,她比较护短。”

    “等等。”

    米法子爵连忙拦住加里安,他突然想起之前仆人汇报,抓走某个赌鬼的女儿时被阻挠,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加里安伯爵能把事件的经过详细的告诉我吗?我会妥善处理的。”

    米法子爵神情严肃的说道,“对加里安伯爵的冒犯,我深表歉意,之后我将会亲自登门谢罪。”

    欲擒故纵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加里安并没有直接给对方一个答案,而是冷淡的转过头,撇下一句话便往歌剧厅的方向扬长而去。

    “道歉有用的话,就不需要警察了。”

    带着巴黎贵族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不屑,补充了一句,“到底犯了这么错,你自己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