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七十三章 毒舌文人称号
    第二更,求推荐票!

    书桌摆在了靠近窗台的方向,正好能看到远处鲁昂旧市场热闹的光景。

    笔尖在稿纸上快速的游走,将脑海之中的思绪全部倾倒在纸张上。

    加里安脑海中可以想象的到,下个星期读者没有等到《第六囚牢》的更新时,该会是一副怎样愤怒的神情。嘴里或许还会骂骂咧咧的说道,“见鬼,这个叫罗斯福的家伙怎么跟《1984》的作者一样喜欢拖更!”

    节操?不重要的。

    “德意志想要强大是不需要自由议会的!只有铁和血才能锻造一个帝国!”

    加里安并没有张口既来的预言,而是从奥尔米茨之耻开始,率先总结了德意志邦联此时的实力。

    经过了稳定的国内环境和工业革命,德意志邦联的经济实力迅速的增长,此时钢铁业产量比二十年前增长四倍;煤产量也大幅增加。工业实力的增强和科技发明的增长,让普鲁士成为工业重镇,并因此增强中产阶级的势力以及民族运动。经济融合加上邦国之间的民族意识提高,令政治融合的呼声越来越高。

    然后又从民族以及各阶级开始分析,经济稳定增长,激起民族主义,又引起众多邦国追求政治统一。而且奥地利因为政治经济的原因,对邦联的控制渐渐减退,普鲁士正在挑战正统,逐渐取而代之。

    接下来是从军事制度改革和武器革新方面分析,经历了三位皇帝的改革,普鲁士军队正在逐渐的成为欧洲北陆军事一强。

    最后是关于奥地利和普鲁士之间的导火索,西里西亚问题和奥尔米茨之耻,成为了柏林和维也纳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加里安大胆的预言将来双方会爆发一场争夺德意志主权的战争,胜者将会成为德意志邦联的主人,而败者将会从这场战役之中驱逐出去!

    “舞台已经搭建好了,灯光也准备好了,只要柏林出现了一位手段强硬的政治家,能压下议会进行坚定不移的改革,松散的邦联将会成为一头可怕的巨兽,将会成为北陆第一的军事强国,这不是危言耸听,届时唯一能够阻拦他们的,也就只有巴黎了……”

    “然而……未完待续。”

    分析写到最精彩的时刻戛然而止,加里安放下了笔,伸了一个懒腰。

    洋洋洒洒的写完了五千字的文稿,加里安松了一口气,甩了甩酸痛的手腕。这些可不是之前跟凡尔纳聊天时的瞎几把预言,而是基于事实之上的大胆预测,能不能给巴黎一个警醒,以至于十年后普法战争输的别太难看,这就不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了。

    离铁血宰相登上柏林舞台,还有两年的时间。

    加里安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了,却发现左拉还没有回来,于是想下去餐厅吃点东西。他把书稿摆放在桌上,起身往楼下走去。

    顺着螺旋式的楼梯往下走便是灯火璀璨的餐厅,不过平时都热闹非凡的大厅此时却显得有些冷清。

    只有忙碌的侍从穿梭在走廊之中,正当他正准备踏入餐厅之时,却被侍从伸手拦住。

    “对不起,先生,今天本餐厅不开放。”

    “不开放?”

    加里安透过他的脑袋,望向了他身后的冷清的餐厅,除了其中一张桌子坐着一个女人之外,的确没有第二个人。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近了一脸为难的侍从,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是不是马蒂尔德公主在这里吃饭?”

    对方一脸惊讶的反问,“嗯?你怎么会知道的?”

    果然预料的没错。

    如果不是因为福楼拜,马蒂尔德公主在鲁昂这间最奢华的酒店下榻都已经有辱她波拿巴皇室的身份了。

    加里安微微一笑,不再理会对方,扯着嗓子大喊道,“放开我,我是福楼拜先生的朋友,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他扯着嗓子又喊了一遍,“我是福楼拜先生的朋友!不要拦着我!”

    侍从一脸懵懂,他根本不知道福楼拜是谁。然而举着汤勺的手却微微一颤,她抬起头,站在一边冷漠不言的宫廷侍卫适时的弯下了腰,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对方默默点头。

    然后他朝着加里安的方向走过来,眼神警惕的打量了加里安一眼,然后说道,“让他过来。”

    侍从给对方让出了一条道,加里安识趣的走到魁梧壮汉面前,举起了双手。

    孔武有力的宫廷侍卫仔细的搜了一遍,确认对方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之后,才让他过去,并且紧紧的跟随在加里安的三步之内。

    加里安很清楚,只要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他可以第一时间内扭断自己的脖子。

    他走到餐桌面前,面前所坐的女人优雅从容,高贵端庄,一绺金发仔细的盘扎在头顶上,深邃的眼眶中一双明眸如同明亮的星辰,点缀着秀挺的鼻子。在白如雪的肌肤衬托之下,她的粉腮微微泛红。

    很难想象面前的女人已经四十岁了,感觉岁月甚至没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凿刻痕迹。

    有人将茜茜公主和欧仁妮皇后比喻成这个时代美貌的化身,却刻意的忘记这位真正的无冕之王。

    加里安礼貌的问候,“尊敬的公主陛下,对于您的慷慨接见,我表示受宠若惊。”

    她放下了餐叉,饶有兴趣的抬起头望向对方,微笑着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加里安。”

    “哦?你就是加里安。”

    原本意兴阑珊的马蒂尔德公主抬起了头,脑海之中浮现出圣勃夫在自己文学沙龙上气急败坏的神情,她好奇的问道,“莫非阁下就是将巴黎闹得满城风雨,还险些将圣勃夫先生气进医院的文艺界毒舌新秀?”

    听到毒舌文人的外号,加里安赶紧摇头,解释说道,“我跟圣勃夫先生之间有一些误会。”

    马蒂尔德公主双手交叉撑住下巴,微笑的望着他,受到,“加里安先生刚才说自己是福楼拜的朋友,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吗?福楼拜这人还真是多嘴啊。”

    幸亏马蒂尔德公主并不知道高莱夫人也在鲁昂,不然这就不是一般的桃色事件了。

    加里安假装惶恐的说道,“笨人想要抓住机会,有时候就只能采取直接一点的方法。”

    “呵呵,真有意思。你别紧张,你和圣勃夫先生之间的龃龉,我也没有兴趣打听。但你想毛遂自荐的话就免了。”

    马蒂尔德打算了他的话,意味声长的说道,“你的那篇《1984》连载真的很危险呐……我都不敢贸然的为你的书出头说话……”

    “不不不,公主陛下您误会了。”

    加里安连忙说道,“我并不是来向你推荐《1984》的,而是另外一篇……希望能够跟新闻审核部打一声招呼。”

    马蒂尔德公主好奇的问道,“另外一篇?”

    不过加里安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语气显得有些焦虑。

    “请问加里安先生在吗?”

    “别拦着我,我要去找加里安先生!”

    加里安回过头,看见白天见到的娜娜被酒店侍从拦在了门口。马蒂尔德公主也留意到了动静,微笑着说道,“加里安先生既然有事的话,那您先去忙吧。有机会我们会再见面的。”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会面被打扰,加里安心情很不爽,他板着脸走出了大厅,正好看到娜娜将求救的目光望向了自己。

    侍从抓着她的手,严肃的说道,“小姐,这里是高级酒店,你不能进去!”

    加里安制止了对方粗暴的举动,他对侍从说道,“服务员放开她,她是来找我的。”

    “对不起先生,我以为……”

    侍从还没说完,娜娜急切的打断了他的话,而她接下来所说的,直接让加里安倒吸了一口冷气。

    快急哭的娜娜抓着对加里安手臂,焦虑的说道,“加里安先生,请救救左拉吧,他被抓进警察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