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六十五章 低下高贵头颅认怂
    求推荐票!

    【思想是不害怕子弹的。】

    【文学家用谎言揭露真相,政治家用谎言隐瞒真相。】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是一场救赎的暴动】

    【你是想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从内心深处的呐喊,只为唤醒少数人】

    【无产者并不可耻,剥削的资本家才是痛苦的根源。人民不应该害怕他们的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他们的人民,我们有权推翻任何腐败和暴政。】”

    梅里美的桌子上摆满了字条,这些触目惊心的口号都是从每一期的《1984》连载之中摘抄下来的。

    《1984》每一章都有着类似极具煽动性的口号,再加上小说虚构的社会背景中与法兰西第二帝国极其相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现在的巴黎,而妖魔化的老大哥形象,暗指现在的拿破仑三世。

    这是一本夹杂在小说剧情之中的革命宣传册,手段比任何人都高明。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梅里美才不得不动用新闻审查的权力,让《1984》彻彻底底的消失,缩减在群众之中的宣传力度。

    然而他却没想到,已经有人开始效仿文中的革命党人,向舆论控制者下黑手了。

    一夜无眠。

    看不见的黑暗之中,仿佛隐藏着反抗的星火。

    梅里美睁着眼睛熬到了天亮,然而纵火的焚毁报社的幕后黑手并没有出现。黎明的阳光从窗帘透射进来,终于驱散了令人恐惧的漫长黑暗。

    大街上恢复了白天的喧嚣,人来人往。

    提心吊胆的梅里美穿着睡衣,走下楼梯,走出大门,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缓解绷紧的神经。却看见门口台阶上有一封信件,摆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这是什么?”

    他捡起了信件,信封上没有邮戳印记,上面只写着致梅里美先生。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撕开了信封,取出里面的信件。

    然而里面的内容却让梅里美险些站不稳跌坐在地上。

    猩红的字眼触目惊心,如同索命的魔鬼,他连忙返回了家中,惊慌的对保护自己的警员说道,“来了,那个人来过了!他还要我的命!”

    警员试图安慰情绪崩溃的梅里美议员,让他冷静下来。并且接过对方手中的信件,白色的纸张上只有一句话。

    “梅里美先生敢封掉《1984》,我敢就要你的命。伟大的革命者,敬上。”

    警察没有追赶,这封信可能在昨晚就摆放在台阶上。

    革命党公开要挟国会议员的身家性命,警察也不敢怠慢,连忙派人返回巴黎警局,汇报目前的情况,并且要求增派人手。

    梅里美失魂落魄的返回屋内,拉起了窗帘,然后再关上了房间的门。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想象中外面某一处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打量着自己的房屋。

    恐惧开始在心脏的深处无限的扩大,最终吞噬掉理智。

    梅里美关上所有门窗,甚至开始觉得那个人已经潜藏在自己家中,准备随时亮出隐藏在后背锋利的尖刀,刺向他的后背。其他人无论怎么安慰他都无济于事。

    “不,我还不想死啊!”

    梅里美怕死,越尊贵的人越怕死。

    他颤抖的走到了书桌面前,自己已经等不到事件水落石出的时候了,深怕先人一步,走上了被吊死在路灯上的命运。

    他双手颤抖的开始写致歉声明,并且辩解《1984》被封禁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一个误会。

    “尊敬的加里安先生及其读者,关于《1984》被封禁一事,本人已经不堪骚扰。不对,不对,这样太明显太刻意了。”

    梅里美撕下了信纸,丢在一遍,脚下已经堆满了一堆的废纸,他反复的斟酌,既想表示歉意,又想把自己跟这件事情撇清关系,把危险降到最低。

    最后笔尖在纸上隔空的比划着,却写不出任何一个字。他的脑海中满是那篇折磨人的《囚歌》,就像诅咒一样烙印在心头。

    仿佛置身于燃烧的棺材,烈火将他吞噬殆尽。

    梅里美的脑海中浮现出加里安的沉默背影,这个该死的年轻人,原本以为封禁掉小说就能让他彻底的闭嘴,却没想到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

    然后巴黎局长的叮嘱还萦绕在他的耳边,刺杀的阴影如芒在背。

    欺软怕硬的梅里美可以将一个文人踩在脚下,永远翻不了身说不出话,但是他不敢在革命者面前叫嚣。

    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写下一篇致歉声明,准备明天登报道歉。

    “尊敬的加里安先生及其读者,对于《1984》被封一事,表示同情和难过,对于新闻审核部门有失公允的判决,我认为应该进行深刻的反思和探讨。同时也督促有关部门能够尽快的纠正错误,还加里安先生一个清白。在此,我要对之前所做的事情表示道歉……”

    …………

    第二天登上了《巴黎时报》的致歉信引起了文艺界的轰动,甚至当天的《巴黎时报》被人抢购一空,连闭门不出的梯也尔,在编写《执政官统治史和法兰西帝国史》的空余,也抽空关注起巴黎的事态,而在报纸上频频出现的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时,所有人几乎以目瞪口呆的神情,读完了梅里美的致歉信。

    圣勃夫在读完了报纸之后,冷声的骂了一句梅里美这个懦夫。

    而更多的人却在好奇,让梅里美都退避三舍的年轻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此时一众的文人在波德莱尔家中召开文学沙龙,他们的话题也自然而然的从象征主义转移到了加里安和梅里美之间的对决之上。

    读完了致歉声明之后,小仲马放下报纸,他又回想起加里安在离开巴黎之前若无其事的模样,以及他在讨论圣勃夫时,那人眼神之中的不屑。

    梅里美几乎像一个滑稽的小丑,以可笑的方式落幕,向一个文坛新秀低下了头。

    加里安首战告捷,大获全胜。

    想到这里,小仲马若有所思的说道,“梅里美居然低头认错了,我还以为他会像卡门一样,至死都不肯妥协半步。波德莱尔,我想一个月之后的巴黎应该又会热闹起来了。”

    “这位年轻人的才华,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虽然《1984》没能够完本让人可惜,不过《第六囚牢》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水准,我和屠格涅夫还担心因为《1984》被封禁,会打击他的创作积极性,却没想到这家伙越挫越勇,开始较劲起来了。”

    厨房里传来了屠格涅夫的声音,大嗓门让整个客厅都听清了他的嚷嚷。

    “不过比起法兰西,我倒觉得《第六囚牢》背景更像是现在的圣彼得堡,黑暗的沙俄时代。你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错觉?”

    “我也感觉到了,恐怕是《1984》给他产生了不小的打击,开始有所收敛了。不过也是一个好的开始,总算有惊无险的创出名堂了。”

    乔治桑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过加里安不在的这一个月,巴黎文艺界终于能消停一段时间了。”

    波德莱尔摇晃着脑袋,对坐在身边的乔治桑说道,“你错了,不用等到一个月之后,恐怕接下来就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惊喜。”

    小仲马挠了挠头,好奇的问道,“什么意思?”

    波德莱尔继续说道,“我给他写了一封介绍信,让他去拜访福楼拜了。”

    其他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福楼拜?”

    “你居然让他去拜访福楼拜先生,这是准备挑战所有巴黎文人的才华吗?”

    屠格涅夫端着咖啡从厨房走出来,小心的摆放在他们面前,一边听着两人的谈话,一边插嘴说道,“让加里安和福楼拜先生接触,应该会很精彩吧。”

    “想要立足法兰西的文坛,光是几首诗歌和一篇小说是不够的。”

    波德莱尔说道,“希望接下来能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