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六十章 造反操作指南
    第二更

    对比起圣勃夫盛怒之下的失态,梅里美的表现显得冷静的多。

    当他翻开报纸看见那篇《囚歌,致尊敬的梅里美阁下》的内容之后,只是淡然的笑了笑。甚至一边端举着咖啡,一边跟着念出了声音。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您的声音高喊着:像我一样,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有趣,这篇诗歌真有趣,即便是拼死一击,也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在我身上贴上邪恶反对者的标志啊。”

    梅里美扶着额头,他的确很生气。但至少不会像丑陋的圣勃夫一样失态,作为一名贵族,他至少懂得如何压下自己糟糕的情绪。

    圣勃夫不过是一夜暴富的小丑,而他才是真正优雅高尚的贵族。

    “卑鄙的外乡人,我容忍你很久了,你一直在鼓吹着暴徒们站出来破坏巴黎安稳平静的生活,号召群众革命,推翻现在我所享受的一切,但是我不会让你再继续下去了。”

    梅里美站起身,拍了拍衣袖,冷笑着说道,“毕竟我可是上议院的议员,跟新闻审查部打一声招呼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怕是你会回来求着我放你一马网开一面吧?”

    他又拿起摆放在沙发上的另外一份报纸,上面重新刊登着加里安之前的连载《1984》,小仲马甚至为这本书贴上了一个标签:热爱自由之人必看。

    这几天梅里美都在细读《1984》,他终于惊讶的发现这篇小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作者甚至将一些舆论战,革命手段,炸药制造和刺杀方式都悄然无声的写在了字里行间,俨然成为了一本革命操作指南。

    梅里美越往下读,越是心惊胆战,在1859年之前他根本不会想到这样的书居然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报纸小说连载上。

    而且在广告和名人效应之下,《1984》连载大获成功,甚至在短时间内聚集了大批的读者,而绝大多数都是寻找灵感的失意革命党,郁郁不得志的小资产阶级和部分识字的工人,而这批人往往在大革命历史中充当着先锋的角色。

    这些都是危险分子,随时可能爆发革命的诱因。

    想到这里,梅里美就不禁感到厌恶,就算宅心仁厚的拿破仑三世陛下出于拉拢工人阶级的目的放松舆论控制,但是《1984》所产生的可怕影响力就像一根枯木之中的白蚁,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变成帝国崩溃的前提。

    作为第二帝国的坚定支持者,就算皇帝不愿意采取行动,那么他们也要战斗到底。

    “既然你离开了巴黎,我也没有好顾忌的了。”

    梅里美握紧了报纸,喃喃自语的说道,“一个月之后,我要将你在巴黎的所有痕迹全部抹消干净,一个不留!跟波拿巴作对,跟新闻审查部门作对,就只有一个下场!”

    “加里安,我要让你再一次身无分文的从这里滚出去!”

    “啊嚏!”

    加里安打了一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语的说道,“谁在背后诅咒我。”

    “怎么了,加里安?”

    左拉提着灰色的行李皮箱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看到对方正站在走廊上不停的揉着鼻子,关切的询问说道,“感冒了吗?”

    “不知道,可能鼻子有些痒。”

    加里安也没有在意,拎起放在脚边的皮箱往楼下走去。此时马车早已停在了楼下,准备将他送出这座城市。

    当他走下楼时,费洛朗太太刚好站在门口,依依不舍的向加里安道别。她给了加里安一个热情的拥抱,不舍的说道,“有空的话,记得回来坐坐。”

    加里安柔声说道,“好的,费洛朗太太。”

    然后他踏出了门,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马路边。

    波德莱尔站在马车旁边,特地来为加里安送行。

    “波德莱尔先生,我没想到你会过来。”

    加里安放下了手中的皮箱,热情的迎接上去,笑着说道,“在我被逮捕期间,感谢波德莱尔先生的所做的一切。”

    当加里安从左拉口中得知波德莱尔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之后,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当面跟他道谢。

    “没事。”

    波德莱尔看着加里安的行李,拍拍他肩膀说道,“争取到这个宣判结果已经是非常幸运了,而且我们大家也不希望一个优秀的后起之秀落得牢狱之灾,但是我还有一件事不清楚,想当面问一下你。”

    “你说吧。”

    “你知道梅里美是谁吗?”

    加里安点头说道,“当然知道,欧仁妮皇后的叔叔,法兰西院士,国会上议院议员,同时也是‘德高望重’的巴黎文艺界权威。”

    波德莱尔皱起了眉头,反问道,“既然你知道梅里美阁下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囚歌》写的虽然精彩,但是却触怒了梅里美阁下,这对你而言是得不偿失的。”

    加里安转过头,朝着等待的马车夫打了一声招呼,示意他稍微再等一下,然后回过头继续把话题接下去,“就是因为知道梅里美阁下的身份,我才这么做。”

    “嗯?”

    波德莱尔对面前年轻人的想法感到奇怪。

    “大概是有人告诉我,前面有一条邪恶的巨龙,而骑士还要前进,因为公主在塔上。”

    “有趣的比喻。”

    波德莱尔问道,“难道你不怕被小说连载被查封掉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没有结局的小说反而会让读者印象深刻吧?”

    “……”

    对于这个理论,波德莱尔竟然无言以对。

    加里安从口袋中掏出一封用红色火漆封住的信件,递给了面前的波德莱尔。他解释说道,“我不在巴黎这段时间,如果梅里美朝我的文章下黑手,那么就让龚古尔先生那边按照信封上的要求发表一篇声明,至于剩下的,你们看热闹就行了。”

    “你……”

    波德莱尔接过信封,不知道加里安到底在谋划什么。

    而加里安则是微笑着指了指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别担心,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文艺界也不是一直由一群倚老卖老的家伙们把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