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五十七章 通往自由的门
    “龚古尔阁下,我会在临走之前将稿子交给你。包括那篇短篇,如果你觉得还可以的话,到时候就将他发表出来,稿费什么的到时候可以慢慢议论。对了,我只有一个要求。”

    加里安对龚古尔说道,“我希望我的诗歌和稿子,都必须一字不改的刊登上去。”

    龚古尔为难的说道,“要一字不改?”

    “对,要一字不改。”

    加里安不希望龚古尔擅自的改动剧情或者诗歌的字句,所有犀利的文笔都是在向帝国的专制发起挑战。

    他擅长在违法的边缘试探,就算第二帝国现在想要下手,也要考虑一下民间的声望。

    加里安现在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政府想采取任何遏制行动都会被当做是向舆论发起挑战。

    龚古尔望了波德莱尔一眼,对方也点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他只能点头说道,“好,明天加里安先生可以把稿子拿给我,再确认之后,剩下的我会帮你搞定。”

    与波德莱尔等人告辞之后,加里安和左拉坐上了马车,往圣安东尼街的方向走过去,经历了这几天的颠簸,他已经很劳累了,还没到家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马嘶,他猛然睁开了眼睛。此时公共马车已经停在了圣安东尼街,他跟左拉站起身,重新踏入了这条熟悉的街道。

    费洛朗太太看到加里安相安无事的回来,激动的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轻声的询问他是否受了伤。

    “没有,费洛朗太太,一切都很好。”

    加里安安慰房东说道,“我没事,只是想累的睡一觉。”

    跟费洛朗太太打过招呼之后,左拉把加里安送到了门口然后才和他道别。

    左拉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问道,“你还会继续战斗下去吗?”

    加里安用力的点点头,说道,“我不会辍笔,我们有义务让民众清楚的了解到第二帝国的剥削和压迫,那些粉饰太平的‘帝国万岁’,‘波拿巴万岁’的字里行间,只有一个单词。”

    走廊尽头的打开的窗户将一阵冷风吹拂进来,加里安接下来说的话,让左拉感到脊椎一阵发凉。

    “吃人。”

    他最后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送走了左拉之后,加里安走进了客厅。家中的摆设还保持着四天之前的样子,晒在阳台上的衣服随着微风摇摆,洗手池中还没收拾的餐具长满了霉斑。加里安默默的走到办公桌面前,打开的墨水已经干涸,变成一块碍眼的污渍。

    想起今晚还要奋笔疾书完成四五千字的稿件,他就感到头疼,哪怕是过目不忘的去默写,恐怕也得熬到天亮了。

    加里安总算明白写书是一件多么绞尽脑汁的艰辛工作了,何况背后还有一群催着更新的读者。

    不是谁都能像富坚老贼一样能心安理得的断更。

    “中篇小说,让我想想……”

    加里安闭上眼睛,在他脑海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一段阴森恐怖的文字。

    “在医院的后院里有一座不大的偏屋,四周长着密密麻麻的牛蒡、荨麻和野生的大麻。这房子的铁皮屋顶已经生锈,烟囱塌了半截,门前的台阶早已腐朽,长出草来,墙上的灰浆只留下斑驳的残迹。偏屋的正面对着医院,后面朝向田野;一道带钉子的灰色围墙把偏屋和田野隔开。这些尖端朝上的钉子、围墙和偏屋本身,无不显得阴森可怕,只有我们的医院和监狱才会有这种特殊的外观。”

    坐在椅子上的加里安猛然睁开眼睛,这一段话吓到了他,同时也给予了他一丝灵感。

    批判专制的文章很多,但是这一篇把背景稍微修改一下,却是最适合用来暗讽法国当局。

    他连忙拿起了储水笔,激动的说道,“对了,我知道要写什么了!”

    他开始奋笔疾书,在灯火俱灭的深夜,只有加里安一盏孤灯还在点亮奋笔疾书的案桌。

    左拉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之后一夜无眠,他心中隐约感到不安,尤其是离别之前他跟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我的朋友,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

    就在反复的煎熬之中,清晨的阳光从窗帘透了进来,照亮了阴暗的房间。

    失眠一整夜的左拉立刻起床穿起衣服,去找加里安。

    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之后,揉着惺忪睡眼的加里安打开了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左拉,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左拉说道,“我很担心,怕你出事,所以特地来看看。”

    加里安打了一个哈欠,语调懒散的说道,“我熬夜将稿子写出来了,还顺带写了一篇诗歌。御用文人们想方设法的贬低和打压我,我当然要反击了。”

    左拉好奇的问道,“我的朋友,你到底要写什么诗歌?”

    “给梅里美阁下的一篇诗歌。”

    加里安回忆起之前在监牢之中度过的三天,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在监狱的那段日子看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阴暗面,那些隐藏在帝国深处的暴力和肮脏。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居然没有人试图去把这些污秽公之于众。如果他们不愿意发出声音,那就由我来说话。”

    他站起身,打了一个哈欠,并且将写好的诗歌递给了左拉。熬夜奋战之后揉了揉黑眼圈的眼睛,身心疲惫。他打算将熬夜码出来的五千字篇章和一篇诗歌先交给龚古尔,过几天他只能暂时的离开巴黎,去法国各处游历和避难。

    左拉拿起了稿件,扫了几眼才发现加里安不愧是巴黎文坛大喷子,标题和文笔的辛辣程度都丝毫不亚于《致圣勃夫先生》。

    据说那篇诗歌直接让圣勃夫产生了心里阴影,听到加里安这个名字整个人就顿时变得怒不可遏。

    不知道梅里美先生看到这篇文章会是什么表情。

    左拉捧起了加里安的稿子,轻声的念叨,“《囚歌——致尊敬的梅里美阁下》。”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您的声音高喊着:”

    “像我一样,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左拉放下了稿子,神情严肃的望向了加里安,问道,“你这篇文章……是不是把梅里美阁下比喻成一条狗?”

    看到评论里有人希望写爱手艺大人的克苏鲁神话,虽然我也是爱手艺大人的粉丝+正版受害者,但是在第二帝国时期,天主教势力还很庞大的,加里安写克苏鲁神话,怕是主角真的会凉。(那时候的天主教徒极端起来不亚于现在的绿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