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五十五章 我控诉
    皮纳尔原本以为这件事情会非常的棘手,虽然热罗姆亲王特地的跟他说过要对这位年轻人手下留情,但是在人证确凿的情况下,他也很难不留下话柄。

    然而当米拉尔亲口说出他并不知晓加里安与做手术的男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时,表面上毫无波动的法官却暗中松了一口气,意识到这个顺水推舟的人情稳妥了。

    此时法庭上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法官的身上,此时证人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证词,对方律师都绝望了。

    原本巴黎警局以为板上钉钉的宣判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在听完了正反双方辩护律师的汇报之后,皮纳尔宣判了判决的结果,敲锤定音。

    “虽然被告人是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协助罪犯逃脱,但是依旧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宣判被告驱逐出巴黎一个月,三天后生效。”

    对比进监狱和永久驱逐法国,这项判决简直仁慈至极,虽然只是为了维持帝国的颜面而暂时将他驱逐出去。

    加里安平静的望着皮纳尔,第二帝国违反法律的宣判不再少数。比如这位在第六法庭中审判过福楼拜的法官,在痛斥《包法利夫人》这书伤风败俗下流放荡时,却在背地里却写了五六本色2情小说,直到日后被人揭露,第二帝国的道德风纪才让巴黎吃瓜群众叹为观止。

    只有梅里美等人痛惜的摇头,遗憾法庭没有给予加里安最严厉的制裁。

    梅里美双手托着下巴,注视着对方的背影,他感觉到从今往后他与这位年轻人,将会进行一场长期的交手。

    而波德莱尔等人却松了一口气,能争取到这样的结局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当年被宣判驱逐的共和派文人绝大多数直接流亡到英国,待了将近十年才重新踏上巴黎的土地。

    加里安走下了被告席位,他握着甘必大的手,点点头说道,“感谢甘必大律师。”

    “别急着谢我。”

    甘必大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波德莱尔和左拉,说道,“要谢就谢那两位,自从你入狱之后,他们各路奔走,找遍了所有的人,只为了把你救出来。”

    加里安望向波德莱尔,他快步走上前,深深鞠躬说道,“谢谢你,波德莱尔阁下,还有你,左拉。真的感觉你们。”

    “回家吧,加里安。”

    左拉的眼睛里充斥着血丝,连续几天的奔波,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了。

    波德莱尔笑了笑,拍拍加里安的肩膀,宽慰说道,“你没事就好,我可不希望巴黎的文坛失去了一位明日之星。”

    “你居然称呼一个厚颜无耻的文人叫明日之星?波德莱尔阁下,难道你的视力随着年龄的上涨而下降了吗?”

    尖锐的讽刺声从加里安的背后响起,看到波德莱尔厌恶的表情,加里安转过身。

    此时梅里美如同一个邪恶的巫婆,站在面前冷眼打量着加里安。气急败坏却又在尽力维护着自己可笑的尊严。

    “说实话,我对审判结果非常失望,一个意图颠覆帝国,与叛党勾结的无耻文人,最终居然只落得从轻发落的下场,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位证人最后的改口吧?”

    高傲的梅里美上前了一步,他的双手插在黑缎马裤的裤兜里,冷笑着说道,“但是你不会得意太久,聒噪的野雁会最优先被猎枪的枪口瞄准。”

    梅里美做出一个扣动扳机的手势,威胁说道,“然后被最先击中。”

    “梅里美你够了!”

    原本不打算插话的乔治桑从长椅上站起身,她恼怒的说道,“找事情的话也得区分一下场合吧?”

    加里安挥了挥手,示意乔治桑先别激动。

    这是他第一次对上《卡门》的作者,棱角硬朗的脸廓,高耸的鼻梁勾勒出深邃的双眼。尤其是黑色天鹅绒外套配上丝绸马甲,给予人高贵优雅的从容。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绅士,却在作品和书信中毫无保留的,畅快淋漓的诋毁共和派人士,将他们描述成破坏和平的暴徒,歌颂波拿巴家族对巴黎人民的压迫,将自己的才华变成党同伐异的武器。

    “请问这位就是为独裁暴君歌颂的诗人,性功能不完善者,启蒙先驱的叛徒,贪图荣华富贵的小人,伟大的党同伐异者,尊敬的无耻文人梅里美阁下?”

    这一连串的羞辱让梅里美瞬间变了脸色,他咬牙切齿的想要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最终千百句话在酝酿之后,只是挤出一个字。

    “你!”

    “我没有兴趣跟你在这里吵架,梅里美阁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宣布!”

    然而加里安却并不在意理会对方,他转过身,大步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过去。他要向世人宣告正义的胜利。

    梅里美站在他身后,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乡巴佬,我看你下一次还有没有这么幸运!”

    法庭的大门缓缓的打开,等候已久的记者一拥而上,他们一直焦虑的等待在外,等待着这场宣判的结束。

    看到加里安已经走出来,他们意识到他胜诉了。所有人匆匆走上了台阶,迎接无罪释放的诗人,抛出自己精心准备已久的问题。

    “加里安先生,请问你现在心情如何?”

    “对于法庭之前不公正的判决,你还会以怎样的方式维护权益?”

    加里安望向台阶下一拥而上的记者,用嘹亮的声音说道,“这是一场正义和良知的胜利,我们战胜了那些企图迫害一个无辜人的邪恶阴谋。但是!”

    加里安话锋一转,所有人集中精神,听他继续说下去。

    “良知的法庭宣判却并没有结束,在这里,我要控诉那些人,那些联手制造这场冤案的人。”

    全场哗然。

    这位敢说真话的年轻人让整个巴黎大开眼界。

    “我控诉卑鄙无耻的梅里美阁下,他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那些为真理,为自由而战的人,诋毁和造谣他们的功绩。”

    “我控诉巴黎警察局,他们做了一场邪恶的调查,我是说一场最可怕的偏向的调查,我们在后者的报告中看到了天真的勇敢的一座不朽的纪念碑。”

    “我控诉中央监狱,他们在折磨着每一个可怜的犯人,用惨无人道的方式将他们处决!以求闭上所有人的嘴巴!”

    “我控诉虚假的举报者,她昧着良知,将一个无辜善良的人送进了监狱!”

    “我控诉新闻界,尤其在《导报》上发动了一场可怕的运动,误导舆论和掩盖他们的错误。”

    “我是自愿面对这一切的。至于我控告的人,我不认识他们,我从未见过他们,他们对我来说只是实体,只是社会之恶的精神。而我在这里所完成的行为只是一种为了促使真理和正义大白于天下的革命的手段。”

    “我如火如荼的抗议不过是我灵魂的呼声。将他们带到良知的重罪法庭上去吧,让调查在光华天日之下进行吧!”

    加里安转过头,刚好看见梅里美站在身后,气的浑身发抖。

    刚才他第一个提到的名字,就是自己!

    再也不能保持高贵优雅形象的梅里美脸色苍白,他愤怒的咒骂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