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五十四章 当场翻供
    梅里美在欧仁妮的教唆之下,以他为首拥护波拿巴派的文人开始了对自由共和派的反击。舆论高地他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跃跃欲试。梅里美以《导报》为根据地,开始了对加里安的大声讨,围绕着羞辱圣勃夫的《致圣勃夫先生》诗篇,用恶毒的语言去诋毁加里安的声誉。

    “一个不尊重文坛,把才华当做排除异己武器的小人,他的道德配不上他的才华,一个虚伪狡诈的野心家,试图将自己捆绑在邪恶的谎言之上,然而最终真相会揭穿谎言,正义的宣判将终止邪恶,他的声望将一败涂地,他将将成为人人嘲笑的小丑!”

    整个文坛顿时掀起了一阵舆论骂战的热潮,支持梅里美与支持加里安的文人迅速的站成了两派。一个代表着官方权威,一个代表自由派文人的立场。

    波德莱尔在看完报纸之后,甚至痛斥梅里美是一个无耻之徒!一如当年他对共和派文人的流亡的冷嘲热讽一样!

    这一次他将要亲自参加这场影响巴黎舆论的判决,他要亲眼目睹这一场关于正义和邪恶的宣判!

    “自由终将战胜独裁,正义会战胜邪恶。”

    加里安坐在马车里,朝着法院的方向缓缓地驶过去,当接近目的地之时,车厢外开始人声鼎沸,变得喧嚣起来。

    当车门打开时,他才惊讶的发现,法院门口已经聚集一片的记者和他的支持者,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成为轰动

    记者试图冲过警察的层层保护,并且高举着手中的小本子,想记下他说的话。

    “加里安先生,听说你是革命诗人,那么你与革命党之间真的有关系吗?《一代人》,《回答》和《牧神的午后》都出自你的手笔吗?”

    “加里安先生,听说你帮助革命党人布朗基逃脱制裁,这是真的吗?”

    “你怎么看待你写的《驳圣伯夫先生》?还有梅里美议员训斥你不过是喧哗取众的小丑?败坏道德风纪的无耻文人?”

    周围的记者如同苍蝇一般在他耳边嗡嗡的鸣叫着,警察不断的驱逐开阻拦的拥挤人群,才得以继续前进。

    当他听到梅里美和圣勃夫的言论时,加里安停下了脚步,他对着一众报社的记者,神情严肃的说道,“这段时间我在中央监狱之中,尚且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恶毒的语言来打压我,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坚信……”

    记者们静静的等待着他说下去。

    “吾心吾行澄明如镜。”

    法院的半椭圆形穹顶被粗大的石柱矗立起来,犹如一道审判之门,背后的天秤等待着他一步跨越而过,接受最终的裁决。

    加里安问心无愧,无所畏惧。

    “所作所为皆为正义。”

    撇下这一句话,他不再理会身后还吵吵嚷嚷的记者们,而是径直的朝着法院的台阶,一步一步的走上去。

    法庭的大门被打开,加里安被警察抓着走向了审讯台。他望向了旁听席位,波德莱尔和梅里美的身影居然同时出现在旁听席位,一个希望他能够无罪释放,另外一个却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希望他永远的从法国驱逐出去。

    加里安在被告的席位上坐下,穿着司法长袍的皮纳尔落锤表示肃静。他目光望着旁听席位,惊讶的发现将近一半都是社会的名流,还有共和派的人士。

    真不知道面前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让一众社会名流亲自前来旁听,甚至惊动了热罗姆亲王,

    加里安的辩护律师是甘必大,在看似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依旧据理力争,先发制人的说道,“被告只是在旅行救死扶伤的作为,他并不知晓对方的身份,这样一来私通革命党的罪名根本就不成立,然而警察私闯宅邸,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走他,我认为他们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法官大人,当时警察并未张贴通缉令,也没有人知道布朗基的模样,只靠其他人的一面之词证明主角与革命党私通本来就是荒谬可笑的。”

    在甘必大慷慨激昂的说完之后,皮纳尔只是慢斯条理的说道,“传证人。”

    然后他看到米拉尔医生被带到了证人的席位,他被法官要求将手放在《圣经》上宣誓,以他的人格及良知担保,忠实履行法律规定的作证义务,保证如实陈述,毫无隐瞒。如违誓言,愿接受法律的处罚和道德的谴责。

    米拉尔医生望了一眼《圣经》,却没有放上去宣誓,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不需要宣誓,凭良知说话。”

    甘必大站起身,对面前的米拉尔医生问道,“米拉尔医生,当晚进行手术时,你是否了解这个男人的背景?”

    米拉尔医生很利落的摇了摇头,“不了解,我只是接受他人的委托,私底下接一场手术赚点小钱。我并不知道手术对象的身份,也没有多问什么。”

    甘必大微微一笑,说道,“换句话说,你并不知道被告人和手术台上男人的关系?”

    米拉尔医生望了一眼旁听席上的妻子,以及对方握紧了拳头,她想尽一切办法让米拉尔医生承认那个事实,才好拿到悬赏的奖金。

    然而米拉尔医生深吸了一口气,他回想起当年革命的场景,还有左拉递给自己的诗歌。虽然革命的热血早已经挥发散尽,然而他的良知却还在。

    他不愿意作证,让一个为共和国未来而战斗的年轻人锒铛入狱,或者驱逐国外。

    米拉尔医生沉思片刻之后,坚决的抬起头,说道,“我不知道。”

    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也是人的本性。就算是陌生人,当你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时,难道会拒绝施救吗?”

    此言一出,甘必大微笑着望向了控方律师,对方脸色一片苍白,呆立在原地,差点将手中的文件抖落一地。

    这句话比起之前的证词,明显多了一些细节。

    然而这些细节在甘必大的眼里,就是反击的武器。

    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