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五十一章 第二帝国的退让
    求推荐票

    趁着闲暇的片刻,加里安按照德萨米的叮嘱,将国际歌的歌词摘抄了下来,然后趁着晚餐的空隙,将他们分散了出去。

    监狱之中的犯人终于看到了这首国际歌的歌词,并且互相的摘抄和传送。而德萨米则站在正中间,他拉过了加里安,对着聚集在四周围的犯人说道,“记住他的名字,这是这首《国际歌》的作者,一位革命诗人,同时也是我们的战友!”

    其他人都向加里安点点头,投来了敬佩的目光。他们拍了拍加里安的肩膀,肯定的点了点头,他们终于找到了凝聚的力量。

    德萨米慷慨激昂的继续讲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明天黎明到来之时,将是他生命走向终点之际。

    他要在最后的时刻让萤火之光,照亮无止境的黑暗。

    “同志们,这首歌属于全体的工人阶级。”

    “革命者将会把这首歌不断的传唱出去,让全世界收紧压迫的人民都能听到我们的歌声。”

    “他们并不孤单,我们还在一起战斗!”

    “无产者万岁!”

    德萨米扯着嗓子拼命的喊道,试图将自己微弱的声音传达到每一个角落。一开始只是微弱的呼喊,随即周围的人都跟着附和,将无产者万岁这一句话,传遍了监狱的每一个角落。

    圣玛斯咬牙切齿的听着如同浪潮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脸色铁青。最近几天的中央监狱处于高级戒备的状态,随时警惕着可能发生的暴动。他在等待着今夜漫长黑夜的过去,第一缕朝阳出现之时,德萨米等一众人将会以叛国罪名送上断头台。

    圣玛斯看着掌心的怀表,一分一秒的计算着时间,等到德萨米一走,囚牢之中的革命党将会失去重要的主心骨。

    那一天,中央监狱的管理者们终于回想起,自己被大革命的断头台支配的恐惧。

    他们是另外一群不愿意妥协的战士,与生俱来的目的就是推翻腐朽没落的旧世界。

    比雅各宾派恐怖统治更加彻底的工人阶级,回归了。

    …………

    与中央监狱饱受折磨饥寒交迫的奴隶所不同的是,金碧辉煌的杜伊勒里宫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这座被奢华的家具、宝石、艺术品,油画和壁画点缀的皇宫,成为第二帝国最繁荣的象征。

    尊贵的客人从马车上缓缓走下,有说有笑的往宫廷的方向走过去。梅里美整理了一下衣袖,望着灯火璀璨的宫殿,若有所思。

    他今天并不仅仅只是参加晚宴这么简单。

    而是希望通过与欧仁妮的那一层关系,将他所担忧的情况反映给拿破仑三世。

    此时的中央大厅,第二帝国的国王无遗是所有人的焦点。他达到了比自己叔父更加辉煌的局面,让法兰西成为当之无愧的帝国——克里米亚战争击败了沙俄,逼得尼古拉一世自杀,奥尔米茨条约的签订让柏林短时间内不可能打造出一个统一的帝国。现在的第二帝国荣耀披身,成为了欧陆唯一的强大陆权帝国。

    自始至终,拿破仑三世都洋溢着高兴地笑容,与周围的宾客频频举杯。在头顶璀璨耀眼的水晶灯照耀之下,他将的内心的喜悦印刻在脸上。

    唯有梅里美端着酒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梅里美叔叔。”

    欧仁妮皇后看到落单的梅里美,挪动着碎步走了上来。看到自己的侄女,梅里美挤出了一个笑容。

    当年还是坐在自己腿上,吵吵着要讲故事的小女孩,如今成为了一国的皇后。

    “欧仁妮皇后,现在您不应该称呼我叔叔了,而且。”

    梅里美感慨的说道,“参加杜伊勒里宫的晚宴,是我的荣幸。”

    “但是梅里美叔叔永远都是我的叔叔。”

    欧仁妮皇后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正当梅里美想着如何引出话题时,欧仁妮皇后却一眼看穿了对方脸上的犹豫神色,于是试探性的问道,“梅里美叔叔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嗯?”

    梅里美愣了一下,手指在酒杯上擦拭着,犹豫片刻才说道,“事实上我的确有事情想要跟……陛下汇报,不过我并不认为在一个宴会上说出扫兴的话是一个有礼貌的贵族应该做的事情。”

    “哦?”

    欧仁妮望了梅里美一眼,小声的说道,“是什么事情?”

    梅里美找到了机会,愤愤不平的说道,“关于最近的社会舆论。有一个文人被指责私通革命党,被警局逮捕入狱。而另外一群文人正在联合造势,试图向法院施压。而且他们甚至还在鼓动工人阶级加入他们的队伍,试图把他打造成革命诗人,岂有此理!”

    “梅里美叔叔。”

    欧仁妮摆出了一副严肃的神情,她看着对方,小声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帝国,但是请务必不要向陛下提起这件事,至于舆论怎么闹就让他们怎么闹。司法自始至终会独立宣判。不过我想这场宣判十有八九都是那位年轻人无罪。”

    听到欧仁妮这么说,梅里美急了,他压低了声音,但难以抑制激动的语气。

    “但是这样做的话,等同于让那些暴民找到了抨击政府的理由,这将来必定会买下祸乱。”

    “梅里美叔叔。”

    欧仁妮皇后又强调了一遍,她柔声的说道,“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陛下不能这么做。”

    梅里美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炸开,一片空白。他脸色苍白的问道,“为什么?”

    “我私底下跟你透露一件事吧。”

    欧仁妮皇后缓缓说道,“二月的时候,杜埃城上诉法院的总检察官致掌玺大臣的秘密报告指出,天主教的宗教风潮在持续,人们在传播对教皇的祝词。法国流行着塞居尔主教撰写的《关于教皇》等册子,竭力主张教皇拥有绝对权力,里尔城发生了公开煽动造反和侮辱陛下的事件。在这样情况下,你觉得陛下还会对那些自由共和派的知识分子们出手吗?”

    欧仁妮皇后透露的秘密让梅里美脸色瞬间苍白,国内庞大的天主教势力是准备死灰复燃,抗衡拿破仑的帝国?

    面对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梅里美抽动着嘴角,难以置信的说道,“意思是,陛下现在要拉拢自由派的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