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四十八章 革命歌声唱响世界(一)
    “烧炭党……”

    加里安终于记起了这个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秘密党派。

    它是十九世纪初期在意大利组成的秘密团体,因最初在森林里烧炭场所集合,故名烧炭党。在路易十八复辟波旁王朝时代,这一组织扩展到法国,布朗基就曾经加入过烧炭党。

    突然,加里安回想起之前看过法国大革命书籍介绍,布朗基和德萨米曾在普腊杜大厅成立了一个取名为“中央共和社”的俱乐部。从此之后,布朗基主要就在这里从事他的活动。并且担任了这个社的主席和思想领导人。后来因为领导暴动失败而入狱,度过了将近十年的牢狱时光。

    加里安惊讶的问道,“莫非你就是中央共和社的德萨米阁下?”

    “是的,我就是中央共和社的创始人之一。”

    德萨米点了点头,他被逮捕之后身份随之曝光,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且中央共和社随着布朗基八年前被逮捕而日渐式微,早已经解散了。所以面对加里安的询问,他很大方的承认了。

    德萨米靠着墙壁,扭转头问道,“你说你勾结革命党,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天前我救了一个中枪的中年男人,他伤好之后便离开了我家。没过两天我就被警察逮捕,罪名是我救助的那人是一位革命党。”

    听到加里安说出这件事,身后两人瞬间变了脸色,他们走到德萨米面前,小声的说道,“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

    德萨米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别说话。此时他心中已经起伏不定,吃不准加里安是否政府派来刺探内情的奸细。

    德萨米也听说了中枪被救一事,不过现在布朗基现在已经离开了巴黎,秘密的前往英国。如果他提到的那位革命诗人是面前年轻人的话,他就不能放任不管了。

    然而加里安望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放心,我不会去打探你们的秘密。我也不想知晓太多。”

    见对方已经这么说了,德萨米稍稍缓和了脸色,他回答道,“就算你是政府的间谍也没机会了,因为我们快要走了。”

    加里安望着被铁栏杆隔绝的天窗,小声的问道,“被释放吗?”

    “释放?怎么可能!”

    德萨米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不是释放,是死刑。”

    加里安愣了一下,转过头望向了面前的中年男子,依旧是一副平静如初的神色。对于死亡,似乎没有半点的触动。

    他问道,“害怕吗?”

    “为什么要害怕。”

    德萨米反问他,然后语气坚定地说道,“这些帝国的狗腿子们永远都不会得到我们的领袖,他们能得到的只是一具又一具的革命党人尸体,以及巴黎人民不断积攒的愤怒和仇恨。压迫不会带来和平,追求真理的脚步也永远不会终止。”

    “而我能死在追求真理的路途上,死而无憾。”

    “嗯,很伟大的理想。”

    “你不也同样吗?只不过我们用火药,你用笔杆子罢了。”

    德萨米一字一句的说道,“革命诗人加里安。”

    对方戳穿了自己的身份,加里安蜷缩在角落里,一笑置之。不过德萨米显然也不想将话题深究下去,于是变得沉默,不再说话。

    他望着阳光从狭窄的窗户缝隙中渗透进来,照亮这间阴暗的房间的角落。

    一场话题结束之后,又重归寂静。

    片刻的安宁很快被打破,伴随着铁门开启的声响,此时监牢的门被打开。

    警棍粗暴的敲打着门框,将所有犯人都被粗暴的赶往食堂。

    加里安和其他人混杂在队伍里,德萨米站在他身后,小声的说道,“中央监狱在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午餐时间,这是我们同志彼此联络的机会。”

    来到了食堂,加里安才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众多的犯人,他们端着餐盘,里面放着两三片粗糙的面包,一勺炖汤,还有几个土豆,三三两两的往座位上走去。

    加里安跟随着德萨米,找到一个中间的位置坐下,他低下了头,尽量不表现的引人注目。

    德萨米却没有坐下直接一脚站在椅子上,对周围的人说道,“都安静一下,各位同志。”

    周围的人都停止了动作,安静的听着德萨米说下去。

    他挥舞着双臂,慷慨激昂的说道,“今天我们迎来了一位新的同志,加里安。”

    说着,他一把将加里安拉了起来,端起了炖汤,对他们说道,”他是一位被政府迫害的进步人士,一直为人民的尊严在战斗,致我们的新同志,革命万岁!”

    所有人整齐而统一的说道,“革命万岁!”

    周围的狱警仿佛对这些举动司空见惯,并没有采取制止。

    德萨米重新坐下之后,他对着坐在对面的加里安介绍说道,“你刚才看到的这些人,都是因为革命的罪名而投入监牢之中,他们有些人会被流放,有些人会在这里待十几二十年,而有些人会送上绞刑架。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畏惧过。”

    在德萨米的提醒下,加里安的目光定格在那些革命者的脸庞上,他们的眼神中没有恐惧和悲伤,而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皑皑白雪压不弯最后一根直立的枯黄芦苇。

    一瞬间,加里安心中心绪万千。他放下了餐叉,沉默不语。反问道,“德萨米阁下,你是否有考虑过,为什么推翻邪恶帝国的革命这么多次都没有成功?”

    “我当然知道,他们太强大了。”

    德萨米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们人数这么少,根本不可能战胜法国军队,所以只有在政权不稳之时发动暴乱,才有获胜的希望。一个帝国不可能一直固若金汤,总有一天会出现裂缝,那就是我们胜利的曙光。”

    “不对,你们这是冒险机会主义倾向。”

    加里安摇摇头,说道,“布朗基与他的追随者自始至终都在单打独斗,从未想过真正的唤醒民众,这才是失败的根源。”

    “从未真正唤醒过民众?”

    德萨米不同意加里安的观点,不屑的质疑说道,“那么尊敬的阁下,你认为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唤醒民众?你都看到了,1848年时工人阶级的麻木注定不可能靠他们有所作为!”

    加里安咳嗽了一声,准备发表他的看法时,突然爆发的刺耳金属敲击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然后加里安听到身后响起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

    “吃饭的时候给我闭嘴,革命党的混蛋们。”

    “谁要是再多说一句话,从今天起三天之内别想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