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四十六章 通融关系
    求推荐票!至于争论记忆力什么的,你们就当主角拥有过目不忘的技能吧,因为历史文强行开一个系统增强合理性反而降低了阅读体验,反正文抄流主角不都是个个默写一本书不是事的角色么。

    《1984》所引发的社会效应比起扒圣勃夫的丑闻来的更加猛烈,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如果当局真的要将他当做革命党出来,那么这个敢于质疑帝国螳臂当车的年轻人,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

    当《1984》从《巴黎报》的版块上消失之后,有些人甚至开始相信作者已经被新闻审查部门和警察部门带走调查,正如他书中的剧情一样,无处不在的秘密警察注视着敢于说出真相的人,然后动用真理部的力量,让他们脑袋之中的异端想法消失殆尽。

    第三天,《巴黎报》终于刊登了一篇关于加里安的作者申明,只不过由波德莱尔代发。他用一份简短的声明告诉广大读者,作者因为触犯了“真理部”的管理条例,现在已经被送入了“友爱部”进行改造。

    “……非常遗憾的要对各位尊敬的读者说一声抱歉,作者因为本书的主张,此时已经被有关部门以私通革命党的罪名关进了监牢。我们正在积极的准备官司,尽最大的努力让法庭做出公正的判决,而不是屈于强权之下,希望正义站在真理的一端,希望光明与作者同在。”

    这一封署名波德莱尔的判决书引起了广泛的争议,那些原本对看不惯法兰西帝国主义对外扩张对于剥削的左派人士开始了撰文抨击。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警察局将一个同情工人阶级,革命党和共和派立场的人关押起来,等同于引发了众怒。因为法国入侵意大利战争的缘由,失去了天主教会保守势力的支持,现在的法国政府等同于人人喊打的局面。

    思想是不惧怕子弹的,人民的力量是不害怕强权的。

    被压制的愤怒终将有一天会以山洪暴发之势,连本带利的还给第二帝国。

    虽然不比启蒙运动的声势浩荡,但是波德莱尔联合了所有支持共和派的诗人,开始发文声援被逮捕的加里安。他们将《1984》和加里安被逮捕串联一起,闹大到公众舆论事件的地步。

    打倒文学反动权威!

    巴黎需要舆论自由!

    波德莱尔这边动用了各种社会资源,甚至连乔治桑也拾起了昔日弃之不顾的旧情,寻求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的帮助。此时的热罗姆已经是76岁的高龄,也是第一帝国时代最后硕果仅存的一位——他的兄弟姐妹都早已化为白骨。

    作为拿破仑一世的弟弟,拿破仑三世的叔父,热罗姆已经到了半只脚踏入棺材的年纪,他曾多次梦见自己已经死去的兄弟姐妹在向他招手。

    热罗姆·波拿巴中年时期曾疯狂的迷恋过乔治桑,并且成为她情人队伍之中的一员,然而一向对于权势没有多大欲望的乔治桑最终并没有答应热罗姆,这段恋情终究因为乔治桑新鲜感过去无疾而终。

    情场高手之间的对决总是点到即止。

    现在的热罗姆担任着法国元帅和上议院主席的位置,只不过他对于政治并不感兴趣,担任上议院主席也是更倾向于做一个政治吉祥物。

    所以他对于乔治桑的拜访感到有些惊讶,早已不过问世事的热罗姆全然没想到早年的老相好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

    “尊敬的亲王阁下,您的身体还好吗?”

    “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使用这么生分的称呼。再说我已经是一个垂死之人,还能说什么好与不好呢。”

    热罗姆坐在椅子上,望着面前银丝爬满了头发的老妇人,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有感而慨的说道,“最近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很多时候做梦都会梦见我的哥哥,梦见我还是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的时候,梦见我亲爱的前任妻子伊丽莎白,梦见波拿巴家族的陵墓。”

    “也曾记得你午夜里销魂的香唇和曼妙的身姿,以及一夜风流之后,在床单上留下的刻印。”

    “咳咳。”

    乔治桑脸红了一下,摆正了身姿,严肃的说道,“我希望您能念在过去的情分上,帮我一个忙。”

    乔治桑上来便开门见山,直接点明了拜访他的目的。

    “你说吧,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到你的,我会尽力帮你,就当是还当初欠下的承诺。”

    到了古稀岁数,热罗姆已经没有计较,权势和名利都带不走,索性能帮则帮。

    乔治桑犹豫了一下,说道,“是一个年轻人,被政府污蔑为私通革命党,我想你帮帮他。我不希望一株好苗子就这样被毁了。”

    热罗姆心中有些酸楚,没想到自己一只脚快踏入棺材的时候,自己曾经的情人居然还忙着勾搭小鲜肉……

    不过算了,自己都快没几天的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好,到时候我会跟司法部门打一声招呼,呵呵,优秀的文坛后生啊,年轻真好,年轻真好。”

    热罗姆亲王捂着胸口,感慨自己真的已经不行了。

    要是再年轻三四十岁,他也是宫廷舞会的焦点与中心,贵妇们投怀送抱的对象。他的天赋都浪费在了女人的石榴裙下,以至于自己总成为哥哥训斥的对象。

    然而热罗姆毕生的希望就是做一个沾花惹草的纨绔贵族,而不是殚精竭虑治理国家的国王。

    命运总是阴差阳错,如果当初他可以勇敢一点,拒绝哥哥拿破仑的政治诱惑,跑去美国当一个普通人,该多好。

    乔治桑点点头,她非常感谢热罗姆所做的一切。

    当她准备离开时,对方抓住了她的手腕,轻声的问道,“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如果当初我不是波拿巴亲王,你会跟我在一起吗?”

    乔治桑思考了一下,转过身对身后的热罗姆亲王说道,“如果您的才华能比肩肖邦,缪塞和他的话,我想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