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四十五章 拖更是要被打的
    求推荐票!

    《驳圣勃夫先生》的诗歌一石激起千层浪,加里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功底,让嚣张跋扈的圣勃夫彻底的闭上嘴巴,销声匿迹。

    原本其他人都等着看好戏,看看圣勃夫会如何反驳加里安,然而让他们感到失望的是圣勃夫并没有在文学评论版块上说一句话,任由对方鞭尸一般的将过去的耻辱高高挂起,供众人欣赏。

    不过据说接下来一个多星期圣勃夫都没踏出过家门,之前预定的各种晚宴也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推脱了,估计他现在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闭目塞耳,不想在听到世人对他的半点评论。

    加里安知道任何辱骂对厚颜无耻的圣勃夫都是不痛不痒,但是将他内心深处那些阴暗的软肋揪出来,他就只有遁地逃走的下场。

    最毒莫过攻心。

    《驳圣勃夫先生》一篇诗文只是在上流社会引起了轰动,许多人都很好奇圣勃夫跟雨果之间到底经历了一场不能说的秘密。

    而新连载的《1984》却引发了真正的讨论,加里安笔下描绘的那个被钳制自由,思想警察如同乌鸦在阴暗天空中盘旋的世界,眼睛无孔不入的注视着你的生活,你所有的秘密,胶布和封条塞住你的嘴巴。

    人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无穷无尽的宣传画报上有着一双阴沉的眼睛,注视着一切。

    “老大哥在看着你。”

    龚古尔的朋友们在看完了这篇文章之后纷纷质问,这篇文章的作者到底是谁?

    写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尤其将那种压抑的,毫无希望的氛围描写的一场精彩,让人欲罢不能。

    甚至包括福楼拜本人,在看完了1984的章节连载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作者笔锋所指的正是压迫在他们头顶之上的罪恶,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压迫,只有这篇文章借助着未来之口,将那些笼罩在头顶的政治阴云全部折射出来。

    福楼拜急不可耐的想看到接下来的情节,然而末尾的一行解释却让他愣住了神。

    不仅仅是他,许多和他一样看过这个连载开头的人都有类似的抓狂想法。

    “什么?作者入狱了?连载更新暂停?这是什么理由!”

    ………………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打着波德莱尔的新装好的大门,他匆匆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前去开门。

    只见一脸焦虑的龚古尔站在门口,甚至有些气喘吁吁。波德莱尔连忙让开一条道,让他赶紧进来。

    “怎么了,我的朋友。”

    波德莱尔担心自己预感的事情会变成现实,于是忧虑的说道,“是不是法国政府来找你麻烦了?”

    从他执意要刊登那本连载时就已经做好了被问责的准备,不过对方只是喘着粗气,朝着他摆了摆手。

    然后波德莱尔又想起那篇自己计划之外的《驳圣勃夫先生》,又赶紧问道,“难道是圣勃夫先生来找麻烦了?”

    龚古尔又摇了摇头,等他喘过气之后抓着波德莱尔的肩膀说道,“我的朋友,您那位连载小说的作者到底在哪里,我这两天都快被其他人逼死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答应那篇小说连载了。”

    波德莱尔被龚古尔的话吓了一跳,紧张的问道,“怎么回事?”

    “你是不知道啊,福楼拜,甚至是不怎么出面的拉马丁先生都特地跑来我的办公室质问我,为什么《1984》这篇小说的连载中断了,我向他们解释作者暂时入狱所以无法更新。但是他们都不相信。福楼拜甚至要挟我,还说如果是因为稿费问题没有谈妥的话,他自愿联系加里安,给《1984》找一家新的报社连载。我的天啊,无论我怎么解释都不相信,临走之前甚至还说了,如果《巴黎报》不敢连载,他们会自发的将写完的稿件出版成书!”

    龚古尔朝着波德莱尔大诉苦水,他之前纯粹是还波德莱尔一个人情,根本没有料到这篇小说居然引起了轰动,甚至连不露面的拉马丁都来质问为什么给《1984》找一个这么烂的停更理由。

    然而波德莱尔的内心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无论是文艺界饱受争议的新秀福楼拜,还是在1848年总统选举中败给拿破仑三世的拉马丁,这两位的“失礼”举动都在侧面的肯定了加里安的才华。

    之前《包法利夫人》出版之后,福楼拜就曾自嘲的说道,“在巴黎,如果你没有官司缠身,根本算不上一个出色的作家。”

    现在看来,加里安也是步了后尘。

    龚古尔拿出自己的公文包,抓起一沓信件摆放在波德莱尔面前,说道,“喏,还有这些一大堆的信件,都是读者的来信。纷纷质问为什么《1984》只连载了两期就停了,而且他们无一例外表示根本不喜欢现在的小说连载,强烈要求把《1984》这篇小说重新刊登。”

    “如果只是这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我也不会特地来找你,不过今天《巴黎报》报社收到了这个东西,我才决定要过来找你。”

    龚古尔将一颗子弹放在桌上,严肃的说道,“这也是读者寄过来的,还附上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麻烦编辑转告作者,这是断更的下场。”

    波德莱尔也吓了一跳,看着面前的子弹,反问道,“这么激进?难道是革命党读者?”

    龚古尔心有余悸的看着波德莱尔,摊开手说道,“反正我现在也不管了,你要么想办法重新让他恢复连载,要么我就把他的地址公之于众,让读者去找他。相比起政府的审查,我更怕不要命的子弹。”

    然而波德莱尔却没有表现出慌乱的神情,他微笑着拿起了子弹,说道,“不不不,龚古尔,我的朋友,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把加里安从牢狱之中救出来的机会。如果现在革命党也认同他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他站起身,走到书桌面前拿起了笔,然后转过身对龚古尔,嘴角微微勾勒,说道,“我现在就起草一份关于作者暂停更新的声明,想必这份声明一定会给司法机构带来巨大的舆论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