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四十二章 帝国控诉人
    被逮捕的第二天,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和敏感性,加里安被关押在单独的临时监牢之中。

    他昨天见到的最后画面是彼尔德放下了他的衣领,然后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临走之前,他只是满怀怨恨的望了加里安一眼,一言不发的摔门而出。

    在他眼中,双手插着裤兜在微笑的年轻人就像一个直视人心的魔鬼,看穿了他内心深处所有的阴暗。

    原本巴黎警察局想要再提审,然而上级却突然下达命令,所有人暂停对加里安的审讯,并且将他转移到临时的单独监牢之中,任何人不准轻举妄动。

    至于原因,上头没有说一个字。

    正如加里安设想的一样,这场非法的抓捕已经变成了共和派和政府之间的舆论斗争。

    几缕残阳照在那里却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在冰冷的灰白色墙壁上泛不起一丝涟漪。呼吸的空气中充斥着令人绝望的潮湿和阴冷。

    坚固的铁门隔绝了他与外面世界的联系,除了偶然能听到厚重大门外传来关门的金属撞击声,从门上的小洞中递进来几片硬的难以下咽的面包,最终就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最后重归于死寂。

    阴暗的角落之中传来老鼠觅食的吱吱声响,一双警惕的小眼睛正在注视着坐在地上的加里安。

    除了上一次的粗暴式问候之后,差不多过了一个晚上都没有任何消息了。他被晾在这所狭窄的牢房里,与老鼠共处一室。

    加里安将面包撕碎了,丢给角落之中的老鼠,喃喃自语的说道,“动物们适性任情,对就对,错就错,不会说一句分辩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命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没有竖过公理和正义的旗子。鲁迅先生说过的话,现在才感同身受这一点。”

    老鼠似乎应和着加里安的自言自语,抬起头嗅着鼻子望着他。

    从窗户栅栏的缝隙之中渗透进来的微弱光芒,让加里安想起了契诃夫那篇阴森可怕的《第六病室》,人民被困在专制压迫的精神病院之中,动弹不得。

    寂静的门外走廊传来了脚步声,踩踏在坚固的地板上,越来越近。然后他听到钥匙插入门孔时转动的磨合声音,伴随着“咔擦”一声的细微声响,监牢的门被慢慢的打开。

    怯懦的老鼠连忙钻进了墙洞之中,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地啃食之后的面包屑。

    加里安抬起头,此时他尚未适应房间外明亮刺眼的光线,下意识的抬起了手遮拦在眼睛面前,然后眯起了双眼,警惕的打量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加里安,你的律师来了。”

    看守监牢的警察语气冷漠的对跟随在他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有什么话赶紧说!”

    波德莱尔和甘必大终于见到了加里安。此时他一半的身躯隐藏在黑暗的阴影之中,脸上并没有惊慌失色的神情,两只手叠放在腿上,淡漠的望着走进来的访客。直到他目光凝聚在波德莱尔身上时,才变得缓和下来。

    比起那些呼天喊地痛哭流涕的犯人,甘必大感觉面前的年轻人平静的有些可怕。

    他甚至若无其事的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发呆。

    “委屈你了,加里安。”

    波德莱尔走上前,扶着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警察有没有对他进行刑讯逼供。

    加里安笑着说道,“还行,除了限制你的自由之外,就是没有书能消遣。”

    波德莱尔关切的问道,“他们有没有对你动手?”

    加里安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并没有怎么严刑拷问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波德莱尔先生开始动用舆论向巴黎警察局施压了吧?也有可能现在外面一片声讨,所以他们才不敢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波德莱尔愣了一下,没想到加里安被关在监牢里还能猜出外面发生什么,只好微笑着承认说道,“是的,现在基本上其他人都站在你这边,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我们都不可能袖手旁观。哦,对了,我向你介绍一下。”

    波德莱尔抬起手,向加里安介绍站在身边的年轻人。

    “这位是我为你聘请的甘必大律师,他将会为你进行辩护。”

    “你是甘必大律师?”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加里安惊讶的抬起头,望向面前这位岁数与他相差无多的年轻律师。眼神闪烁不定。

    稚嫩未脱的脸庞并不能掩盖轮廓的英气,此时他还是初出茅庐的律师,尚且未成长为日后共和派的政治代言人以及普法战争中抵抗普鲁士入侵者的中流砥柱。

    如果不是第三共和国临时政府绝大多数高层叛敌投降,普法战争战败的结局或许将在他手中改写。

    “是的,我是莱昂·甘必大,加里安先生认识我?”

    甘必大有些好奇的望着面前的镇定自若的年轻男人,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待在象征着波拿巴极权和压迫的囚牢里,却依旧能够镇定自若的说出这里没有书。

    “不,我只是有所耳闻,甘必大律师是一位坚定地共和派成员,自愿成为法兰西帝国的控诉人。”

    加里安伸出手,语气平和的笑着说道,“很高兴认识你呢,甘必大律师。”

    短暂的寒暄之后,甘必大就直接切入了正题,他说道,“我们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你根本不是革命党,所以接下来我有几个重要的问题需要搞清楚……”

    “你搞错了,甘必大阁下。”

    加里安突然插嘴,让原本翻阅文件的甘必大动作停顿了下来,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重复了一遍,“嗯,抱歉,我没搞清楚。你刚才说我搞错了,搞错什么?”

    加里安左手托着下巴,勾勒起一个奇怪的微笑弧度,他平静的说道,“我那晚救的人,的确是布朗基。”

    “等等,加里安,你在胡说什么!”

    波德莱尔急了,连忙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根本就是波拿巴的鹰犬们制造的冤假错案!”

    甘必大没想到加里安居然如此大方的承认了,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两位别急,先听我说完。”

    加里安示意两人安静片刻,因为接下来话锋急转直下。

    “虽然我救了他,不过……”

    甘必大连忙说道,“不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