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四十一章 舆论施压
    夕阳逐渐的消失,最后一缕光辉也四散逃逸,整间房间都笼罩在阴影之下。甘必大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飘忽不定的火苗映照着两人的面孔,安静无声。

    既然对方主意已决,甘必大也没有什么多说的了。不过他还是多嘴了两句叮嘱说道,“不过丑化说在前头,我们现在先做好两种打算。第一是他并没有勾结革命党,只是遭人陷害,如果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我没猜错的话,波德莱尔阁下也应该准备舆论造势了吧。毕竟波拿巴的狗腿子们带队闯入你们的沙龙聚会,还抓走了你的客人,这笔账怎么也应该算回去。”

    波德莱尔点点头,明天的报纸将会掀起惊涛骇浪,警察公然入侵文学沙龙并且抓住嫌疑犯,将会被舆论无限的放大。这是文艺界向政府的舆论牵制发起的一次声讨,他们不愿意跪着歌颂拿破仑三世的丰功伟绩,更不愿看着自己的喉舌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的钳制住。

    “明天的舆论声讨,会比你想象中更加的激烈,甘必大阁下。这是对自由和尊严的羞辱践踏。”

    “听我说完第二点,这才是最关键的。”

    甘必大继续说道,“第二,如果他真的与革命党有关联,那么我只能尽量的保住他不被驱逐出巴黎,或者赢得法官的同情,采取轻判,免除牢狱之灾。”

    这时波德莱尔插嘴说道,“如果他真的是革命党的人,那就更值得我的救。巴黎的文学败类足够多了,一群文坛的元老居然不如一个年轻人,真是丢脸呐。”

    甘必大提示说道,“波德莱尔先生,希望你最后能考虑清楚。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一旦输了或许会面临更加严厉的舆论监管……”

    然后波德莱尔却说出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拿破仑三世驱逐工人的时候,我没有开口,因为我不是工人。他解散波旁议会的时候,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议员。现在他要让我们都闭嘴时,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甘必大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是说了简短的一句话。

    “好,我答应你。”

    第二天一大早,买报纸的巴黎市民都惊讶的发现,几乎好几份报纸刊登的文章,都针对一条不怎么起眼的新闻展开了言论一致的声讨。

    几乎好几家报社同时刊登了波德莱尔,小仲马,乔治桑,屠格涅夫与魏尔伦等人关于昨天那场文学沙龙所遭遇到的变故,发表了与官方报纸完全不一样的声明。

    与官方宣传的对暴乱分子沉重打击不同,波德莱尔详细的描述了警察如何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粗暴的闯入家中,并且要挟所有人不配合就当做革命党逮捕处理,然后避重就轻的淡化加里安被逮捕的原因,控诉警察随意的使用粗暴手段要挟各位巴黎的名流。

    对于第二帝国舆论高压政策不满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一石激起千层浪,巴黎警察局在无确凿证据情况下公然闯入波德莱尔的房子甚至恫吓其他人,引起了所有人的愤慨,尤其对第二帝国高压政策不满的人,更是将这次的舆论风波当做是抨击。

    一时之间,在波德莱尔的刻意煽动之下,讨伐警察局的呼声彼此起伏。

    乔治桑的文笔更加犀利,她在报纸上更深一层的披露这起事件背后的用意,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头上。

    “如果你们现在选择沉默,将来他们就会肆意的闯入你的房间,将你从家中拖出来,然后再以革命党的罪名,在你的脖子上套上绞刑架!”

    在大文豪们的联手推动之下,巴黎警察局这次并不光彩的行动,被逐渐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站在他们这一边,当圣勃夫翻阅报纸看到之前抢占了自己专栏名额的家伙因为私通革命党而遭到逮捕,差点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真没想到波德莱尔看中的人也有今天,之前在《费加罗报》上动手脚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吧,尊敬的波德莱尔阁下。”

    圣勃夫一边翻阅着报纸,一边看着他们在报纸上对着闯入的警察口诛笔伐,突然兴起的站起了身,脑海中闪过了乘人之危的想法。

    之前自己的文学点评专栏被临时撤换,圣勃夫的心中早已憋了一团火,现在看到当事人因为反对帝国而锒铛入狱。简直激起了圣勃夫落井下石的邪恶心思。

    圣勃夫在人品方面向来被人诟病,龚古尔兄弟就曾在《龚古尔日记第一卷》中评论过他的品德。

    “下流的听众,恶心的挑事者,假和事佬,总爱打听女人秘密的丑八怪”。

    这位大腹便便,长相并不过人的大文豪捋着稀松的红棕色头发,沉思片刻之后走到桌面前,然后迫不及待的摊开了稿纸。

    他欣喜的拿起了鹅毛笔,稍稍停顿了一下,便在纸间倾泻恶毒的文字,对加里安展开了一场口诛笔伐的声讨。

    “那个在巴黎妖言惑众的无耻文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和下场。让我不解的是,一个靠着小聪明上位的外省无裤套汉居然还能引起一众文人的注意,这才是最荒谬可笑的。感谢上帝,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闹剧的终结,我们再也不用看到诸如《回答》和《一代人》这种玷污诗歌美学的作品,来污染眼睛。据说他还是《牧神的午后》的作者,然而恕我直言,要么是波德莱尔搞错了,要么是乡下的农民剽窃了其他人的作品。一个从未经历过什么正规教育的农民能写出精美的诗篇,简直是天方夜谭……”

    圣勃夫在纸张上尽情的宣泄着他的恶毒,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与波德莱尔制造的舆论完全相反的论调,他准备将这篇文章放在官方的《导报》上,以驳斥共和党人们的论调。将自己心里的阴暗都描写在纸张上。

    最后大笔一挥,在文章的末尾得意洋洋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代表社会地位的尊贵称呼。

    尊敬的法兰西学院院士,圣勃夫。